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8 08:30:00  2117494
郑丁贤.变调的马来西亚日
非常常识

两天前在古晋举行的大马日庆典,表面上是歌舞昇平,东西马大团结;实质上是短兵相接,希盟和砂政党联盟的政治角力。

马哈迪强龙压境,把一众希盟政党的党魁,以及内阁的主要部长们,都带到古晋去;一方面借大马日显示联邦政府对东马的重视,另一方面,也带有展示希盟政治力量的味道。

马哈廸一下飞机,就和砂州希盟成员党领导层开会,主题自然是来届的州选举。

砂拉越公正党也和该党的中央领袖进行闭门会议,安华表明是为州选举备战。

火箭也没闲着,州主席张建仁提前对砂州政府开打,指一旦巫统和伊党在国会赢得显著议席,砂政党联盟(GPS)会和巫伊组织联合政府。

而马哈迪的土团党,原本要举行一场5万人的大集会;之后以烟霾为理由,临时取消。

不过,土团没有放弃造势机会,声称要在年内把砂州党员增加到15万人。

马哈迪甚至公开宣称,砂拉越州选预料会在明年举行,而希盟将有很大机会拿下砂州政权。

这不像是一个预言,而更像是一次宣言。

而作为东道主的砂拉越州政府,或许没有预期到马哈迪会提前借大马日来为州选举造势,因而显得有些被动,措手不及。

不管怎样,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也用庆典的场合,表达了砂拉越政府的立场。致词中,他用了很多的篇幅,谈马来西亚的成立背景,强调砂拉越应有的平等地位。当然是意有所指,自己这方是本土,从过去到现在,都遭到联邦亏待。

他不讳言联邦政府和砂州政府对权力划分有歧见,不过,强调问题能够通过“家庭关系”来化解,而砂拉越也会继续留在马来西亚。

值得注意的是,阿邦佐哈里的演讲,三分之二是以英语进行。这也是表现一种态度,显示砂拉越的主题意识和西马有所不同。

原本是展现半岛和东马亲善团结的马来西亚日,终竟是变了调,怎样都掩盖不了烟硝味。

希盟政府和砂州政府,原本的关系就很矛盾。

现有的砂政党联盟(GPS),前身是国阵的一员,成员包括砂土保党、砂人民党、砂人联党和砂民进党。国阵的巫统、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509在半岛各选区损失惨重,但是,砂国阵依然赢得多数议席,这使它能够偏安一隅。

砂国阵成员党衡量局势之后,认为它必须脱离国阵,避免受到拖累;同时也无须加入希盟,而可以自行生存。

意识形态上,它采取的“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自主立场,将能够继续争取砂拉越人民的支持,和联邦政府抗衡。

而在希盟对抗巫伊结盟的结构中,砂政党联盟更掌握了特殊优势。一旦两个阵营旗鼓相当时,砂拉越和沙巴成为造王者。

希盟自然了解这种微妙的局面。然而,希盟成员党的行动党和公正党,在砂州有它们的政治空间,包括议席、组织和支持者,不可能放弃既得利益。

本来生存空间就不大的土团党,视砂拉越和沙巴为它未来发展的疆域,而不理会砂政党联盟和沙巴民兴党的反对,强行东渡。

希盟想一鼓作气拿下更多砂沙议席,以平衡它在半岛面对的巫伊压力,从而稳住政权;而砂政党联盟发现,希盟并不是从前的国阵,可以成为盟友,相反的,注定是它的竞争者。

原本还有一段时间的砂拉越州选,其距离已经拉近,隐然已经开战。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