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30 17:24:47  2123914
沙鲁尔:付Aabar值逾5亿美元·“不知债劵押金被挪用”
全国综合
5504CCY20199301144195519973.JPG
沙鲁尔阿兹拉准备上庭供证。


(吉隆坡30日讯)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强调,他并不晓得缴付给Aabar公司价值5亿7694万3490美元的债劵押金被挪用,以便1MDB资金转入刘特佐掌控的账户。

“若我得知这是为了被挪用,我肯定不会批准这笔汇款。”

他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一马发展公司(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第15天审讯供证时说,他在调查后才得知上述债券押金是由刘特佐安排,以便让1MDB资金流入其控制的账户,以挪用该笔款项。

沙鲁尔阿兹拉说,他得知1MDB向Aabar BVI支付的7亿9035万美元“债券押金”是由在逃的大马富商刘特佐安排的,目的是让1MDB资金进入他的帐户以便可以挪用,最终进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帐户。

他说,1MDB通过获取7亿令吉的“过渡性贷款”(bridging loan)和发行17亿5000万美元的债券筹集资金,完成收购云顶杉原电力计划。

无论如何,他对发行债券余额中的7亿9035万4855美元被挪用来支付给Aabar作为债券押金毫不知情。

他指出,如果早知道资金会被挪用,他就不会批准汇款。

冒牌公司用真地址
没察觉合约是Aabar BVI 

沙鲁尔表示,他在涉及Aabar的1MDB丑闻爆发后,才发现Aabar有真假公司,两者的差异是位于英属维京群岛的Aabar冒牌公司的名称多了“有限公司”。

他指冒牌Aabar公司甚至利用真实Aabar公司位于阿布扎比的真地址,因此他没有察觉合约涉及单位是冒牌Aabar公司即Aabar BVI。

“我曾到访该地址与IPIC及真正的Aabar公司交涉,所以它使用的是真的IPIC及Aabar地址,而协议里的公司简称是Aabar Investements,我并没有察觉那是另一家公司即Aabar Investments PJS(英属维京群岛)。”

真假公司名没明显差异

他于2012年5月21日代表1MDB能源公司(1MEL)与Aabar Investment PJS Limited签署“信用增强合作协议”时,真假Aabar公司的名字并没有明显差异。

沙鲁尔指出,根据Aabar在2012年6月27日信中所表达的意愿,他并没有察觉到Aabar Investment PJS和Aabar Investment PJS Limited的差别,当时他以为这家公司是IPIC的子公司。

售股没成功
没归还押金

沙鲁尔核实,1MEL香港安勤私人银行的账户于2012年5月22日接获9亿750万美元的资金,并在同一天汇出5亿7694万3490美元。

这9亿750万美元是收购TEHSB发出的债券资金的一部分,5亿7694万3490美元的汇款则汇入Aabar Investments PJS Limited在瑞士瑞意银行的户头。

他说,他当时相信该笔债劵押金将在1MDB子公司上市时,在首次公开售股中归还给公司。

“即使首次公开售股没有成功进行,我发现那笔债券押金并没有归还给公司。”

和阿布扎比联合发展发电厂
确信是首相授权任务  

他指出,2011年中旬,马来西亚和阿布扎比两国高层讨论政府对政府联合发展独立发电厂项目。

“纳吉和阿布扎比王储赛莫哈末扎益在阿布扎比皇宫酒店(Emirates Palace)进行讨论,我和罗丁瓦卡玛鲁(1MDB董事会主席)都有出席。”

他确信这是首相授权的任务,以及通过首相的指示及刘特佐传达的政府对政府事务。刘特佐还指称阿布扎比的会面是他安排的。

他说,出席会议者包括纳吉、阿兹林、洛丁奥卡玛鲁丁和他,惟他不记得刘特佐当时是否在房内,因那是王储的私人地方。

纳吉批贷款债券收购TEHSB

沙鲁尔指出,纳吉以财政部长于2012年3月26日致函给他,批准61亿7000万令吉过渡贷款及为期10年总值17亿5000万美元的连动式债券的建议,以集资收购Tanjong Energy Holding Sdn.Bhd.(TEHSB)。

