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4 13:19:26  2125801
保育萤火虫,给它无光害的家
护生



5272CLW2019921196185316785.jpg
夜访武吉加拉发现的萤火虫。(图 :Malaysian Firefly Blog)



“萤火虫,萤火虫,飞到哪里,飞到西,飞到东,飞到我家里。”

山脚下男孩唱的一首歌曲〈萤火虫〉,描述的是小时候家乡看到的萤火虫,但长大后却消失在夜里。

对现代城市孩子来说,要看萤火虫或许就要去郊区如瓜拉雪兰莪的“萤河”才能看到,但其实城市也有萤火虫的踪迹,只是因为城市光害太严重,让渺小的萤火虫绿光都被遮住而看不见。


萤火虫的命名,是因为它们身上发出的一闪一闪绿光,夜间看起来犹如会飞舞的星光,当中有些品种还有“团队”精神,可以步伐一致的一闪一灭,宛如协奏曲。

大多数萤火虫的光,都与其他生物一样,以发光来吸引伴侣,并与物种中的其他生物交流,但也不是所有种类的萤火虫都会发光,一些是靠发出香味来吸引伴侣。

萤火虫也被称为“昆虫类的老虎”,尤其在幼虫阶段,因为它们身上有毒,所以其他昆虫都不敢吃它们,而它们却是杂食动物,什么昆虫都吃。

黄仲熙(Sonny Wong),马来西亚自然协会的萤火虫研究员,2007年加入自然协会,此后十多年就一直致力观察及研究萤火虫生态。

他表示,人类要看到萤火虫必须到没有光害的地方,同样的萤火虫要繁衍后代,也需要没有光害的地方。因为雄性萤火虫需要发光吸引伴侣,而光害掩盖了它们微弱的光,所以它们需要更多体力去发光,最终要因为体内脂肪燃烧殆尽而死亡。萤火虫的平均寿命是两年。

他说:“并不是说城市看不到萤火虫,而是光害太严重了,有时我们的肉眼根本察觉不到萤火虫的存在,但它们一直都在,尤其是在交配期,雄性萤火虫更会加倍发光,所以在交配期看到萤河会特别光亮。”

目前,已经有一个国际萤火虫联盟成立,加入的国家超过200个,包括马来西亚。而每年的7月6日及7日更被定为“萤火虫日”,推广萤火虫保育。



5272CLW201992119655316777.JPG
黄仲熙致力推广萤火虫保育,经常在社区主办萤火虫保育讲座。



栖息地光害,影响萤火虫生态

黄仲熙表示,国内除了比较为人知的瓜雪萤河,东马也有很多可以看萤火虫的据点,其他地方如霹雳太平、柔佛都有,只是比较不为人知。

在研究萤火虫十多年里,他曾多次出席国际萤火虫论坛,其中一次更是在马来西亚举行。研究员发现,萤火虫不但是一种择木而栖的昆虫,同时也会择地而迁,当一个地方光害太严重或没有食物时,它们就会迁居其他适合的地方。

他表示,城市地区的萤火虫通常栖息在树丛或阴暗的沟渠边,光害对萤火虫是最大伤害,所以他建议大家如果发现住家附近有萤火虫栖息,减少使用强光灯,户外使用黄灯照明、需要时才开灯或安装自动感应器,避免晚间持续亮灯,把在水平以下直接照明,也就是在照明灯安装灯罩,不要让灯光射向空中。

“尤其是LED灯,强力的亮光不但影响萤火虫生态,它所制造的蓝光,也影响我们健康,尽管LED灯是比较节能。”

他透露,目前,全世界被鉴定的萤火虫种类超过2000种,大马已被鉴定的则有70种。

两年前黄仲熙的朋友在吉隆坡武吉佳拉路边发现发光的虫就告诉他,他去看了之后才知道是萤火虫。之后他曾带过一些自然之友去探寻。但之后越来越多人闻风而至,他担心会影响萤火虫生态,就不再带人去看。

“那是一个公园旁边小丛林,晚上10点过后,LED路灯熄灭之后就可以看到萤火虫。在街灯还亮着的时候只可以在沟渠边发现它们。除了萤火虫之外,也可以看到另一种叫做海星蜗牛,是一种会发光的蜗牛。”

“我们已经把这个讯息传达给有关部门,现在我们在商议,是否可以把这个地方保留为萤火虫区。同时,也希望可以限制该处的街灯亮度,或改为用黄色的街灯,如此一来可以保障民众安全,也可以照顾萤火虫的生态。”

他提到,除了光害,萤火虫另外两个灾害就是栖息地被开发,加上大量使用农药或喷射杀蚊药,污染水源,萤火虫的食物如小蜗牛、虫蚁之类也无法生存,令萤火虫找不到食物。


发展生态旅游,不忘保护河床

他不反对把萤河开发为生态旅游区,让人更了解萤火虫保育,但却反对使用汽艇载客。

他解释,保育萤火虫也等于是保护环境。因为萤火虫虽然归类为昆虫,但它不是害虫,反之是自然生态的一部分,负责吃掉害虫。一旦没有了萤火虫,害虫大量繁殖,生态就会失衡。

“再者,它也是一种生物学指标,因为有萤火虫生长的地方,就代表那个地方没有受到污染,是良好的栖息地。”

“萤火虫喜欢栖息在有水的树丛,当河床或河边的树林被大肆砍伐,它们就无法找到食物,所以要保育萤火虫就必须保护河床,这一点瓜雪的萤河有做到。早在1970年,大马自然协会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奇景,就建议当地人用船载游客参观,发展生态旅游。随后瓜雪县议会在80年代接管,建码头,禁止用汽艇,把附近列为保育区,重植红树林,使瓜雪成为一个生态旅游区。”



5272CLW2019921196185316786.jpg
武吉加拉是吉隆坡可以看到萤火虫的地方。(图:Malaysian Firefly Blog)




保育工作,日本台湾做得最好

黄仲熙表示,日本和台湾的萤火虫保育做得最好。尤其是日本,萤火虫已经成为该国象征文化之一,所以广泛种树打造萤火虫栖息地,在每所学校教导学生繁殖萤火虫,设立萤火虫保育法令,甚至有专业的萤火虫饲养员。

为了推广萤火虫保育,该协会经常与社区组织办保育活动,教育民众如何保护萤火虫。不过,目前国内活跃的萤火虫研究员,包括黄仲熙在内也只有5人,主要是大学生及甲洞森林局研究员。

因此,黄仲熙希望对萤火虫有兴趣的人,可以加入它们的研究行列,一起为萤火虫保育出一份力。


大马自然协会网址:www.mns.my
国际萤火虫联盟网址:www.fireflyersinternational.net
黄仲熙个人电邮:[email protected]

作者 : 张露华、冯依健(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