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7 07:10:00  2116880
温思拯.教育与回酬
迦南地

在今天高消费的时代,许多学生把求学问当做是为了保障未来可以得到更好的职业和薪金的保险。但许许多多的学生花了宝贵的时间和金钱得到学位进入就业市场后,却不能如愿以偿的得到所期待的回报而感到失望。

福布斯(Forbes)在去年发布一篇标题为“最高和最低薪酬期望的国家”,根据Universum的调查显示,马来西亚的大学生是全世界第三对薪酬期望的国家,仅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尼后面。马来西亚的商科毕业生平均年薪为8,765美元(约36,537令吉,月薪为3,048令吉),STEM (科学,科技,工程,数学)的毕生平均年薪为9,287美元(约38,713令吉,月薪为3,226令吉)。

与全球对薪酬期望最高的瑞士相比,商科毕业生平均月薪为25,844令吉,STEM毕业生平均月薪为26,157令吉。根据世界银行2016年的数据,瑞士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排名第二。明显的,缩小贫富差距的措施之一就是提高平均的人均收入。

在教育质量的匮乏和教育成本与回酬不相等的情况下,许多高中毕业生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或为了要享受当下更好的生活而选择放弃高等教育,选择出去打工。因为缺乏知识和技能,这样的恶性循环是导致大马的年轻人在职场上失去竞争能力,在收入发面更无法提升的原因。

笔者记得多年前在一所本地私立学院夜授课,当时的兼读生人数不比全时间的学生少。在经济不景气时,更是有许多的工作人士报读课程来提高自我的竞争能力。可惜的是,今天许多的夜校课程已因为学生人数不佳而渐渐关闭。从这样的现象来看,许多年轻人已经不把教育和培训当作是一种有效回酬的投资,他们更愿意在下班后去开Grab Car来赚取更多的外快。

虽然笔者不认同教育的本质是为了赚钱,但若经济转型的基础不是教育的话,大马的经济很难实现持续长久且稳定的发展,更难成为先进高收入国家。我认为教育不只是给每个人一个平等竞争的机会,也是塑造一个健全社会的基础。

虽然政府过去有施压提高最低薪金制的举措,但若要提高全体人民的薪金需要一系列的政策与措施来达成。与其不断的给福利来减低生活的开销,不如回到问题的根本来寻找答案。问题的根本就是国人入不敷出,大学生的薪金只刚好够用来过生活。所以我国的信用卡债高,破产人数增加,贫富差距日益广大。

许多全球跨国企业在大马运作,若同一间企业可以在新加坡给同一个类型的职位多出三倍的薪金,那么试问为何大马的员工应该拿比较低的薪水呢?笔者认为大马绝对有超过平均工资较低的优势,如语言,文化和高工作效率等等。虽然我们不能用单一的角度来谈这个课题,但得天独厚的大马绝对比许多发展中国家更有竞争力。

因为薪金的差别,许多的马来西亚毕业生愿意出国当马劳来赚取更高的薪金。故此,大马失去了许多优秀和高竞争力的人才。不算汇率的差别,工作的待遇和生活费,新加坡商科毕业学生的薪金也高于马来西亚的毕业生13.19%。2018年联合毕业生就业调查对11,200名新加坡全日制毕业生进行了调查,显示2017年的起薪为3,613新元(约10,915令吉)。试想,所存下来的存款就足够在大马买房买车了。与3,613令吉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从经济效应来看,教育和回酬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这与国家发展,生活品质,国债和人才流失等重大的关系相互关联。若我们的教育没有办法培育出市场需求的品质,我们的大学生将会成为负债累累的打工族。若我们的教育没有与国家和政策平行发展,我们的孩子将会放弃追求教育的权利而变得消费主义的野蛮人。真正高品质教育的回酬必定远胜于经济的回报。

作者 : 温思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