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7 19:00:00  2122057
写给莲花的三句情诗
星云


摄影:许裕全


荷花解语最可人

许裕全 (心灵写作班指导老师)

我没有绿手指,养草草枯,种花花死,却有一种花八字硬和我投契,几乎没种失败过,那就是荷花。

我不知道自己何时脑筋烧坏了而喜欢上荷花,倒是记起一次在新加坡植物公园,看到满池荷花,突然一阵清风吹来,觉得自己气质非凡,轻盈得随时可以被风托起来,吹送到荷花铺成的绿色软垫上,舒服的睡一个鼾声满满的午觉。

自此之后,我便着魔似的第一次走进园艺店,以28元捧了一株只站着几茎歪斜荷叶的植物回家。

为了让它有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我特地选购了一个大泥缸,然后连续一个月去菜市场买莲藕。说是买莲藕,其实是为了那些烂泥,因为不好意思白拿,只好每次买一截,再带一包烂泥回来。那阵子,餐桌上天天出现藕排骨汤、芹菜炒莲藕,吃到家人闻藕色变。

不久荷花开了,粉红复瓣,碗口大,直直冲破水面站都站不稳,我还特地插了木枝扶持。

后来我发现,赏荷,是要把荷叶一并算进去。甚至,单单是荷叶也是一道风景,这是荷花最特别的地方,一叶擎雨盖,要不是我体型太大,不然就折下一枝,像漫画《龙猫》一样,站在雨中的路边等待接我去到童年无有国的龙猫巴士。

当然,最好的一次,是种出一朵并蒂莲。自然发生,巧夺天工,日夜看它成长,我把它当成父母的合体,彼时他们在医院,在病途上彳亍,我希望它能读懂我的心。

直到有一天终于开花了。而那天,刚好父母也出院了。

作者 : 心灵写作班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