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7 18:44:16  2117361
辩方出示文件 安哈里惊讶认同‧“刘特佐瞄准登石油 ”
全国综合

(吉隆坡17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前特别官员拿督安哈里今日认同,富商刘特佐曾经向他透露,已瞄准(eyeing)登嘉楼石油。

纳吉被控一马发展公司(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今日进入第8天审讯。安哈里以本案第8名证人身份第五度上庭供证时,同意纳吉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的说法,即他对刘特佐早已瞄准(eyeing)登嘉楼石油的说法感到惊讶。

沙菲宜盘问安哈里时说:“2007及2008年期间,刘特佐拥有的Ubg公司已经瞄准了登嘉楼的石油,他已经有了关于登嘉楼石油的计划,Ubg公司当时在年度报告告诉股东,在2008年9月,Ubg公司与穆巴达拉投资公司进行联营计划,设立大马境内的登嘉楼州、砂拉越及沙巴开拓石油及天然气上游和下游项目的计划。”

同意Ubg是刘特佐公司

安哈里同意Ubg是刘特佐拥有的公司。

“你今日见到关于登嘉楼州投资机构(TIA)及登州的相关文件,你是否惊讶刘特佐已经瞄准了登州的石油?”

安哈里说:“是的。这让人吃惊。”

律师追问刘特佐是否向他透露瞄准登州石油,安哈里没有回答,只是点头。

沙菲宜也向安哈里出示一个文件,即登嘉楼投资机构前首席执行员沙鲁说服提议把登州投资机构(一马发展公司前身)转让给财政部,而也是他最早提出要把登州投资机构改名为“MDB”,即1MDB去掉了1的“MDB”,安哈里说,根据这个信函,是的。

询及根据这个信函,不像是纳吉有想法设立一马发展公司,他说,是的。

另外,法官科林劳伦斯询及沙菲宜使用上述文件盘问证人的用意,因为证人显然没有看过相关文件,对文件内容也不知情,沙菲宜表示,他希望从中证明,属于登州公司子公司的登州投资机构转让给联邦政府的关系,以及推翻安哈里曾宣称,一马发展公司就宛如“纳吉的孩子”的说法。

沙菲宜较早前向安哈里出示一封志期2009年5月4日,由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写给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的信函,内容称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首席执行员凯敦为“世界级顾问”,而登嘉楼投资机构将与穆巴达拉投资公司成立一家联营公司,并会和卡达尔投资局及科威特投资局合作。

沙菲宜问安哈里是否是刘特佐的主意,安哈里表示,刘特佐曾向他提及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但不记得对方是否曾告诉他,有关卡达尔投资局和科威特投资局的事宜。

此外,沙菲宜也向安哈里出示一封志期2009年4月30日,由前财政部长丹斯里旺阿都阿兹写给登嘉楼投资机构的信函,内容指事情进展顺利;安哈里表示同意。

成立登投资机构不清楚是否纳吉主意

安哈里不知道成立登嘉楼投资机构和一马公司是否是纳吉的主意。

他说,“当时纳吉即将是首相,纳吉旗下的任何政策和一马公司,是纳吉所要承载及对纳吉是重要的。”

安哈里此前供证时曾说,他曾与大马富商刘特佐出席一场由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主持的会议,商讨成立一马发展公司前身,即登嘉楼投资机构。

指一马公司对纳吉很重要

辩方律师出示2008年的一份内阁会议记录,主张他2008年就已经知道成立登嘉楼投资机构(一马发展公司前身)并非纳吉的主意,而是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的主意,但安哈里不同意。

辩方首席律师丹斯里沙菲宜交叉盘问安哈里,后者将一马公司形容为纳吉的“婴孩”(baby)是甚么意思?

安哈里回答,这是因为一马公司对纳吉很重要。

沙菲宜在主张,成立登嘉楼投资机构是时任元首的主意,安哈里回答不知道。

沙菲宜出示文件证明

沙菲宜于是出示一些文件来证明,包括了2008年12月12日的内阁会议记录,显示当时是由时任首相阿都拉主持会议,纳吉则是副首相。

沙菲宜读出国家元首苏丹米占的御词,以100亿令吉成立登嘉楼投资机构的提议,当中的部份资金来自债券发行和登嘉楼石油未来收入。

“正如(时任)首相(阿都拉)在会议中的宣布,时任元首已建议成立登嘉楼投资机构,成立的方式和技术也有被记录。”

安哈里同意,根据会议记录,在内阁会议开始前,一般上,首相会和元首会面,这显示登嘉楼投资机构的主意是来自于苏丹或元首。

沙菲宜指出,根据有关的会议记录显示,内阁对该提议进行了更详细的讨论,50亿令吉的债券担保,因为登嘉楼每年从石油开采税中获得15亿令吉的收入。

安哈里表示,虽然他知道州政府会收到石油开采税,但他不知道具体数额。

指以秘书身份出席会议

沙菲宜也说,根据有关的文件内容显示,元首提议亲自担任登嘉楼投资机构董事会的主席,但法律阐明,君主不能担任行政职务。

沙菲宜接著问安哈里有关登嘉楼投资机构于2009年2月17日的会议细节,安哈里认同本身是以秘书成员的身份出席会议,但他当时并没记录会议。

“刘曾出席TIA会议”

安哈里证实,大马富商刘特佐曾受邀出席登嘉楼投资机构(TIA)的会议。

沙菲宜向安哈里出示登嘉楼投资机构志期2009年3月5日的会议记录指出,会议记录显示,摩根大通(JPMorgan)、野村证券(Nomura)和高盛集团提出了登嘉楼投资机构发行债券的几项提议。

指刘扮演特定角色

安哈里指出,他不记得是谁邀请刘特佐出席该会议,而他从未询问刘特佐。但他记得刘特佐在建议登嘉楼投资机构应该如何发展的会议上,扮演了特定的角色。

安哈里表示他出席该会议时,纳吉是副首相。

沙菲宜质疑安哈里选择性记忆

沙菲宜质疑安哈里是否选择性记住事情。

沙菲宜当时向安哈里出示一封志期2009年3月27日,由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发给登嘉楼投资机构首席执行员的一封信,内容是有关登嘉楼投资机构的背景,也提及由元首(米占再纳阿比丁)倡议。

沙菲益主张安哈里应该看过有关信件,他表示很大可能也没看过。

“但你(安哈里)不记得很多事情,我想要判断你的记忆力是否选择性。”

沙菲宜说,登嘉楼投资机构的目标是获得国内外市场投资者的110亿令吉的基金规模,元首将担任该机构的顾问委员会主席;安哈里同意此说法。

沙菲宜接著向安哈里主张,登嘉楼投资机构委任大马投资银行(AmBank Investment Bank)处理投资事宜,是由刘特佐提议,安哈里表示不记得。

沙菲宜指刘特佐与大马投资银行关系密切;安哈里表示不知道。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