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2 06:00:00  2124553
郭珂嘉:寒露.节哀
砂专栏


亲爱的砂拉越:霾锁愁城那段日子里,心情郁闷纠结以为承诺就会是一辈子的事,可是说过的话捏在掌心久了会成为汗迹变成污垢。这样的心情让季候风吹一吹,深锁的霾就滚滚而去还给你蓝天绿地,只是雨就昼夜说来就来,把思绪淋得淅淅沥沥,污垢在掌心里慢慢磨成了茧,稍一不留神被剥落得血迹斑斑。

在这个不再有霾气的早晨里,我就想起你生日才过没有几天,寒风就催促露水,许过去的梦还未来的脆弱,轻轻碰触就迸裂成无从兑现的诺言。但仍要给砂拉越你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滴,像水晶球可以许愿,可又如露珠般瞬间就消散,一如记忆里的你。

我是想你的,砂拉越。那些年我站在舞台上演过不称职的陈世美,说过一堆最终无法兑现的宣言,把热带雨林的情怀磋跎成绿色的戒指,不只是隔个南中国海让它随波逐浪而去。终年,我是鬓发霜飞兹兹念念当年朝堂上沉默的送行,就把砂拉越,你轻轻地托付给海的彼岸,渐行渐远渐无声。

日曦未升,我扶着腮角靠在阳台栏杆看远远渐渐清晰的山都望山,真能青山绿水有相逢吗?想想哪些年海浪逐沙滩的轻狂,潮汐来去,就只剩下再也回不去的少年,还有未竟的长长沙滩里守候不住的脚印与你。就像现在我即使踮起脚尖也望不到山都望山外的海,还是一朵朵浪花飞扑到沙滩上,一如政客嘴里反反覆覆的承诺,如澳门骗局里的心甘情愿。

亲爱的,我以为我早已忘记,只是当墨汁已干幻化为铅字的你的名字瞬间跑进眼瞳,就像打开了潘朵拉紧闭的锁,所有的记忆从深邃处泉涌而出,把夜染成黑色,在初一的天空里吞没了星光和月影。而砂拉越,你在政客眼里正在逐步被混淆成黑不是黑灰不成灰,在天亮之前任流言四窜,把十五的圆月画成窗玻璃上的饼,叫人民充饥。

是故。亲爱的,对不起。就像部长告诉华社,看场电影比教育重要得太多了。我错过的何止是曾经的曾经半夜场的首都戏院,还有完完整整,砂拉越你百年来的故事和点点滴滴。

节哀。我想说的,但无颜以对。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郭珂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