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8 08:20:00  2117434
刘惟诚.东马人需要的政治安全感
纯粹诚见


作为在西马从事高等教育工作的砂拉越人,我很常为西马的友人、同事和学生解答他们对东马的好奇和疑惑,虽然偶尔会出现一些很无趣的问题,但我也因而得以长时间观察东、西马人对彼此的立场和观点变化。当然,我察觉到西马人对东马仍存在一些刻板印象,比如本土和排外意识很强、城镇淳朴荒凉、城市化进程极之缓慢等,不过值得可喜的是,近期我所收到的询问,主要都是针对东马人在政治、经济或社会形态等方面的观点、现状。

换句话说,西马人对东马的兴趣已经产生变化,他们开始关注更深层的政治意识和地方思维,不再只是以前般,提出东马人是否住树上、我的长屋酋长是谁、我儿时是否要搭船上学等无趣又片面的问题。他们很多,除了打从心底认同,这是一片令人心神向往的“乐土”(马来同事的原话是“fairyland”),也觉得东马确实在发展中被联邦政府“习惯性”地忽略,一些人还认为联邦内阁必须增设由东马人领导的东马事务部,专司沙、砂两地的发展。

当然,东马人对西马的观念也同时产生了变化。东马,特别是砂州在近10年逐步开放本土市场,当地涌现大量的西马和国际品牌,在此地经商、投资和做生意的西马人也越来越多,州民对愿意融入砂州多元种族社会的西马人也越来越宽容,不再如以往般抗拒。虽然州民因为地方主义抬头,而对西马存在“我们不一样”的优越感,但他们对西马人目前所面对的混乱政局和没完没了的种族议题,也表现得忿忿不平。

这样的状态,是个很好的转变,说明东、西马的社会和认知隔阂经过多年的发展,确实有所进展。但东马这片“乐土”因为淳朴和浓烈的多元色彩,让西马一些政治和宗教人物趋之若鹜,打算到这里发挥影响力,并尝试在此地发展基本盘,比如土团党理事兼教育部长马智礼去年就曾经呼吁留在东马的东海岸宗教司,将此地发展成为传教沃土,此外,土团党更在今年上半年突然大举东渡,违背大选前后首相马哈迪对盟友沙民兴党所做出不东渡沙州的承诺。

另外,内政部长慕尤丁日前突然宣布将为沙州内逾60万名非法移民颁发临时居留准证,引起当地舆论哗然,虽然联邦政府之后有解释,这是为了要更有效率地监控现有的非法移民,但因为沙州在90年代末经历过,导致州内种族结构重组的“身分证计划”,所以州内舆论对此仍议论纷纷,有者甚至担忧这或许是联邦政府企图重启身分证计划。这来自西马和联邦政府的一系列反应和动作,让东马对希盟政府和西马政客存有戒心。

再者,希盟政府也无法兑现大选前所做出的石油税、共享税收等竞选承诺,一些内阁部长甚至在学校维修拨款的议题上,一度刁难执政砂州的政党联盟(GPS)政府,并与后者展开“不妥协”的政治角力,让州民对联邦政府越来越缺乏安全感。这些来自西马和联邦政府缺乏诚意的反应和动作,让东马对希盟政府和西马政客开始反感,除了触发“砂独运动”的崛起,在刚过去的831国庆日,州内很多民众和企业也都罢挂国旗,一些还改挂独立前的布洛克皇冠旗。

尽管东、西马两地的民间和社会交流有很大的进展,但东马人在现有的联邦政治上并没有安全感,而且联邦政府对东马追回政治、教育和经济自主权的诉求态度也极为含糊,进而让当地民间质疑希盟政府的诚意。砂州民间已有传言,说联邦是在刻意留力,一旦砂州选举,之前争取不到的就会变成州希盟的竞选宣言。但联邦政府要记得的是,有了大选的前车之鉴,你觉得砂州选民会相信你的承诺?其实,现在的东马,安全感牌,已经变得比发展牌还更重要。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