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5 07:40:00  2120956
刘惟诚.丹绒比艾能“一加一”吗?
纯粹诚见


首相署副部长兼丹绒比艾国会议员法力拉菲克的逝世,意味着必须展开变天后的第9场补选。从全国的格局上看,这场补选刚好落在巫统和伊党正式联姻后的“蜜月期”,除了能够用来测试其在马来社会所能够发挥的影响力外,巫统和伊党基层还能够趁着这个机会进行“生活上”的磨合,因为相爱容易同住难,如果巫伊两党基层在这场补选里能够合作无间,甚至是如鱼得水,则两者日后在议席分配上出现冲突的几率就有机会大大减低。

然而,从地方格局上看,这场补选更是变天后柔佛州的首场补选。虽然丹绒比艾是马华的传统选区,但柔州作为巫统的发源地和变天前的国阵堡垒区,巫统对州内的任何一个议席都拥有特殊的情感,再加上巫统急于透过正式的选战,来验证巫伊结盟后的影响力,而且半城乡的丹绒比艾除了拥有57%的马来选民,国阵在第14届大选也仅以524票的微差输掉相关议席,所以巫统对这场补选显然是很有兴趣的。

当然,马华应该很清楚巫统的心思,所以未等选委会宣布国席悬空,就立即抢先向外界表明该党必会出战丹绒比艾,因为马华知道,相比巫统,他们更需要一场选战来验证自己在华社的支持率,而且让出自己的传统选区,必会授于政敌把柄,进而被指责为促使巫伊结盟的帮凶。再者,马华之前在雪州出战的无拉港补选,由于是行动党的传统强区,所以不足以证明马华的实力,但丹绒比艾是马华强区,在反风最强时也能稳夺2万多张选票,胜算怎么说都比无拉港高。

所以,巫统和马华必定会为了争取丹绒比艾的出战权而展开较劲,若马华争输了,该党必定陷入进退维谷的状态。怎么说?若巫统参选,伊党必定会大张旗鼓地助选,届时马华应该对这种“国阵加一(伊党)”的助选模式,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和反应?和伊党一起为巫统助选?在之前被爪夷文议题吓怕的华裔选民,现在仍处于草木皆兵的紧绷状态,看见马华和伊党在一起助选,你觉得他们会做何感想?若不助选,过去支持马华的大部分马来选民又会怎么想?

但是如果争赢了,马华也很头疼。因为这里虽然是混合选区,但马来人始终占大多数,马华在此地也囊括了不少马来票,所以要重夺相关议席还必须依赖巫统协助拉票。巫统拉票不是问题,不过现在巫统的竞选机制中还多了个让华社敏感的伊党,除非伊党能够自觉地保持沉默,或者巫统能够自觉地让伊党保持低调,不然巫统加入助选,必定会将这位“伴侣”拉进来,在这种竞选状态下的马华,面对华裔选民时肯定会很尴尬。

马华之所以有可能面对进退维谷或尴尬的局面,也是因为在普遍认知上,丹绒比艾有可能会起着巫伊结盟后“1加1等于2”的最理想作用,即通过国阵(2万多张)与伊党(2962张)选票的结合,重夺这个国席。当然,逻辑上这么想并没有错,但现在的丹绒比艾,也有可能与这种普遍认知不太一样。首先,伊党在反风最强劲的时候,在丹绒比艾国席和其下辖的龟咯州席选举中都只沦为陪跑的角色,而且他们在这两席中都失去按柜金,意味着其在此地的基本盘较弱。

其二,华裔选民在丹绒比艾亦占了42%,影响力同样不能小觑,他们有可能在不满意希盟执政的氛围中投马华或巫统,但这类选民更有可能会基于巫伊结盟的反感而投废票或甚至拒绝投票,再加上补选投票率向来会比大选低(过去的8场补选中,投票率最高的是晏斗补选,即79%,而最低是无拉港补选,即43%,但这些议席在大选时投票率都超过80%),所以无论是希盟还是国阵,在这次补选中都必定会出现某些程度的选票流失。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猜测巫伊结盟有机会在丹绒比艾起着“1加1”成效,确实是言之过早的,因为丹绒比艾选区中目前所存在的变数极多,除了参选人、参选党的人为因素,还有选民情绪、投票率和对政府满意度等地方因素。国阵要吸引华裔选票回流有挑战,因为首先你必须让他们出门投票;希盟在保住马来选票的支持同样也面对困难,因为首先你必须确保自己拿得出比马华更好使的地方服务牌。所以,丹绒比艾能“1加1”吗?能,只是结果未必会是“2”罢了。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