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9 00:05:11  2123224
陈绍安‧吉打就只剩下巫伊人了!
天马行空

吉打巫统和吉打伊党真正做兄弟了,他们在机场旁的TH酒店宣读合作宪章,说是要寻求全民共识,要让希盟今起过得不舒服,最好夜夜发恶梦。

犹记得509大选过后,吉打巫统变得非常低调,可能是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也因此突然消声匿迹似的,让人有一种吉打巫统败选之后“退出政坛”的感觉,原在大选前已存在的巫统社交媒体群组,很多都自动关闭了,另有一些保留的,也都沦为纯粹发文告的平台,基本上所发的文告都是抨击希盟的,当中已无活动邀请或与政策相关的资讯。

当然,进入州立法议会还可以看到3名巫统后座议员,但是古阿都拉曼后来也退党了,之后的巫统州议员就变成2人行,而且2人都是女将,让人感觉巫统真的输到只剩女州议员了,她们也不得不与拥有15名州议员的伊党共进退。

还好的是,伊党并没有拒巫统女将于千里之外,寂寞的巫统2女将确也一直坚持到巫统终于与伊党公开合作,一直等到巫统与伊党正式签署全民共识合作宪章之后,才终于可以抬起头来看天、看窗外并认真祈祷;熬过今日的苦,待来年再重拾山河,就扬眉吐气了。

509后因为沉寂好长一段日子,吉打媒体同业本来都很熟悉巫统人,好像也都变陌生了,采访簿记录的全变成希盟的节目,后来才探听到原来过去那些日子,不是巫统完全退出吉打政坛,而是巫统化整为零,改弦易辙入乡区,不再重视动辄扔巨款筹办的大活动,转而注重入乡办些小活动,全力促进与乡民的互动了。

然后,几乎“退出城市”的巫统人,也都开始入乡随俗,彷效伊党以乡围城的战略。当开始传出中央将与伊党公开合作之后,已渐消沉的巫统人,也开始活跃起来了,节目多出来了,一直到了914正式签署巫伊全民共识宪章那一天,你要认真审视身穿巫统衣出席支持者,吉打巫统人肯定不在少数。

再到928这一天,第一个响应并积极跟进,第一个随中央脚步,筹办州级巫伊签署全民共识宪章大会者,也是吉打巫统也!

今天,走入TH酒店,就是走入以“签署全民共识宪章”为名的巫伊合作大会的会场,入眼坐位是红青分明的,一半巫统人,一半伊党人,这也才“重新”感受巫统在吉打的专场,只是这也己经不是完全由巫统主导的专场了,而是巫统和伊党各占一半风光的专场,巫统本身的气势,也已无509大选前不可一世,嚣张跋扈那个款,好像比较谦虚,比较客气了。

终于“再见巫统”,以为只有媒体同业有所感慨,讵料大会结束之后,过去熟悉的巫统领袖排排坐,陪同阿末扎希和哈迪阿旺发布新闻时,眼见三个前吉打大臣即奥斯曼阿洛夫、马哈基尔、阿末峇沙眼中也有同样的感慨,尤其马哈基尔和阿末峇沙两人,竟在一边以眼神点算他们曾经熟悉的脸孔,感觉是在回忆那些年他们任大臣时一直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脸孔,尤其是流动性最少的中文媒体同业们,都在他们眼中成了难得的“风景”,甚至指著一两个特别熟悉的脸孔说;这是资深的,真正资深的,对于不太熟悉的反而会问;我任大臣时他做记者了吗?

这点“小特写”很人性,但也很现实,感慨大家有,但是大家都不一样了,感觉是关于上一个年代的风光事,关于上一个年代的风光史,巫统这个政党和巫统人,全都回不去了。

接下来的,已是巫伊人。已经没有巫统人,剩下巫伊人了。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州採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