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4 18:48:00  2120765
“时任元首曾叫停伊中期票据”·沙鲁尔:纳吉指示续进行
全国综合
5504CCY20199241110255373724.JPG
沙鲁尔阿兹拉第二度上庭供证。


(吉隆坡24日讯)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指出,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时曾谕令暂停发伊斯兰中期票据,不过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却叫他继续进行,并表示会和殿下讨论。

他指在逃商人刘特佐告诉他,纳吉将会建议联邦政府接手TIA。就在2009年7月,登嘉楼皇宫同意将TIA交给财政部长机构,他也被告知纳吉将TIA改为1MDB的事务交由诺莫哈末耶谷负责处理。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一马发展公司(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今日进入第12天审讯。本案第9名证人沙鲁尔阿兹拉第二度上庭供证。

觐见苏丹被谕令签决议

沙鲁尔阿兹拉今日宣读证词时指出,在2009年5月22日,他接获登嘉楼皇宫突如其来的通知,登嘉楼苏丹谕令他和指导委员会成员之一的丹斯里依斯密,马上前往登嘉楼皇宫觐见苏丹。

沙鲁尔阿兹拉表示,当他和依斯密抵达皇宫后,被带往会议室。

“殿下向我们展示东姑拉希玛(TIA资机构董事)签署的决议文件。”

“我记得殿下谕令:请签署这份决议,你如果要阅读能阅读。”

见陛下怒容感觉不对劲

他当时觉得很罕见,以及从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愤怒的表情,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不解为什么苏丹愤怒及要求他签署有关的决议。

他快速阅读有关的决议,内容涉及暂停伊斯兰中期票据以及展延伊斯兰中期票据发放,直到所有协议的条款被遵循。

惊讶发行伊中期票据受阻

沙鲁尔阿兹拉表示很惊讶,因为之前,刘特佐告诉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没有阻止伊斯兰中期票据的发行。

“这是我首次听到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说,登嘉楼方面对伊斯兰中期票据的发行制定条件,因为之前刘特佐作为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的顾问和协助者,不曾告知有关条件。”

他说,他和依斯密签署了有关的决议,就直接被要求离开登嘉楼皇宫。

“我们没有机会作出解释,即使是伊斯兰中期票据已经通过正式的协议盖章。”

他也说,当天在登嘉楼皇宫的时候,听见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说“不道德品行”(unsavoury character),但他不确定这话是指谁。

3869KLM20199241431595377263.JPG
哥巴斯里南(右)指出,第9名证人沙鲁尔陈述有关刘佐特的证词不是“传闻”。左是主控官之一阿末阿克南。


离开皇宫后到纳吉家说明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离开皇宫之后独自前往了纳吉的家,纳吉和刘特佐已在等待。

他向纳吉说明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谕令暂停发债券,但大马银行却不允许暂停,因为在苏丹谕令之前,有关协议已签订好了。

“刘特佐告诉我,由于伊斯兰中期票据获得中央政府的担保,因此在后期阶段暂停,将会导致投资者对马来西亚政府的债券失去信心。”

他指出,纳吉当时有问他是否知道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为何愤怒,他回答不知道。

“他(纳吉)问我是否有拿到有关决议的副本,我回答没有。”

他指纳吉随后告诉他:“你继续,我会和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说”。

视为首相兼财政部长指示

“我将这句话视为一项来自首相兼财政部长的指示,继续伊斯兰中期票据,因为对方(纳吉)是负责提供政府担保的人。”

“基本上,大马投资银行告知不能暂停伊斯兰中期票据,因为这将会干扰市场,以及对伊斯兰中期票据的资本市场带来严重的影响。”

他被告知必须就此信函即刻采取行动。

他再次询问刘特佐,对方依然坚守纳吉下达的指示,必须继续伊斯兰中期票据,即便其他利益相关者提出抗议。

“因此,我向大马投资银行发出正式信函,指示他们继续伊斯兰中期票据债券的发行。”

沙鲁尔阿兹拉说,尽管发行债券达50亿令吉,但实际价值为43亿6915万令吉,银行职员告知价差是因部分资金被用于支付大马银行及债劵以折扣方式出售。

他回答哥巴斯里南说,他是于2018年因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部警员向他展示出售债劵的资金去向才知债劵买家。记忆中买家是两家分别位于新加坡及香港的公司,警方告知他这两家公司属于刘特佐。

刘特佐指纳吉建议联邦接手TIA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和登嘉楼皇宫方面出现分歧,直到东姑拉希玛辞去TIA董事之后,他觉得不安而寻求刘特佐的意见。

“他(刘特佐)告诉我,纳吉将会建议联邦政府接手TIA,因为有政府担保的50亿令吉债券。”

