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2 01:25:00  2119682
陈绍安‧丹绒比艾距离亚罗士打有多远?
天马行空

基本上,从吉打亚罗士打到柔佛丹绒比艾有500公里路,时速110公里的话,要5小时左右车程,但这5小时路程考验的,会是巫伊签署合作宪章之后,全国政局是否将再洗牌?

很多问号,一夜之间全都浮上台面;希盟执政1年半以来,巫伊签署合作宪章之后,朝野双方如何应对即将迎来的第9场补选?本已苟延残喘的马华,在巫伊合作议程中,究竟还能保有几多斤两?

土团党丹绒比艾国会议员莫哈末法力拉菲克突然逝世,完全不在朝野政党领袖意料中,其实也无人会为了一场补选去盼国州议员出事。

也是首相署副部长的拿督威拉莫哈末法力拉菲克,年仅43岁,任谁都意料不到悲剧会发生在他身上,各方震惊且纷致以沉痛哀悼之余,也不得不面对即将举行补选的政治现实;这是巫伊签署合作宪章之后所迎来的第一场补选。

更甚的是,国阵一再强调与伊党合作不损多元方向,说是以全民共识为出发点的合作方案,巫统对外仍强调会照会国阵成员党,言下之意是国阵依然存在,国大党和马华依然是国阵成员党,但是巫统和伊党签署合作宪章之后,国阵将如何分配成员党出战的国州议席?马华和国大党原出战的选区,都将继续保留给马华和国大党候选人?且可保证伊党不从中作梗,确保国阵与希盟直接对决?

不要忘了,伊党内部有不少不满巫伊合作的分子,即使没有公开反对巫伊合作,以过往案例,他们也常会跳出有伊党背景的独立候选人。他们一般无法胜出,但肯定分散选票,尤其马华出战的选区,必吸走一些穆斯林选票,放眼今日政局,对马华而言,绝非好事。

丹绒比艾,就是原由马华出战的国会选区,2018年国阵马华候选人拿督斯里黄日升力求守土,遇土团党的莫哈末法力拉菲克阻路之余,伊党阵线也提名诺丁奥斯曼形成三角战,结果莫哈末法力拉菲克赢得2万1255票,以524张多数票击败黄日升,仔细玩味诺丁奥斯曼争得的2962票,远超出莫哈末法力拉菲克得以胜出的524多数票,意即诺丁奥斯曼手中的2962票,大有可能就是把马华送上断头台的致命选票。

这就是巫统和伊党2018大选“明修栈道,暗度陈沧”的后果。

不要忘了,民政党现已退出国阵,今后民政党参战与否,已无须在国阵内部协商,更何况过去马华和民政党之间,常因议分配问题起争执,原因无二;适合马华的选区,也都适合民政党。

意即,这一场补选,要考验的,一是巫伊正式合作之后,伊党是否可接受“国阵的议席分配方案”,当最终保留马华出战选区,伊党是否真能全力以赴,全面助战?二是民政党脱离国阵之后,是否仍有余力出战补选?或是继续做个旁观者,直至来届大选?

吉打和丹绒比艾之间,有接近500公里距离,南马政治或不须北马操心。但是,要提及“巫伊合作宪章”,北马区当属吉打受最直接影响,全国各区只要关及“巫伊合作”课题,对吉打人来说都特别敏感,那500公里路若以“巫伊合作”的政治意识层面去估量,根本就是零距离,甚至有因果联系,南马一个因,随时造就北马一个果;注定成为“巫伊合作”测试战场的丹绒比艾补选,也在考验马华在如此格局中,是否仍有生存空间?如在过去强势的南马都无法生存?马华在吉打又如何自救啊?

因为,这一国会选区有5万3528名选民,马来人选民占57%,华裔占42%、余下为印裔和其他选民,是国阵马华传统出战区,随着莫哈末法力拉菲克逝世,马华已第一时间向家属致以深切慰问,署理总会长拿督马汉顺更已率先发言,表示国阵最高理事会和马华会待选委会确定补选后,决定人选,言下之意是候选人非马华莫属,对于巫伊合作是否影响补选,马汉顺也以“那是巫伊之间的事”作为回应,认为巫伊合作不会影响国阵。

人在东马出席活动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则强调须先商议才决定下一步行动。

丹绒比艾需要印证的是;巫伊合作,真不影响国阵?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州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