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2 12:04:00  2124510
黄顺光:可以死,不可以病
记者心视线

“可以死,不可以病”这句口头禅流传已久,但令人感到这句话的真正“意义”,是入院缝4针收四千余令吉的震撼事件。

话说哥打峇鲁一名老翁因为滑倒受伤,由于是凌晨时分,家人便送他到当地一家私人医院接受治疗,结果医生为他处理伤口及缝了4针,在医院住了一天后,结账时医药费竟高达4423令吉,平均每缝一针便叫价千余令吉。

当然,这种收费肯定引起伤者家属的不满,但医院也有他们的说词,即当天是国家元首华诞公假,包括住院及专科收费等,收费四千余令吉纯属合理。

私人医院的专业收费近年来经常引起病人的争议,最主要的原因是收取的医药费过于高昂,令病人无法负担,或认为被“砍菜头”。

也有传闻一些私人医院亦涉及对购有医药保险的病人漫天开价,或强行要一些只是患有轻微病症的病人留院,以索取更高的医药费。

上述情况相信只是一些害群之马的作为,但却已影响了私人医院的声誉,因此有“可以死,不可以病”的传言。

其实,政府在国民医疗这一块做得非常好,约10年前我在用晚餐时误呑了一小根鱼骨,结果鱼骨好像是鲠在喉中,但不会太刺痛。

由于翌日是星期天,我便到太平医院求诊,医生先以手电筒帮我检查喉咙,虽然没有发现鱼骨,但为了安全起见,他安排我照了X光,也没有发现鱼骨。

但是,医生仍不放心,特电召耳鼻喉专科医生前来,为我进行内窥镜检查,最后发现原来鱼骨已呑入肚,喉壁上因为被刺伤而有些疼痛而已。

虽然只是小事一件,但医生却是以专业的程序及手法为我治疗,而收费只是1令吉而已。

不久后,一名朋友也因为鱼骨鲠喉,而到私人医院把鱼骨取出,但收费却是三百余令吉,而且是10年前的收费。

其实,政府医院的设备及服务都非常良好,可能只是一些人对政府医院有负面的看法而已,如果更多的病患者对政府医院拥有信心并前往求诊,“可以死,不可以病”这句口头禅可能便会改写。

作者 : 黄顺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