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9 10:33:23  2118125
“不知是否拥有Tycoon Game Ltd”·安哈里:也不知被卢爱璇起诉
全国综合

(吉隆坡18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前特别官员拿督安哈里并不知道自己是否是Tycoon Game Ltd公司的拥有者,也不知道自己最近遭一马发展公司的前法律顾问卢爱璇起诉。

沙菲宜今日向法庭出示一个文件要求安哈里确认,该文件指卢爱璇今年7月9日通过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加勒比东部高等法院起诉Tycoon Game Ltd。Tycoon Game Ltd是她所拥有的Red Mountain Global的信托者,这些公司名字都是刘特佐爱用的。

Red Mountain Global公司曾涉及利用一马发展公司发行的债券,在伦敦购买豪华房地产的案件。

纳吉被控一马发展公司(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今日进入第9天审讯。安哈里以本案第8名证人身分第六度上庭供证,继续接受沙菲宜盘问。

沙菲宜今日要求安哈里确认一份证明Tycoon Game Ltd公司是Aerosphere Ltd所拥有的文件,但安哈里表示他从来不曾听闻Tycoon Game Ltd这家公司的名字。

沙菲宜提醒安哈里,他是使用Aerosphere Ltd公司及个人的名义在新加坡瑞意银行开设户头,以便转移80多万美元资金,安哈里承认他是该户口的唯一签署人。

指签署文件未理会内容

沙菲宜建议,安哈里其实也是Tycoon Game Ltd的拥有者,安哈里说: :“我不知道。”

“你在签署上述开设瑞意银行文件时,你完全不理会当中的内容?”

他说:“是的。”

安哈里之后解释他当然其实没有在意自己到底签了什么,所以他其实也不确定。

安哈里也表示,他并不知道签署开设新加坡瑞意银行户头的文件相关内容,只是因为其上司,即纳吉前机要秘书拿督阿兹林(已故)这样做,他只是按照指示做同样的事情。

沙菲宜又问他:"是否知道卢爱璇(Jasmine Loo Ai Swan)这个人?她是一马发展公司的前法律顾问,你曾经被她起诉。"

安哈里表示见过对方,但是并不知道对方起诉他的事情。结果沙菲宜向他确认起诉文件。

承认收下刘数千美元

安哈里承认曾私下收取刘特佐给予的数千美元,包括在英国伦敦及美国纽约出差时候收取;对于沙菲宜沙指这是“零用钱”,他没有异议。

安哈里也补充,纳吉大部分的海外官事访问,刘特佐都有在场。

安哈里也承认,他前往泰国曼谷开设泰华农民银行户口转移80多万美元资金的行程是自掏腰包,事后没有向纳吉或首相办公室索回。

沙菲宜建议,这是因为这是由刘特佐支付开销或因为此事与纳吉无关,所以你无法向他索回,安哈里不同意这个说法。

针对刘特佐借给他的20万美元,安哈里表示,该款项汇入其马来亚银行户口,由于银行职员并没有通知他这笔转账有问题,因此他认为一切都没问题。

不记得被反贪会逮捕原因

询及是否知道反贪污委员会逮捕他的原因,安哈里说不记得。

沙菲宜接着问:"难道80万美元海外资金、刘特佐借你的20多万美元、反洗黑钱或政治献金都不是原因? "

他说不记得控状,但是他肯定是与一马发展公司有关。

指刘特佐拟中国之行报告

安哈里指他并没为中国之行准备报告,而是由刘特佐准备。

他说,根据刘特佐在中国向他展示的讲稿要点及行动方案,相关协议及合作是拯救(bailout)一马发展公司债务的投资。

安哈里表示,中国之行只有3个人知情,即他本身,刘特佐和纳吉,因此很明显这些报告是刘特佐所准备。

但沙菲宜认为这仅是安哈里的说辞,他问安哈里:"他委派你去中国,你说你没有准备任何报告?”

