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5 07:50:00  2126086
黄泉安.财算前夕重温反GST语录
开门见山


这个玩笑开得很大!2020财政预算案将于10月11日提呈国会,倒数最后8天首相马哈迪竟对外宣称如果人民认为消费税(GST)比销售与服务税(SST)更好,如果人民大力要求重启GST,政府会研究和考虑是否要重新落实GST制度。

废除GST是希盟铲除国阵与纳吉政权的重要武器,500多天前的全国大选得到人民奋力买单支持,希盟改朝换代后也领先落实竞选宣言并以SST取代之,人民征税的痛苦是否就此结束仍待商榷,但在马来人尊严大会前马哈迪突然这么说辞,如果付诸行事,谁敢再说好马不吃回头草?财政部长今后怎么做人?尊严何在?

当然,马哈迪没令林冠英财长过份难堪。他说:“如将GST纳入2020财政预算案会比较难,但以后才实行就比较可能。”

马哈迪也在同一个场合再次强调,他的首相工作还没完成,现在就要定夺交棒予候任首相安华的日期会有难度。弦外之音,只要马哈迪留任首相宝座的一天,他会是重启GST与否的重要推手。

重启GST的第一炮,来自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主席卡玛沙列教授,他呼吁政府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重新推行GST,并建议将税率调低至3%。他的呼吁,获得众多经济学者及执业经济学家的回响,大马厂商联合会(FMM)也落力支持。

废除GST的第二炮,是来自经济学家佐摩博士,他曾是希盟政府百日新政受邀与敦达因一起打理国家经济清单的五人委员会成员。佐摩博士向来反对GST与SST,认为两者都有许多缺陷,而且这两个税制都不能与时并进,只是财算倒数时间迫缺,他不赞成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重新推介GST,反而建议政府使用精明税来取代。

佐摩博士宣传称,要设计与时并进的税制并不容易,何况国内和世界经济学家对此课题进行研究时,也抱有不同的看法。

扫描我国中英巫三大媒体对马哈迪考虑重启GST的报道,重点都一致响应市面经济翘楚的赞好,唯有The Edge金融日报则引述税务专家的论调,以封面头条姿态倡议GST无需再U转,但现有的SST制度仍有改善的空间。

前朝政府于2015年4月1日施行GST,税率高达6%,当时政治氛围众说纷纭,并与一马公司丑闻挂钩,被民众批为时任财长纳吉想通过巨幅课税来填补国库虚空的手段。这个说法,曾在选民脑际与大选票箱获得回响。

但是,现在希盟政府执政仅过500天,焉何民意竟然如此大转变?

国内经济专家多数赞同重启GST,若是归纳他们的立场,主因是布城国库虚弱,而时下国际油价低迷、中美贸易战掀起经济成长不明朗气色、我国国债高企不降反升,因而期望政府能在民间受尽熬煎时刻协助庶民共度时艰,减轻种种日常消费的压力负担。

经济专家也劝勉当朝政府需从前朝施政的弊端获取教训,因为纳吉时代的GST制度,退税准绳存有许多不老实、不透明的运作方针,与标准运作指南所列的退税时限根本牛头不对马嘴。其中最大弊端,就是过分拖延GST退税,造成众多中小型厂家与生意人面对现金流困境。

普遍上,经济学家都认为,若政府决定重启GST会是一件好事,因为与SST相比,GST是一个比较完善税务制度,纯粹基于消费量征税,为低收入者提供生活线的安全网之外,也对富裕者多消费就征收更高课税,以示公平。不过专家也认为,政府不能仓促重启GST,它可能需要一两年的过渡期,而目前则必须先解决4年前实施GST时出现的问题,以免加重人民的生活负担。

