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5 21:53:00  2121335
沙鲁尔:为了1MDB不被审查·“刘曾指示我致函纳吉”
全国综合
5586FYS20199251340185397572.JPG
纳吉(左二)抵达法庭,和彭亨北根妇女组党员握手问好。


(吉隆坡25日讯)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指出,大马富商刘特佐曾以纳吉提出要求为由,指示他致给纳吉“最新资讯与批准”(Updates & Approvals)的信函,以便一马公司(1MDB)不需被精密审查。

沙鲁尔阿兹拉今日核实这份志期2009年12月11日,由1MDB发给纳吉的信,信函说明,即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前身)针对1MDB顾问委员会的决定与批准,同意TIA被1MDB接管后的顾问委员会的方向。

“这事被指是依据按照现况(as is where is)的基础进行,因此(1MDB)不需被稽查或被总稽查署进行精密审查(due diligence)。”

“根据我现在所知,我相信TIA被1MDB接管的基础,即按照现况是由刘特佐在获得纳吉同意后所策划的,这是为了在获政府担保的50亿令吉IMTN债券于2009年5月发行时,隐藏他挪用资金(的行为)。”

但沙鲁尔阿兹拉并没有说明这个‘他’指的是谁。

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问沙鲁尔阿兹拉基于什么原因,在上述信件内指1MDB不需被稽查。

沙鲁尔阿兹拉回答,当时1MDB管理层收到财政部长机构的通知,指因登嘉楼州政府将该公司股权转移给联邦政府,该机构要对1MDB进行稽查。

他将此事告诉刘特佐,后者说总稽查署进行精密审查可能会给纳吉带来政治风险。

他随后接获指示,指1MDB不需被稽查,因当时1MDB已委任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Young)稽查,报告备妥好后,会交给财政部长机构。

若有稽查将揭1MDB投10亿美元
7亿美元流入Good Star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如果当初有进行稽查,就会揭发一马公司(1MDB)给联营公司(1MDB和PSI的联营公司)投下的10亿美元,其中的7亿美元投资已流入Good Star公司。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稽查报告会揭发,1MDB投下了10亿美元。

他说,当中的3亿美元汇到了1MDB与PSI的联营公司,另外的7亿美元汇到了据称是PSI的子公司,即Good Star公司。

斯里南今日就如何使用发行债券所获得的43亿6915万令吉盘问沙鲁尔阿兹拉,沙鲁尔指10亿美元用于2009年9月30日与PSI进行的投资;剩下10亿令吉留在1MDB的账户,然后用于支付债券利息或票息。

任1MDB顾问委会主席
“纳吉一年获12万报酬”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纳吉担任一马公司顾问委员会主席一年获得12万令吉的报酬。顾问委员会成员一年获得9万6000令吉。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这些报酬数额皆由顾问委员会主席纳吉设定,他们带到董事会会议取得批准。

纳吉发股东会议记录为保身

沙鲁尔阿兹拉宣读证词时指出,当一马公司因出现舞弊遭调查后,他才了解到纳吉在2009年9月16日发出股东会议记录的用意,是要作为自身的保障,避免遭指控舞弊,并将责任归咎于董事会。

“这是因为在(2009年9月16日)的两天后,董事会召开会议讨论有关使用发伊斯兰中期票据(IMTN)所获得的资金,投资在杜基和塔里克奥贝德拥有的Petro Saudi公司旗下的联营计划。”

指刘与纳吉是共生关系

沙鲁尔阿兹拉形容纳吉与刘特佐是共生关系(Symbiotic Relationship)。

他说,即刘特佐执行纳吉的需求,纳吉则批准1MDB及政府机构提出的要求。

沙鲁尔阿兹拉供证时梳理2009年8月开始的1MDB及PSI联营计划脉络。

他说,联营计划的想法源自于纳吉与沙地国王阿都拉在2009年7月进行的双向讨论,PSI在2009年8月28日致给纳吉的正式信件。

“信函内容清楚表明,纳吉、他的家人和杜基王子事先有过一次会面,并进行讨论。”

他说,PSI承诺将由著名的国际稽查公司提供有关投资资产的审计报告,并要求在2009年9月28日前签署相关联营合约,这也是1MDB面对时间压力的其中一个原因。

他指出,刘特佐向他强调,这是大马政府与沙地政府之间的策略计划,需要加速进行。

刘特佐指1MDB及PSI的联营计划是纳吉与杜基王子于2009年8月在南法游艇度假时提议的,当时他也在场。

他表示,刘特佐又告知,纳吉在有关会议前已会见沙地阿拉伯国王阿都拉,两人同意以25亿美元联营在两国投资。

沙鲁尔阿兹拉说,他认为PSI联营是纳吉的指示且需要执行,再加上刘特佐给他的信函与PSI的文件一致,因此他没有再向纳吉求证联营一事。

他说,由于他没有相关的企业经验执行联营计划,因此他在刘特佐的建议下,把联营计划一事交由最资深的1MDB官员Casey Tang处理。

纳吉未指示查阿和土是否有油田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纳吉从未指示他调查阿根廷和土库曼斯坦是否真的有油田。

他说,1MDB委任美国能源经济学家Edward L.Morse审查PSI注入的资产,即位于阿根廷及土库斯曼坦的油田,估价超过15亿美元。

他说,他接受上述估价是因为Edward L.Morse是世界著名资产评估员,刘特佐及Casey Tang也告知已审阅及接受有关文件。

他说,由于时间紧迫,Edward L.Morse只进行纸面估价(Paper Valuation),Casey Tang被董事会问及是否可对资产进行更深入的估价时回应,PSI认为没有必要,因考虑双方最高领袖即国王阿都拉及纳吉已同意联营,有关举动将会影响声誉。

