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30 07:40:00  2123475
杨微屏.为何你富我贫
开屛论势

首相敦马哈迪指政府的首要任务是修补族群与乡镇之间的贫富悬殊问题,国内一些州属富裕,而吉打、玻璃市、吉兰丹却是贫穷州,东西马的一些土著处于贫穷,经济和财富落差太大,可能会产生暴力,因此共享繁荣是政府的愿景。

贫富差距问题在全球各国都存在,主要因素是雇员薪金被压缩、教育水平不均、贪污腐败。而经济增长越快,私人界的比重越大,腐败程度越小,政府医疗卫生支出越大的国家,贫富差距就会越小。

大马的经济体系属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市场上的经济基本资源集中在富人手上,如土地、劳动、资本及创业机会。涉及金融业者一般享有高收入,而从事生产业和服务业者的收入却很低。拥有越多资本的人不断快速累积财富,而只依靠技能和劳力的中下层则无法竞争,循环下去是富人继续用财富投资,穷人的收入不足应付开销。

但是,马哈迪从过去到现在,却一直强调农村土著从事不同的经济活动,和住在城市的华人赚大钱相比,没有获得相同的财富。这种论调在大马政府推行扶助土著的新经济政策超过50年后,还继续拿来当借口是不符事实的。大马的富人企业家包括华巫印裔,而中下层低收入者则同样概括各族。

公正党主席安华指出,政府必须推行利于各族的经济政策,并重新研究国内贫穷率,联合国研究报告指大马贫穷率是15%,而非2016年官方公布的0.4%。对于安华提出前朝政府在消除贫穷计划方面,每年拨款280亿令吉,但不透明化而出现纰漏,导致非渔民和非农民也受惠现象,现任政府应以此为鉴,查证任何扶贫助老计划的拨款程序是否涉及舞弊,并制定执行方式直接发放拨款给受惠的贫穷者。

政府机构和私人界的贪污和腐败会影响公平竞争,造成物资和机会被垄断,破坏国家经济,加剧贫富悬殊,严厉肃贪是解决贫富差距的必要行动。

乡区与城市地方发展不平均,导致就业机会不平等,加上我国金融政策的限制,贫穷或中下层收入者难获得贷款,加剧贫富差距。政府应放宽贷款条件,让低下层人民及农民从金融配套中受惠,作为创业及进行农业发展基金。

根据报告,40%公积金缴纳者的收入低于2000令吉,退休时户头只有几万令吉。贫富差距的主要因素是雇员薪金被压缩,在大马最低薪只是1100令吉,国内许多公司高层行政人员年收入超过百万令吉,但普通职员的薪金和生产力不成正比。而外劳人口超过670万人,本地雇主依赖外劳来降低营业成本,间接也压缩本地人工资的增长率,因此继续检讨我国最低基薪,是政府的当务之急。

另外,教育水平差距显示,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比只接受小学教育者收入高30%,没有更高教育水平就无法要求高薪。首相提出长远侧重于金融、管理的科目培育从商人才,另外配合2012-2030年共享繁荣目标,政府提出采用先进科技,创新与研发项目,包括拓展数码经济、航空航天产业、智能农业与支援工业革命4.0的服务业资源,我国教育领域迫切需要培育与时并进的人才,通过教育改善新生代在贫富差距之间的鸿沟。

作者 : 杨微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