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6 00:10:00  2126645
陈绍安‧SST和GST一样苦!
天马行空

马华从2018年6月至2019年7月间,监督百种货品价格变化后,发现有67种货品价格上涨,涨幅介于约1至88%,当中红辣椒油涨幅高达88.06%。

如此监督法,在2018年6月之前是希盟各党最擅长的任务,当时希盟群起监督物价,用以佐证SST导致通货膨涨之说辞,选民基本上也都信了,结果SST成了终结国阵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或是最后一张符咒。

这一回,换成马华用各种奇怪的方式监督物价。根据马华政府监察组总协调黄国辉说法,他们是从马来西亚统计局获取百种货品价格的数据,对比之后发现蔬菜、水果、肉类、海鲜、饮料、家用电器、乳制品、医药产品、食用油等,很多都在涨价。

另有人批评如此监督法不专业,怀疑马华此举是取同类货品中最廉价和最高价品牌对比,如此就无法反映实际价格升降。但是,相信马华这一公布的也大有人在,且都在揶揄希盟取消GST,换上SST之后不但无法解决问题,反令物价更快速攀升。

而且,改朝换代后,政府追税之势让纳税人哮喘,自愿申报特别计划反应欠佳,被说成是纳税人对此了解不多,或一无所知。只是,税收局自去年就此计划陆续发函通知纳税人时,就已有不少纳税人吓一大跳,自认常年如实报税,何以还被盯上?

站在政府位置思考,不论SST还是GST,都会有不同的压力,再怎么不同,毕竟还是压力。

站在纳税人位置思考,就更能感觉SST处理不当,也会形成税制高压,尤其随SST落实之后,纳税人不只马上陷入加强监督公司税、所得税的压力,还要面对地方政府门牌税、地税等等等杂税狂追。猛追税之同时如果物价稍降,倘可平息心中闷气,事实是物价没降反升,不要忘了纳税人还要面对水费、电费、汽油等等等,几乎所有基本生活费用,无一可免于升。

税压当头,物价上涨!这不只是马华说的,也是吉打伊党和巫统一直在州立法议会提出争论的课题,大家都说中产阶级月入几乎都已被各种税务锁紧,或被基本开支搾得所剩无几,更何况乡区贫民?大选前非常期望GST换回SST之后,一举解决物价问题的小市民们,现在也开始觉得GST和SST没两样了,都阻不了通膨,降不了物价。

问题到底出在哪?

尽管很多税务专家都说,GST才是解决问题之道,但是已从GST换成SST,现在又要从SST恢复GST,谈何容易?人民不喜欢的U转,政府都已U转好几回,偏偏人民想要的U转,政府硬是不U转,这多少已令人民反感 ,包括过去同样不喜欢U转的纳税人,今日也都已被搁在全球经济放缓,个人和公司钱包相应缩紧的刀尖上,迫不得已也都开始呼吁税制U转了;只有能让全民在全球经济放缓当儿稍喘一口气的,才算好T!

但是要承认GST,对希盟而言是很尴尬的事。希盟当时为了赢得政权,不得不把GST摆上台,且得尽可能让所有人相信,只有恢复SST国家才有救,也只有希盟才能重拾SST,并以SST引领全民重回兴盛、繁荣的年代。

大选前,GST是脸书上人人喊打的“过网”老鼠,尤其被希盟指认为物价高涨,是民不聊生、万恶不赦的始作俑者。

现在,SST了一年半,就连马哈迪也说要寻求改善税制的方法,包括推出新税务以提高税收效率。马哈迪没有说明“新税”是否包括重新引入GST,只在被问到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早前建议重启GST的课题时回应说,如果人民认为GST比SST好,也认为有必要重启GST,那么政府会考虑这项要求。

马哈迪还承认,现在希盟政府成了自己竞选宣言的“受害者”。他说;“其实,我们以为会输掉(大选),所以我们列出了很难(实现)的一些事项,这样一旦我们输了,(旧的)政府就会被‘套住’。”

是的,从国阵到希盟,从GST到SST,人民要的其实也不是转来转去,SST和GST之间U转与否,真可让物价回稳?看来,真正问题出在“政治上的诚实和精明的管理方式”;没有最好的税制,而不当说辞和处理方式,伤民啊!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