安哈里回答是的,也说有将相关报告副本交给纳吉。

沙菲宜指安哈里伪造文件,因为有些文件没有他的笔迹。安哈里表示不同意。

沙菲宜明日会继续盘问安哈里。法官科林劳伦斯也批准他要求安哈里明日把文件带来,包括反贪会在他家搜查时,列下的搜查清单。

“刘特佐主导登投资机构”

安哈里认同,富商刘特佐早期影响着登嘉楼投资机构(之后易名为一马发展公司)的事务,将知名人士纳入登嘉楼投资机构顾问委员会,也是由刘特佐提出。

至于当时是谁建议采用一马公司(1MDB)这个名字,安哈里表示无法回答,当时一个马来西亚是个流行的词。

否认是首相办公室联系人

沙菲宜在庭上出示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致给财政部管理、贷款、金融市场及精算组前秘书拿督马里亚米的信函,提到一马公司被中央政府拥有化的会议,而安哈里就是首相办公室的代表。

但安哈里不同意将他视为一马公司与首相办公室的联系人。他解释,会议记录可发现他并没有主导整个中央拥有化的过程。

沙菲宜也向法庭提呈登嘉楼投资机构从州务大臣机构(MBI)转移到财政部长机构的相关文件说,“州务大臣机构要财政部长机构接手登嘉楼投资机构;而财政部长机构希望该机构留在登嘉楼。”

安哈里回答是的。

称当时只是初级官员 
会议中沉默很正常

沙菲宜主张安哈里与刘特佐的关系要好,即使知道刘特佐误导所有人,他也保持沉默;安哈里不同意,并强调本身当时仅是初级官员,在会议中偶尔观察不语,等待进一步指示,在公务员领域是很正常的文化。

沙菲宜盘问关于2009年6月30日国会一场会议的细节,指当时出席者来自国家皇宫的代表,还有一马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等等,当时是讨论有关刘特佐在登嘉楼投资机构(一马发展公司前身)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刘特佐滥用国家元首的名字。

安哈里表示当时代表纳吉(时任首相)出席,让他知道讨论的内容,他只是初级官员,他在会议中没有提出任何意见。

沙菲宜指国家皇宫代表当时提问刘特佐(在登嘉楼投资机构)扮演的角色,刘特佐曾向安哈里自称是国家元首的顾问,难道不觉得应该将这点提出来避免更多误会。

安哈里表示不觉得有必要(提出),因为当天的出席者都在讨论这个事情。

他说公务员不说话仅是观察,然后等待进一步指示,并认为在公务员领域中,这是一种正常的文化。

沙菲宜指安哈里保持沉默,进而让刘特佐继续误导;安哈里不同意。

否认和刘特佐很要好

沙菲宜主张,安哈里在会议中保持沉默,是因为和刘特佐很要好,从中获益。安哈里不同意。

不过他同意沙菲宜的问题,他现在对刘特佐是否是时任国家元首的顾问感到怀疑了。

安哈里表示,他没有将上述会议中的事项告诉纳吉,但口头告知上司拿督阿兹林会议内容,至于阿兹林是否有将此事告诉纳吉,他并不晓得。

沙菲宜问安哈里为何向首相提出刘特佐误导的事,安哈里说很难接触首相。

沙菲宜指安哈里没将此事记录在案,也没向纳吉汇报,是为了维护刘特佐;安哈里不同意这番主张。

纳吉眼症复发准提前午休就诊

纳吉也深受霾害响,眼睛结膜炎复发,获准提前午休去看诊。

沙菲宜开庭后向法官说,纳吉眼睛因为烟霾关系感到不舒服,预约 医生上午11时看诊,并建议下午2时续审、但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反对,称审讯即使没有被告,代表律师也可以进行盘问。

沙菲宜说,在共和联邦的国家中并没有被告不在审讯的案例。

法官科林劳伦斯最终谕令上午阶段的审讯于11时30分结束,下午2时续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