沙鲁尔阿兹拉说,财政部将会接手登嘉楼州务大臣机构的股份和偿还他们的股份。

他说,这也意味着TIA将会成为财长机构全权拥有的公司,其基金获得联邦政府的担保。

登皇宫同意TIA交给财长机构

沙鲁尔阿兹拉核实一封由TIA发给时任首相兼财政部长,志期2009年7月1日的信函,告知皇宫已经同意将TIA交给财政部长机构,进行后续行动。这封信由他签署,副本给诺莫哈末耶谷以及丹斯里旺阿都阿兹。

他说,纳吉、诺莫哈末耶谷以及旺阿都阿兹对国家皇宫上述决定没有负面反应。

他指出,TIA根据阿布扎比Mubadala development世界著名的主权财富基金模式改为1MDB,并要求董事会的反馈;当时其中一名顾问委员会成员凯敦就是Mubadala的首席执行员。

刘特佐等人决定伊票据协议

沙鲁尔在哥巴斯里南盘问时回答,伊斯兰中期票据(IMTN)协议所有细节获得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殿下以及纳吉等所有人同意,因为刘特佐和Casey Tang(1MDB前业务发展执行总监)已经研究和检查所有的细节。

较早前,沙鲁尔阿兹拉宣读证词时指出,在发行伊斯兰中期票据方面,刘特佐和Casey Tang直接和作为牵头安排人(Lead Arranger)大马投资银行以及数位受委的顾问,决定伊斯兰中期票据的协议。两人研究和检查协议所有细节后,把协议带给他签名。

指刘特佐曾借7万令吉给TIA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当时需要7万令吉提高股本以符合伊斯兰中期票据的发行条件,他告诉了刘特佐,结刘特佐借他7万令吉,他随后通过董事贷款的形式将这笔钱转给了公司(TIA)。

“我有告诉刘特佐,要将钱还给他,但他说过些时间。”

最终这笔钱没有还给刘特佐,而是赞助孤儿到国家文化宫观赏演出。

3869KLM20199241432235377276.JPG
沙菲宜(中)与其他辩护律师于小休时间在庭外谈笑风生,纾缓紧绷的心情。


刘指示条文中“联邦”改“首相”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根据他的记忆,将TIA公司组织大纲和章程细则第9A条文的“马来西亚联邦政府”字眼修改为“首相”是刘特佐的指示,后者称纳吉要求做出修改是为了确保没有模棱两可之处,即1MDB的唯一权力来源是首相;有关修改于2009年8月11日落式。

TIA公司组织大纲和章程细则第9A条文阐明,所有可能为国家财务带来影响的公司事务必须依据联邦政府代表即首相的要求。

他说,尽管需要书面同意,董事会在做出重大决定前还是需要经常向首相汇报、咨询意见及指示,委任董事会成员及顾问是首相的绝对权力。

1MDB重大决定都由刘特佐传达

沙鲁尔阿兹拉说,他从2009年至2013年担任1MDB首席执行员期间,所有在1MDB公司组织大纲和章程细则(M&A)第117条文下的重大决定都是透过刘特佐传达给他。

他说,必要时,他们也会到刘特佐位于嘉炳路的住家会面讲解后续行动,刘特佐经常会告知行动获得纳吉的祝福。

他说每次向纳吉重新确认刘特佐的指示,后者将证实有关指示已获得其首肯,并指示他根据指示展开后续行动。

“随着时间流逝,确认的频密少了,直接性也降低了,例如当我们在2012年收购独立发电厂时,我有机会与纳吉交谈,但我没有问我们是否应该收购发电厂。”

沙菲宜反对法庭接纳“传闻”供词

前首相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今日反对法庭接纳沙鲁尔阿兹拉以“传闻”为根据的供词,特别是有关纳吉和刘特佐关系密切的部分。

他在审讯开始前,提出反对沙里尔部份供证作出陈词说,若接纳“传闻证据”,可能导致不公正和不公平的审判。

他指沙鲁尔是为了“自救”而引述刘特佐的话,但刘特佐下落不明无法印证这些谈话,就如第8名证人,即纳吉的前特别助理拿督安哈里,一样归咎刘特佐。

他说,沙鲁尔其实犯下了“双重传闻”,因为沙鲁尔指刘特佐是根据纳吉所说的,再传话给沙鲁尔,所以沙鲁尔听到的不是纳吉亲口说的,而是听到刘特佐转述声称从纳吉那边听回来的话。

他指控方应传召刘特佐出庭,以便印证沙鲁尔供词的真实性,因为全国总警长之前指警方已掌握了刘特佐的下落。

控方反驳指证词非“传闻”

高级副检察司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反驳说,沙鲁尔陈述有关刘佐特的证词不是“传闻”,因为这直接关系到纳吉是否被刘特佐误导了。

他说,沙鲁尔听刘特佐所说的,将会显示纳吉是被误导与否,纳吉被刘特佐误导正是辩所主张的,所以辩方有权举证,纳吉未曾或不可能被误导。

法官柯林劳伦斯听完控辩双方的陈词后指出,他将在控方完成举证后才对此作出谕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