他也核实一份志期2012年5月17日的文件,有关1MDB Energy Sdn Bhd和马来亚投资银行以及兴业投资银行价值61亿7000万令吉的设施协议(Facility Agreement)贷款协议。

他指出,这笔贷款是用于1MDB通过子公司1MDB Energy Sdn Bhd收购TEHSB的100%股本。

1MDB与Aabar拟联营KLIFD

沙鲁尔概述1MDB在第三阶段的投资交易,有关交易围绕在1MDB与Aabar的联营项目,项目围绕在吉隆坡发展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

他指出,早在2012年4月9日,Aabar发出了一封信予1MDB,说明他们初步建议是共同发展吉隆坡国际金融区(KLIFD)的Parcel A 1.0。

他指出,Tim Leissner在2012年6月21日的董事会会议,建议1MDB和Aabar进行房地产投资项目,并通过Aabar注入资金发展KLIFD项目。

“董事会当时未做决定,然而Tim Leissner告知1MDB需要76亿令吉以发展KLIFD的地产项目(23亿令吉)、大马城(18亿令吉)、以及债务(35亿令吉)。”

IPIC建议扩大合资企业
董事会:纳吉指示须实现  

沙鲁尔核实一份志期2012年11月6日,由IPIC致函予纳吉的信,内容说明IPIC提出扩大合资企业的建议,即整合Aabar Real Estate和TRX。IPIC也建议1MDB集资15亿美元,让这项合资达到50:50的比例。

他指出,董事会在2012年12月4日的结论是1MDB Aabar的合资项目是来自于纳吉的指示,一定要进行和实现。

刘指示2项目同时进行

沙鲁尔指出,然而上述价值共为56亿4900万美元(35亿7000万美元+5亿7900万美元+15亿美元)的联营建议无法马上落实,原因是对本应注入该联营的Aabar资产进行精密审查,时间方面紧迫。

他指出,然而,刘特佐指示这项联营与60亿美元的基金项目同时进行。

联营计划拟1MDB CEO署名

沙鲁尔确认志期2013年1月15日,他致给纳吉一封“1MDB-阿布扎比Aabar Investment PJS与马来西亚1MDB之间的60亿美元战略收购基金”信函。

他说,刘特佐通过电邮密函给他的行动计划,指示他发正式信给纳吉,要求他以首相身分,通过1MDB和Aabar Investment PJS之间的联营,为阿布扎比和大马之间的策略伙伴关系寻求融资支持。

他说,这封信由Jasmine Loo准备,他署名,刘特佐这样做的目的,是要令联营计划看起来是1MDB首席执行员提出,而非纳吉的主意。

纳吉指示速发支持信

他指总共60亿美元的联营资金也是来自刘特佐的主意,信件发给纳吉的目的是因为刘特佐希望获得财政部注资该联营计划。

“我同一天签署这封信,纳吉在我签名后,马上标注要财政部秘书长马上采取行动,显示纳吉要此事马上被处理。”

他说,曾有一次与刘特佐在讨论时质疑财政部是否能在极短时间内发出支持信,刘特佐说:“老板会摆平,别担心”(boss will bulldoze, don't worry)”,他的理解是纳吉将确保快速发出支持信。

他证实刘特佐从一开始就代表纳吉策划向联营计划注入资金并提供支持信。

他说,支持信是在短时间内仓促发出的,没有纳吉直接插手财政部绝不能做到。

首次公开募股后
1MDB仍是1MEL大股东

沙鲁尔指出,高盛集团所提呈的股权利差(shareholding spread)显示1MDB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后仍将是1MEL的大股东。

他核实一份志期2012年5月18日的“期权协议”(Option Agreement)文件,有关1MEL和Aabar Investments PJS Limited的文件;指这个认购选择权(call option)机制是由高盛集团在2012年3月19日的董事会会议中所提呈。

他当时对这类的金融架构完全没经验,因此完全依赖于高盛集团和其他董事会成员所提出的建议。

哥巴斯里南向沙鲁尔示志期2012年10月17日,有关17亿5000万美元的担保债券,票面利率为5.75%的私下配售备忘录,内容显示1MDB将发行17亿5000万美元的担保债券,这些债券将配售予高盛。

发行债券所得的净收益,即扣除高盛手续费后的佣金和支出,应由1MELL用来收购电力资产和用于一般公司用途。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