阿兹拉说,2009年9月26日的1MDB董事会会议开始前,纳吉曾致电1MDB董事主席丹斯里峇基,峇基在通话结束后告诉董事会,纳吉指示董事会加速处理1MDB与PSI的联营计划,因沙地王室即将拜访我国,双方届时将签署联营计划协议。

他们认为必须加速及不该拖延联营计划,以免双方无法签署联营合约让我国蒙羞。

他说,峇基及阿兹兰也质疑联营计划的60:40的持股比例,即联营的60%源自于PSI资产。

联营协议是由三方准备

沙鲁尔阿兹拉说,他在2009年9月28日签署1MDB、1MDB PetroSaudi Ltd与PetroSaudi Holdings(Cayman)Ltd的联营协议,是由1MDB律师事务所Wong&Partners、刘特佐及Casey Tang准备。

他没有怀疑PetroSaudi Holdings(Cayman)Ltd的名称与PSI(实际的联营伙伴)的名称不一致,因协议是由1MDB官员在知名律师的协助下准备的。

他也依据纳吉指示签署协议,因他认为这是为了保护国家利益。

他指出,PSI曾预支7亿美元资产给联营公司,意味着联营公司欠PSI该笔款项。

“当签署协议时,PSI要求立即付款,原因是当1MDB董事成为联营公司董事会成员时,无法保证7亿美元的款项会很快偿还。”

刘曾告知Good Star是PSI子公司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刘特佐曾告诉他,Good Star是Petro Saudi(PSI)的子公司。

他在宣读证词时指出,10亿美元(投入在1MDB PetroSaudi JV,即联营公司的资金)分两次交易进行,分别是3亿美元汇入在JP摩根7619400的银行账户;以及7亿美元汇入苏格兰皇家银行(RBS)11116073的银行账户。上述交易于2009年9月30日进行。

他指出,这也意味着10亿美元通过两次的交易汇给1MDB PetroSaudi JV,分别是7亿美元汇至Good Star Ltd以及3亿美元汇至1MDB PetroSaudi JV本身的账户。

他表示,刘特佐事后告诉他,Good Star的账户是PSI所拥有,而有关的汇款是从PSI给JV( 联营公司)的预借现金(cash advance)。

5586FYS2019925134145397584.JPG
沙鲁尔阿兹拉第三度上庭供证。

峇基指示从PSI取回7亿美元

沙鲁尔指出,当所有的联营程序完成后,他于2009年10月3日召开董事会,告知有关联营公司的现况;董事会主席丹斯里峇基沙烈指示他从PSI那里取回7亿美元。

他指出,他和Casey Tang遵从董事会的指示,即刻前往伦敦和塔里克奥贝德(PSI股东)以及帕特里克马奥尼(PSI首席投资总监)谈判,以取回汇入Good Star账户的7亿美元。

“当时刘特佐并没有和我们一起,但我有告诉他我正在和PSI谈判。”

他指出,塔里克奥贝德和帕特里克马奥尼拒绝退还7亿美元,因为他们已经将资产注入1MDB PetroSaudi JV。

“根据他们的说法,这些资产高价值,不可以被谈判,因为已经签署协议。”

他说,如果要求对方退还这笔钱,就是违约。

他说,1MDB无法获得PSI的合作后,决定终止联营计划,有关决定也获得董事会及时任财长,即纳吉的同意。

依照刘特佐指示处理

沙鲁尔阿兹拉进一步指出,峇基沙烈在当天的会议上询问沙鲁尔阿兹拉,为何不是直接将10亿美元汇入1MDB PetroSaudi JV的账户,“我告诉他(峇基),我是依照刘特佐的指示处理。”

汤米汤姆斯提问证人,为何7亿美元的转账没有咨询董事会?证人回应,由于面对时间的压力,合约在9月28日签署,两日后必须完成付款。

他说,峇基不满意他的解释,并对他和Casey Tang的管理感到愤怒,“他(峇基沙烈)指示我们尝试从PSI那里取回7亿美元,因为这笔钱没有汇入1MDB PetroSaudi JV的合法账户。”

他表示,峇基在2009年10月19日辞职,相信是不满意联营公司的管理模式。

仅授权Casey Tang管理外汇交易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如果PSI资产的估值超过27亿美元,那么1MDB可能需要增加在1MDB PetroSaudi JV的投资,以达到60:40的持股比例。

他说,根据Edward L Morse对PSI资产进行的分析报告显示,PSI在土库曼斯坦和阿根廷的资产总值介于30亿1200万美元和41亿5400万美元之间。

较早前,沙鲁尔阿兹拉在宣读证词时指出,在他担任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期间,一马公司从未和GOOD STAR有任何合作协议,也不曾指示Casey Tang签署和GOOD STAR的任何协议。

他指出,只是授权Casey Tang管理和德意志银行(马来西亚)银行的外汇交易,有关2009年9月26日的10亿美元交易。

董事会曾批准开设联名账户

沙鲁尔阿兹拉也指出,1MDB董事会曾批准1MDB和PSI在瑞士JP摩根开设联名账户。

他核实一份志期2009年9月30日的董事决议,有关撤销以1MDB PETROSAUDI LIMITED之名,1MDB和PSI(CAYMAN) LIMITED开设的联名银行账户。

他说,董事会也批准以及确认他和Casey Tang受委为此联名账户的签署人。

针对沙鲁尔阿兹拉上述的供词,斯里南问他,在没有开会讨论的情况下,是如何通过更改银行账户。

沙鲁尔阿兹拉表示,他和Casey Tang向董事会的每个成员解释。

他也说,会更改账户是因为瑞士银行无法在要求的时间内备妥账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