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3 14:35:22  2120204
张发虎.巫伊结盟天长地久?
大柔佛

五零九,希盟从一支不被看好的杂牌军,因著全民海啸,成功终结了国阵超过半个世纪的政权。

政治奇迹发生后,人们普遍相信大马社会,将从此摆脱以种族或宗教挂帅的政治,建立一个多元包容的新马来西亚。

正当大家还沉浸在改朝换代的喜悦时,种族政治现象似乎又悄然复辟。首相马哈迪从原先反对跳槽文化,突然转变立场,大量接纳巫统的跳槽议员,甚至以重新团结巫裔族群为理由,力邀其他巫裔政党成员加入土团党。

土团这边厢在向巫统招手,巫统那边厢却琵琶别抱,仓促与伊斯兰党于两周前在世贸中心签署合作宪章,宣告结盟。

这样的结盟,是落败的势力首次在第十四届大选后,重新结集,试图恢复过去以种族和宗教作为政治基础的不健康现象。诚然,改朝换代未必带来人们盼望已久的改变,但肯定改变了大马的政治版图。

纵观历史,伊斯兰党乃是从巫统分裂诞生,曾在1971年加入国阵,并于五年后退出,甚至在2008年与今天的其中两个希盟执政成员党组成人民联盟,力抗国阵。

过去,伊党的政治原则是不坚定的,尽管它曾经与多个政党组成联盟,不断改变政治路线,奈何其拥有一群忠贞的追随者,其国内政治影响力不容小觑。

犹记得1990年,从巫统分裂出来的46精神党与伊党合作,在拿督聂阿兹领导下,成功推翻国阵掌权三届的吉兰丹州政权,一举扫光当时的39个州议席,乃至于吉兰丹自此便与伊斯兰党相互形成等号。另外,在1999年烈火莫熄的浪潮下,伊党也成功夺得登嘉楼州的一届政权。

巫伊结盟以后,若在来届大选,达成一对一出战对垒希盟的协议,极有可能在部分之前落败的巫裔席位报捷,得票反超希盟。

要知道,国阵已经成功凭藉巫伊合作,分别在金马仑、士毛月和晏斗补选,连连报捷。依此推论,如果丹绒比艾补选若是巫伊联手,希盟有可能凶多吉少。

然而,伊党毕竟是伊党,从创党到今,基本的斗争目标,即成立伊斯兰国和执行伊斯兰刑事法等,从来没有改变过。

巫伊两党基本上斗争目标迥然不同,两党之间的矛盾已冰冻十尺,非一日之寒。两党短期的政治合作也许还可以,是否能保持长期合作,就得问问曾经有和伊党合作经验的希盟与国阵成员,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口碑。

巫伊结盟的短暂激情过后,是否会天长地久?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