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7 10:36:39  2122168
沙鲁尔:2009年在纽约与投资者见面后‧“纳吉、刘特佐、高盛代表留会议室”
全国综合

(吉隆坡26日讯)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指出,在2009年11月杪,纳吉在美国纽约和外国投资者举办见面会,而正式会议结束后,其他人离去,剩下纳吉、刘特佐及高盛集团代表留在会议室中。

他说,他当时接获刘特佐的指示飞往纽约,以便和纳吉一同会见有意和1MDB交涉的投资者。

“我和丹斯里罗丁瓦卡玛鲁(1MDB董事会主席)在2009年11月21日飞往纽约,和首相代表团以及国外投资者会面。”

他说,他记得在隔天,即2009年11月22日,纳吉和高盛集团(全球)时任首席执行员Llyod Craig Blankfein进行见面会。

他指出,刘特佐和高盛集团(亚洲)时任首席执行员Tim Leissner是该见面会的促成者。

“刘特佐身为纳吉的协助者,而Tim Leissner是Llyod Craig Blankfein的协助者。

刘特佐Tim Leissner看似要好

他说,基于刘特佐和Tim Leissner的“肢体语言”(body language)以及两人的谈话,可以看得出他们很要好。

针对斯里南询及从见面会上观察到他们的肢体语言是如何,他说,刘特佐坐在距离纳吉蛮远的位置,而纳吉则坐在Llyod Craig Blankfein旁边,而刘特佐则可以在远处做某些肢体动作向对方示意。

他也确认,在上述见面会结束后,他与罗丁瓦卡玛鲁先行离去,不过,纳吉、刘特佐及高盛集团代表仍然继续留在会议室中。

沙鲁尔阿兹拉表示,1MDB是于2011年5月11日致函给当时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出一马公司要投身能源领域,因为根据该公司研究,通过改善独立发电厂行业,将能够降低政府的津贴负担,而纳吉交由当时负责经济策划单位的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诺莫哈末负责研究这项建议。

他说,1MDB很早就建议要兴建新的独立发电厂,但是1MDB没有这方面的专家,因此需要购买现成的独立发电厂,以便确保独立发电厂能顺利运作。

他表示,他于2011年11月受邀到慕巴达拉(阿布扎比政府拥有的投资公司)观看第一方程式车赛后,通过刘特佐的安排下,出席了一个晚宴,而慕巴达拉公司首席执行员菲立哈达当时告诉他,著名的富豪阿南达克里斯南准备要脱售他的丹绒能源控股私人有限公司(TEHSB),而他当时就认为这正是1MDB等待多时,能够投身能源领域的良机。

纳吉盼1MDB成法国EDF

他说,当时他曾询问刘特佐的意见,对方告知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而要求他针对这个投资计划向纳吉提交概念书,由于通过刘特佐传达称纳吉的反应良好,也有意让1MDB成为犹如法国的EDF,即该国最大独立发电厂公司的,因此,他同意由刘特佐及Tim Leissner提出1MDB展开收购TEHSB计划,并认为此事能为1MDB及马来西亚带来盈利。

他指出,Tim Leissner、刘特佐及Jasmine Loo是草拟1MDB收购TEHSB独立发电厂计划书的重要人物。

他说,刘特佐看起来在与Tim Leissner的合作时很自在,双方讨论也进行得很顺利。

他表示,至于他本人则向1MDB董事会提呈委任高盛集团作为Turin计划(收购TEHSB代号)的谈判者兼财务顾问;董事会是于2012年2月8日批准这项委任。

他说,纳吉及高盛集团首席执行员已经进行了初步会面,他也通过刘特佐相信了这是纳吉的要求及委托。

另一方面,沙鲁尔指出,代表高盛集团的Tim Leissner曾经向1MDB董事局详细地讲解,以106亿令吉价格收购TEHSB的合理性,但是由于太过技术性和复杂,他与董事会成员对于这个价格并没有质疑。

“这是因为我相信他们已经通过刘特佐获悉纳吉的意见,即这项独立发电厂收购计划涉及国家能源政策,会涉及庞大资金。”

“高盛集团也建议1MDB董事会以过渡性贷款方式向本地银行申请初期贷款,在招标进行后,由马来亚银行作为负责银行及负责牵头安排接桥贷款,取得收购TEHSB的资金,而这笔借贷涉及61亿7000万令吉。”

询及这个投资计划是否有获得任何回酬,他说,在2012年收到第一笔超过1亿美元的回酬,但是这也是唯一一次支付的回酬。

财部批准1MDB收购TEHSB的100%股份

另外,他也核实志期2012年2月9日的信函,确认财政部批准1MDB收购TEHSB的100%股份,当时也是财政部长的纳吉批准通过1MDB子公司1MDB能源公司进行该项收购,竞标价为106亿令吉。

“我相信纳吉知道这项交易的详情,而我给纳吉的资料是来自刘特佐通过电邮及BBM发给我的谈话重点。刘特佐当时也告诉我,纳吉亲自拨私人电话给阿布扎比王储,要求来自IPIC的担保。”

刘促1MDB发行17.5亿美元债券

沙鲁尔指出,虽然收购TEHSB的原意是来自于他和菲立哈达,但是刘特佐和纳吉藉此机会把这个想法升级,进一步收购国内其他独立发电厂,如云顶集团和杨忠礼集团的独立发电厂。

他认为,其他独立发电厂的收购能够促成筹募更高资金的理由,而他本身也有参与收购云顶集团和杨忠礼集团独立发电厂的初期讨论。

“刘特佐也呼吁1MDB发行17亿5000万美元的一次性债券,因为他说,要在IPIC改变主意前迅速做好此事,因为IPIC会因为阿布扎比的政局变化而改变给予担保的主意。”

他指出,这些事情是刘特佐于约2012年5月期间私底下告诉他。

沙鲁尔说,他也相信在IPIC担保下通过发行债券集资的想法来自刘特佐与Tim Leissner,但是却是在纳吉支持下促成,因为没有纳吉的支持,是不可能获得来自IPIC的担保。

沙鲁尔指出,他有保存刘特佐通过[email protected]电邮给他的谈话要点,但是相关电邮记录已悉数删除。

刘曾指示删2015年中旬电邮

“刘特佐曾指示我,删除他在2015年中旬左右发给我的所有电邮,并宣称这是涉及‘国家安全’的重大机密,以及要照顾纳吉的利益。而我也按照刘特佐的指示把刘特佐发给我的所有电邮删除,同时也没有保存任何副本。”

沙鲁尔表示,Jasmine Loo曾经向他解释,发行的债券之所以会故意抬高价格,是为了要填补通过IPIC子公司Aabar给予IPIC的保证金成本,而这笔保证金从来没有详细地汇报或讨论,关于其支付方式及数额。

“直至Jasmine Loo告知前,我对此事毫不知情,对方也向我汇报说,Aabar是IPIC的合法子公司。我还记得对方说要支付保证金的是‘Aabar Investment PJS Limited’。”

他指出,通过Jasmine Loo在高盛集团协助下准备的资料,也清楚说明了Aabar是IPIC的子公司,并且分别由IPIC首席执行员Qubaisi及Aabar首席执行员胡赛尼作为代表。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