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3 07:00:00  2118541
许书简/灾难
简而不单

3620SWY2019919146105260818.JPG


最近小羊说我运气不佳,羊男提醒我犯太岁,倒是妈妈什么都没说,我也就有一些不习惯。我的运气是一点一点不好,累积得越来越多,变成相当倒霉的。这让我心里害怕灾难的发生,换成吸引力法则,也许是因为害怕而越来越衰,越衰就越来越怕。

我想起这段三十几年的人生里,的确发生过几次严重的灾难。然而回想身处在灾难里头的时候,其实根本不怕,也应该说来不及怕,反倒是比较积极地想如何脱离,自然反应让乌龟也能变成猎豹。

有一年我刚从圣诞派对回到宿舍的时候,我站在厕所里对在睡觉的室友说,我可能病了,怎么站不稳。当时我是害怕的,以为自己腿怎么软了,还想把室友叫醒,看可不可以把我送医院。室友没有和我搭话,不久后却叫喊着,说有鬼硬生生地将她从睡梦中摇醒。我跌坐在厕所里,听得糊里糊涂,心想这世界怎么了?我是不是下地狱了?正当我强忍晕晃慢慢爬出厕所,和坐起身来的室友四目交接的时候,桌上的电脑滑鼠也跌下来了。滑鼠一跌下来,室友和我就马上明白过来。晃的不是我们,是建筑物。

当时我们住在宿舍最高的9楼,门外已经可以听见成群的脚步声,从成排的房间冲出来。室友和我二话不说也跟着跑,我们手拖着手,给予对方力量,用最快速度冲下楼梯。那天是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因海啸死了很多人。尽管很多住在吉隆坡的人都没有感受到地震,我们的房间却晃得可怕,连站都站不稳。我们跑到宿舍一段距离以外后才开始大哭。我想起宝贝小车还停在宿舍楼下,逃难时忘记带上车匙。打电话给爸爸妈妈没人接,我以为世界快末日了。室友更可怜,她穿着一件单薄的T恤,捂着胸口,逃难时忘记穿上内衣。那是第一次逃难,是先逃后哭的。

又有一年,我住在国际山庄差不多最深最里面的一栋公寓里。深夜4点突然一声巨响,把睡梦中的我吓醒。醒来的时候,发现没电,外面漆黑一片。住在国际山庄的好处是就算没电,外面的空气依然清凉,于是我倒头就睡。第二天是被直升机的声音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我还以为马来西亚打战了。

几台直升机在空中乱转,我的窗户对着森林,怎么看都看不出个究竟。我想出去看看,公寓的护卫尝试阻止我离开,告诉我最好待在公寓里。我不听硬开车出去,才走不到一公里,那个曾经漂亮的洋房地段已经被土石流盖上。这里每一间洋房都曾经住在我的心里,他们不是特别大特别豪华,却是一户一户幸福的家庭。而当时只剩下屋顶,甚至也有被推到远处的房子残骸。那一次我是被封在山上了。站在比我高的土堆前,哭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一直哭到被迫回家收拾衣物,让阿兵哥扶着越过山的另一边才能离开。

大概是这样吧,其实灾难是由心里往外生的。若具体上发生了什么,当下心里也不会觉得是什么灾难。我现在的自怜自哀完全是因为手提电脑突然决定在我眼前一黑。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如此依赖电脑,一直到我发现自己无法写作、无法处理文件账目薪水、无法做设计宣传,才恍然明白电脑一旦不能用,我的脑袋也不能用。像遇见灾难一样,想积极脱离。然而能够治我的药,大概也只有电脑快点修好,却完全不在我的能力控制范围内。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