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3 08:00:00  2124979
丁杰隆.政府不是发展商代理
城乡大桌


确保国内房屋市场供需平衡,居者有其屋,弱势住户获得公平待遇,是政府的责任。但发展商因贪婪、追求暴利、高估国人购买力而导致大批高端豪宅过剩滞销,此时却要求政府协助向外国买家推销,变相成为房地产代理,则有点荒谬。

没有人可忘记,过去十年在盗贼统治下,马来西亚房屋发展到底是个怎样的乱象?

第一,大批水土敏感带、休闲绿肺和公共空间土地被割让、贱卖、偷龙转凤给私人发展商,如公园、河岸、废矿湖、防洪池和森林山坡地。如果没有改朝换代,我们或许不知发展商可以猖狂到直接开门见山向官员贿赂,游说地方政府进行不当的土地转让,或提高建筑容积率(plot ratio),乃至允许在人口密度已非常高的狭隘空地兴建高层楼盘。

目前公开报道的土地弊案,计有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被控收取发展商陈英文贿金,以提高吉隆坡士马勒路发展计划的容积率。陈英文上月已在法庭认罪。此外,东姑安南也被控收取发展商蔡金宏贿金,使市政局从“驳回”有关发展商欲购买市政局土地的申请决定改为“不阻止脱售”。

第二,发展商在政府土地规划上拥有庞大影响力。当捷运二号线(MRT2)于2015年敲定时,民众骇然发现当局突然放弃原定在安邦班登和蕉赖设站的计划,反而改道新街场——当时一马公司正在如火如荼推介大马城。今天,一马公司已成笑话,但大马城仍然充满许多不确定性,就算站点建好后短期也会无人问津。

因为发展商图利,捷运被迫改道,牺牲了安邦和蕉赖这些老旧社区里好几十万无法享用公共交通的中低收入民众。

第三,即便房价很高,但新房屋的品质和安全却无法获得不负责任发展商的绝对担保。单是今年,吉隆坡就有好几项个案。甲洞某售价介于40万至70万公寓,刚拿钥匙,业主们就发现停车场积水、电梯漏水、墙壁和天花板出现潮湿痕迹。同样的,加影某售价达60万公寓,也是刚拿钥匙,却因没做好地面水准测量、没有排水出口,导致各楼层走廊逢大雨皆积水,排水不良。更甚是,大城堡某栋正在兴建中的高楼公寓工地,由于进行混凝土浇筑(concrete casting)时支撑不足使到整层走廊倒塌,售价最低也要50万起。

当然,过去十年,也是大马房地产暴涨最迅速的10年。根据国家产业资讯中心(NAPIC)数据,大马整体房屋中位价从2010年近16万令吉飙高至2018年的逾30万令吉。2000年的平均屋价才约14万。问题是,房地产和土地价格翻倍,那些藉房地产开发所榨取的利益去了哪里?

过去盆满钵满的发展商今天若无法卖出过剩高端豪宅,理应按市场机制解决,而不是四处游说政府协助推销。大马购屋者协会也认为,若政府突然把过剩豪宅推向外国买家,只会变相鼓励发展商未来持续兴建更多高端豪宅,而放弃或避开兴建可负担房屋。

国家银行研究显示,可负担房屋在我国仍严重不足,2017年只有25%是可负担房屋,其余75%皆不是一般人可负担的水平。国人收入赶不上房价涨幅,购屋贷款增加,也间接提高家庭债务,购屋者的平均房贷在10年间已从18万增至42万。因此,政府应该更关注可负担房屋议题,优先提高可负担房屋供应,以降低目前过高的家债水平。

同时,大马必须更快落实政治献金法,并强制议员申报财产,这有助于杜绝土地贪污。第14届全国大选已证明,不得民心的政府,收再多资本家钱也不会赢得选举。正如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Jeremy Corbyn)常挂嘴边的竞选口号——政府应为多数者服务,而非少数资本家(for the many, not the few)。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