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30 07:00:00  2122514
袁博文/为什么我还在这里?
编采手记

我待在副刊的日子够长的了,待的时间足以熬到几个副刊组主任、副主任升迁的升迁、另谋高就的高就,然后将自己熬到成为几朝元老(噢,我也姓袁),可我还是很迷恋副刊的工作,犹如初恋。

我从星洲的读者成为星洲的副刊编辑,过程一点都不曲折,更没有可歌可泣的励志故事,有的只有过五关斩六将——递送履历表、面试及口试,然后达到目的——成为星洲编辑。慧筠妹妹说,记者从来就不是她打小的志愿,但编辑一职对我而言,却是,而且只愿意当星洲的编辑,谁叫我打小就爱看《星洲日报》呀,最喜欢读的就是星洲副刊,所以从读者转换位置成为副刊制作者之一,我衷心感激当年将我这个没注明要进入哪一组的收到副刊的郑丁贤主任,虽然我曾担心过在面试时将某些副刊内容贬得很低会错失了进入副刊的机会。

有些副刊同事说,未进入副刊前充满想像,进入副刊后只有真相。

什么是真相?那就是熬到没天没夜,天天在赶稿赶版的“赶死队”——周假前要赶,放假前要赶,过农历新年更是要赶到内伤;周假回来后要赶、放假回来要赶,过完年回来后,老板说,来来来,我们开会策划下半年的专题了,还是得赶,脑袋身体全天候没得休息,更不用说出差了,那可是不管之前之后,出差期间都得赶的“忧差”。

既然这么“忧”,可是为何我还在这里?

没别的,就是爱呗。

我就爱副刊的工作、副刊的环境、副刊的团队、副刊的制作,虽然副刊曾换过不同的主任,但基调却没多大改变,那就是求变、求创新、求本土化,现在更紧贴数码的脚步,让我们的制作内容不再只局限于平面印刷,辅以视频让读者更贴近受访者,看见活生生的他们在说在笑。

这是一份很神奇的工作,让我们可以充满想像、“无中生有”,也可以让我们变得有血有肉,当然,也有带来不幸的时刻──忙碌、高压到生病。例如我,曾有胃溃疡,几年前更患上颈椎病,去年得了乳癌,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回到工作岗位,为的就是那份剪不断、切不开、戒不了的副刊工作瘾。

副刊上瘾,就是我还在这里的理由。

作者 : 袁博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