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8 07:00:00  2126354
光头佬/形神兼备话肖像
物外游

近前,偶读沈西城刊载于香港《苹果日报》的专栏,提及他在70年代初第一次见到董桥时的印象:“才三十出头,高高瘦瘦,半头蓬发,一脸秀气……”。突然,让光头佬想起廿余年前的一桩陈年旧事。记得,约莫在1996年左右吧,光头佬因到当时已搬迁至旧巴生路的中央艺术学院探访师长时,竟与台湾水彩画大师马白水先生及其夫人不期而遇,那时马先生确实年岁已很大了,话语不多,一脸笑容,一团和气,让人心里感觉很亲切。印象最深刻的,倒是给马太太赞了一句“长得很秀气”喔,害得光头佬心里爽了好一阵子。原来那些年,我们都曾经秀气过,哈,真搞笑。

说实在的,由于其貌不扬,光头佬从小就不喜欢拍照。不上镜是一回事,万一拍出来的照片效果令人看了不舒服,岂不是有碍市容?更遑论是给画家画像了。偏偏寒舍却无端跑出几张还见得人的肖像画,充其量,那是经由日行一善的画家朋友,经过一番美化后的即兴之作,堪比时下流行一时的“美图秀秀”功能。好生感激画家朋友的一片美意、一点善心,用心捕捉稍纵即逝的光影形象,也算是功德一桩。

替光头佬画像的第一个画家竟是鼎鼎大名的杰出人物画家许量嵌,啊!那已经是廿年前的旧事。当时,光头佬因在某艺术学院谋职,恰好与同事驱车往港都滨华中学负责招生事宜,没想到巧遇了数位画坛朋友,没想到画家好友许量嵌与以前就读美院时期的老师谢惠载先生莅临现场给学生画像,就顺便当了临时的模特儿,心甘情愿的被摆上台,才留下了有生以来的“处女”肖像画。看他随意挥洒,看似漫不经意的在画布上涂抹一番,轻描淡写之间,竟能准确地捕捉到当时尚未光头的光头佬神采,无论是样貌或神韵,皆令光头佬感到十分满意,心里由衷的佩服他扎实的写实功力。鉴于底子打得好哇,这就是他后来在画坛上显山露水的最重要本钱了。

4377TLK20191041424455623578.jpg
名画家许量嵌为光头佬画的肖像。


4377TLK20191041424435623574.JPG
谢惠载老师绘赠的肖像画。


4377TLK20191041424435623573.jpg
谢忝宋老师之水墨肖像。



话说光头佬认识量嵌甚早,早在他刚从吉隆坡美术学院毕业,首次在Istana酒店举办四人联展时,就悄悄迷恋上他笔底下的东海岸马来少女系列作品了。擅长描绘马来美少女的量嵌,是当时少数优秀的人物油画家之一,记得当年他在越南赢得东南亚区域菲利摩立斯当代青年艺术首奖时,那一则由马新社传来的新闻稿还是经由小弟亲手翻译成中文稿的呢,而且刚好手上还存有他的作品图片档案照,就顺便图文并茂的刊登在隔日的报端矣。

4377TLK20191041424445623575.JPG
《海之回声》


当然,喜欢一个画家,往往就会想尽办法去收藏他的作品,以便能把他的作品悬挂在家中最显要的墙上,朝夕相对,爱之惜之,以期能日久生情那种。

量嵌最让人沮丧、失望、崩溃的地方是:他,的,作,品,很,少。他画得少,少之又少,大概一年就画个几张,一个巴掌数得完那种,他的忠实拥趸又那么多,供不应求啊!总之是一画难求……

光头佬第一次入藏量嵌的作品,也是极尽千辛万苦、浪费好多口水求来的。当时,大约是2005年,从他的炭笔肖像画个展结束后,剩余的作品中挑选出来的其中一幅《马来少女》:画中的马来美少女,迎着风,微微露齿,盈盈一笑,啊!整个心都被伊人融化掉了,简直是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

4377TLK20191041424445623577.jpg
挂在家中墙上朝夕相对的马来美少女。


尔后,光头佬也曾在一场本地的艺术拍卖会上竞投一幅许量嵌的《女体》人物素描,因为那场拍卖办得不咋地,不理想,好多画底价订得偏低,现场买气却又不强,为了避免好友的画作流标,所以光头佬就举牌把画买回家啰,毕竟是好友一场。

4377TLK20191041424445623576.jpg
拍卖得来的《女体》素描。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