这些言论,对希盟内阁与财政部长都是警钟,因为人民只要裤带洞空就会人穷思变,情绪思维也会大幅度转变。这点,林冠英财长本身应有更大的个人体会。

去年大选前夕,他曾因槟州首长身分带动学生高唱“ABCD……GST”的所谓《消费税之歌》,被政敌批评为向孩子灌输仇视联邦政府,被迫出来澄清解释。但基本上,林冠英对SST制度的坚决与信心,可从他出任财长之后的言行录获得证实。

去年8月间,林冠英出席槟州中华总商会“与财长有约”讲座会,有人提问政府为何不降低GST或扩大免税物品范围,反而是重施SST。他回应时说,GST制度虽然更透明化和有效率,但却加重人民的负担,况且GST是多层次的课税,比如业者原可在2个星期领回GST退款,但事实上竟有人迟至3年都仍未收到退税,导致物价上涨。

同样去年8月间,林冠英财长揭露,GST自2015年4月落实至2018年5月31日期间,政府拖欠商家194亿令吉的GST进项税,没有退税给商家,而当时退税账户只剩14亿9000万令吉。

去年10月15日,林冠英在国会答问时间宣称,希盟政府不曾许诺实施SST后我国物价不会上涨的言论,他促请任何人出示有关的证据来佐证,否则反对党不能随意污蔑希盟政府。

无论如何,纳吉时代的GST退税机制的确出现严重弊端,而且退税数额总达194亿令吉,触发中小型厂家及生意人的现金流周转危机的说法,是大有根据的。只是,林冠英财长早前把这笔194亿令吉GST退税列为“不翼而飞”却言过其词。

今年7月中旬,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宣布一致同意比原定时间(7月17日)提前一天,向国会下议院提呈194亿令吉消费税退款不翼而飞事件的调查报告,主旨是要避免各造对报告作出更多臆测。

根据国会记录,针对194亿令吉消费税退税事件,公账会自2018年8月15日开始召开多达10次听证会,受传召所有涉及的单位及人士,包括前任与现任财长及前第二财长、前任与现任秘书长、关税局总监及国家总会计师。过后,公共账目委员并综合总稽查司、总检察长及10名证人的口供,耗时11个月完成调查报告。

结论是,公共账目委员会发现GST收入,并没不翼而飞!

根据公共账目委员报告,该笔194亿款项是没依据条例汇入GST退款基金信托户口,反被转用于应付管理及发展开销。换句话说,当时纳吉因国库拮据而事急马行田,延迟把统一收入户口的款项汇入GST退款基金信托户口,以保持国家现金流状况,避免出现赤字管理的法则,即管理开销不可以超过税收。

下议院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诺莱妮说,前朝政府没有按照2014年GST法令54(2)条文及2015年3月13I日的GST退款信函的规定,将所有的GST所得必须先汇入GST退款的户头,而是直接将GST所得汇入统一税收户头,然后才在有需要的情况下,逐一转移款项至GST退款,是违反了GST第54(2)及54(5)条文。

此外,GST法令67(1)条文也规定,在关税局接获GST-03电子表格后,GST退款必须14工作天或实际的天数退款予申请者,至于非电子呈报的表格则可在28天内退款,以保证能在法律规定期限退还进项税。

公共账目委员会也指出,希盟政府现已宣布动用国油的300亿令吉的特别分红来支付GST退款,公账会也就此课题提出数项建议,包括政府在管理国家财政问题时,必须更井然有序及公信力,同时必须遵守国家法律。

追根究底,前朝政府处理GST退税出现严重弊端,主要是纳吉过于高估GST净税收,以为可占GST税收总数的65%,而条例则规定每年需将35%的GST收入转至退款户头,但实际上却不足于应付商家退款的申请,因而征税与退税出现严重落差。根据听证会期间的口供,公账会发现,退税总额应转移至少42%的退税金额,才足以依期退税。

由此可见,希盟政府今后的理财方针,若只是假借纳吉时代的GST退税弊端来直接否定它的课税功效价值观,是很危险的理论基础,后患无穷。马哈迪应该是看到这个真理,问题是:林冠英现今是否还有本钱表示不同意?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