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8 07:00:00  2125915
【特辑/香港香港,我有话说】魏雪仪/金子的心
文艺春秋


图/francoillustration


Takuro到了波兰。他去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看了二战时期被迫害的犹太人,吉普赛人和波兰人留下的遗物。

多到像山的鞋子,男式女式都有。在已经黯淡的一片黑灰皮革之中,绣着彩色小花的厚底凉鞋特别显眼。

遗物中还有多不胜数的锅碗瓢盆。浅蓝色胖胖的红花珐瑯牛奶壶,孩童棉质的蓬蓬吊带裤,几十年后看起来还是那么兀自欢喜,不知世事。

我说这真让人难过。

他说他不明白这一切。

艾未未也曾经在汶川地震后在慕尼黑美术馆展出名为《深感抱歉》的作品,用九千个书包拼成一道墙和一句话:她在这个世界上开心地生活过七年。

看到这些鲜艳的书包,那些阿拉伯数字2008年/5月12日/十多所学校应声而倒于是让人觉得疼痛。

这些器物影像让无以名状的情绪变得清晰,我好像看得见穿着吊带裤的小朋友牵着碎花凉鞋奶奶的手,他们尚未察觉厄运,奶奶还把牛奶壶带上了,也许可以在远方的早餐上用上呢?

我好像也看见蓝色书包和黄色书包的小朋友刚上小学一年级,地震那天她们可能缓缓地死去,彼此在彼此身边。

顺着书包可以捏出一个小小的肩膀,让悲伤尘埃落定。

当被问及为什么我们关心香港……

为什么呢?

我想可能……可能是香港在很早之前就准备我们了。

是陈果陈可辛/许冠杰许鞍华/王晶王家卫/是西西是也斯/My Little Airport和麦兜吧。

影像,文字和声音准备好了关于霓虹招牌的街道,天水围的模样到红色小巴在街道穿行时,那把声音:司机唔该有落。

那些影像堆砌出一种市井鲜活生猛的精神,日子再艰难也要努力揾钱。漂亮的女子再触不可及,也要拼尽全力。这种努力不是蹙紧眉头呲牙裂嘴的苦情戏,里面更有一个自嘲和调侃,知天命和韧性都同时存在他们身上。

从小新年电视台会巡回电影马拉松,那时看了无数遍的《女人四十》和《甜蜜蜜》。我当然是看不懂为什么张曼玉选择了曾志伟,为什么她看到曾志伟背后的米奇老鼠后,她那副又哭又笑的表情?

那些大人他们看起来有点彷徨,就连黑社会老大也彷徨,不知他们害怕失去什么又拼命努力什么。

西西在《浮城志异》有这样一段:

“在很多很多年之前,城忽尔升到半空去了,上面是飘渺的云层,下面是汹涌的大海,城既不上升,也不下沉。这是关于浮城的故事。”

“他们渴求稳定繁荣的社会、温暖宁静的家园,于是他们每天营营役役,把自己操劳到如同蚂蚁、蜜蜂的程度,工作的确可以使人忘记许多忧伤。”

在浮城里面,人们也是沉默地漂浮在半空中。

一些人离开了,一些人默不作声。渐渐地他们打破隐喻,走上街头,一起走过了一百天。

E在伦敦,我在槟城,隔着七小时的时差,我们看见记者被打倒下,在凌晨四点看特首召开的紧急记者会,常常我觉得我们得了Bipolar,一时难过一时大笑。看到地铁车厢里面手无寸铁的人抱在一起大哭,我们也感觉绝望。看特首抚摸地铁站入闸机,你真的很难忍得住笑。

我需要E,我想她也需要我的。

有一天朋友来我家,他躺在沙发上:“香港的经济要被他们搞垮了。”

我不要说话。

“总之两边都有错,我谁都不帮。”

我不要说话。

“他们真是一群白痴!”

我感到愤怒,全身微微发抖。我总是很没用,一生气就会想哭。

“你才白痴!”

十四年前的老电影《Thank You for Smoking》里,男主角从事香烟游说工作。孩子问他吸烟明明就对健康有害,你怎么办呢?他告诉孩子:

“你不需要去证明你是对的,你只需要证明对方错了,那就行了。”

这个世界的政治和时尚一样,都偏爱复古。他们乐此不疲地编辑真相,最重要快速易嚼。不管内容多荒诞,总有人愿意一口吞下。

夏天就要过去了,秋天会怎样到来?强权撕裂的伤口已经长出花来但每天都有新创口流出红色的血。全世界都看见这个浮城有着敏捷,勇敢,有创意,坚韧如水的人。

我甚至不知道要怎么祝福他们了,他们已经拥有金子一样的心。


作者 : 魏雪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