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5 00:34:00  2116215
陈绍安·巫伊合作,你笑得出来吗?
天马行空

9月14日,巫伊正式签署合作这一天,涌入吉隆坡世界贸易中心,造成大厅人潮拥挤,难以走动的红青巫伊领袖、党员和支持者当中,从吉打赶赴现场支持者,绝不在少数。

事实上,从第14届大选前暗渡陈仓,到大选后直接公开合作,吉打巫伊党领袖在合作议题中,一直都是火车头。尤其吉打巫统,是大选前最不避嫌的国阵大党,也是大选后二话不说,直接撇开成员党全面投入伊党怀抱的,渴望赶早促成巫伊合作的急惊风,堪称巫伊合作领头羊。

在此情况下,吉打国阵早己名存实亡,而且是率先全国早夭。

要算这笔死草,大可从509大选前算起,巫统509大选暗渡陈仓,原以为三角战可削弱希盟尤其诚信党和土团党得票率,但得出成绩却大出巫统本身所料,结果巫统自己上演滑铁卢,得利的渔人是伊党和希盟:希盟4党在蓝眼旗帜下横扫18席,与之抗衡的巫统和伊党之间,唯独伊党可挫希盟锐势,独赢15席;希盟和伊党角力过程中,就只吐出3块骨头(3州议席)给巫统。

可悲的是,巫统不仅因此饮恨沙场,更直接祸延马华、民政、国大等国阵成员党,三大成员党皆因巫统暗渡陈仓制造的三角战而彻底溃败。更可悲的是,巫统独赢的3州席,过后又因资深州议员古阿都拉曼退党,落得今日巫统在吉打州议会,仅剩区区2州席,堪称独立以来国阵最逊,或说巫统成立以来在吉打的劣绩之最。

吉打伊党509前在多场记者会上,自我评估时就胸有成竹,一再强调可一党拿下州执政权,最后虽无法如愿,但在36州席当中可独赢15席,就已非常接近执政门槛,对比巫统区区3席(古阿都拉曼未退党前),真是遥遥领先了。

但是,吉打巫统没怪伊党,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恨意不在伊党,反一恨之下全情投入伊党怀中。509大选一过,全国各州国阵人还在争论与伊党合作好怀时,吉打巫统就已完全贴近伊党,早已通过集会、讲座或联办活动方式,进行两党之间的内部磨合,直至通过在吉打伊党总部举行的大集会,公告天下携手筹策第15届大选重夺吉打政权之计。

所以,吉打巫统人和伊党人,对914签署合作这一回事,肯定是怀抱希望且狂热等待的。

现在,吉打州内原有国阵成员党,除了已先退出的民政党,剩下马华和国大党在巫伊签署合作声势中,肯定都笑不出来。

问题是,吉打真的还有“国阵”吗?

吉打“国阵”还有召开会议吗?还有内部协商吗?原国阵支持者肯定会问;巫伊签署合作之后,马华和国大党如何与巫统协作?国阵成员党之间,究竟还剩下多少协作空间?

当然,政治是无情且残酷的,以吉打伊党在第14届大选独赢15席,巫统3席(古阿都拉曼退党前),马华、民政和国大党0席形势下,巫伊合作根本不须顾虑其他国阵成员党,一如伊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即已扬言一党即可“独吞”吉打,事实确也接近如此。

意即,今日巫伊签署合作,等同于把吉打的主政权让给伊党,以换取巫统在其他州属可能争得的主政权。

而且,对比第14届全国大选的投票趋势,只要希盟无法突破伊党围城之势,来届大选与巫统结合之后火力全开,伊党最终重夺吉打执政权的可能性确实不小。

可悲的是,巫伊合作之后,无人看好巫伊支持者会为了大局,为了促成多元政治而照顾马华和国大党候选人,无人相信马华和国大党选区,会因巫统牵动的巫伊合作而得利,包括无人相信未来由马华和国大党出战的州选区,可以得到巫统或伊党支持者力挺。

对照过去的选情,更大的可能性是,这些原由马华、民政、国大党出战的州选区,来届大选面对希盟友党狂攻猛打之际,还要面对伊党或亲伊党候选人硬插一脚,如此左右逼攻,想不死都很难。

近乎所有政治评论人和观察者都认同,巫伊合作一旦产生效应,希盟原本就只能掌握半壁江山的吉打,就已直接沦为“超级黑区”,包括吉打非土著、非穆斯林已无力抗衡伊党之势,所有无法接受伊党的非土著、非穆斯林选票,即使全投希盟或投废票,都已无法左右大势。

那,你还笑得出来吗?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州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