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7 07:27:00  2126913
温思恳.如何看待恢复GST的建议
磐石之上


2020年预算案还未公布,国内突然传来恢复消费税(GST)的建议。霎时间,消息在网上炸开,揶揄和谩骂声传遍网络。

首先,政府并没有主动提到要恢复GST。倡议政府恢复GST的机构是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乃一家非盈利的独立组织。有看财经新闻的读者一定不会对这家机构感到陌生。随后,一些机构和经济学家也陆续表态支持恢复GST。因此,目前要怪罪政府还言之过早。

当然,民众错愕的反应我们完全可以理解。要知道,废除GST一直是希盟选前的最大承诺,怎能说要改就改?况且,希盟多次U转的纪录也已经叫人民失去了信心。朝令夕改只会让国家机制和人民无法适从,大家都明白这简单的道理。

然而,专家为何偏偏就在这个敏感时刻发布建议呢?理由很简单,因为预算案本来就是要为国家打造健康的财务状况,他们当然要在这关键节点上建言献策。

全球经济放缓已经不是什么新闻。随着国际油价的下滑及中美贸易战的升温,大马将面临更严峻的财务挑战。

决定废除GST,一开始就是一个高风险的抉择。相差仅一个英文字母,销售和服务税(SST)的执行使联邦顿时少收了几百亿令吉的税金。如果今天是太平盛世,希盟姑且可以靠公开招标、搁置发展等撙节方案来重振国家经济。但随着国际局势的不明朗化,专家更关注的是国家是否有应对经济衰退的能力。

当初为了赢得选举,希盟孤注一掷以废除GST为头号承诺 ,孰料在纳吉效应下果真赢得选举。对于这一点,马哈迪也毫不避讳坦言政权赢得出乎意外。面对选前所夸下的海口,希盟如今是身不由己。

坦白说,笔者打从一开始就不认同废除GST。以SST来取代GST,本来就是开倒车之举。目前,全世界有超过八成的国家执行GST或类似的税制。虽然说执行6%的GST意味着更高的整体税额,但它是一项更具公平和透明的制度。对于一个严重依赖石油收益的国家而言,GST可说是大马多元化和稳定税收的首要渠道。

可悲的是,为了赢得选举,政客们才不会理会国家长期发展的需要。只要能够胜选,哪怕是借钱来推行任何民粹政策也在所不惜。放眼看看欧洲的许多经济体,他们同样是陷入民粹的挣扎。

假若没有废除GST的承诺,希盟可能不会胜选。如今顺利当上了政府,希盟却被自己的承诺困住,这就是民主的典型缺陷。

那么,要如何解读恢复GST这个课题?

站在宏观经济的层面,恢复GST是利多于弊。GST有助于减少经商成本,也具有高效率、透明等优点。从广大消费者的角度出发,恢复GST则是弊多于利。简单的逻辑,如果GST的整体税金高于SST,这也意味着人民将支付更多的税务;除非政府愿意把它调低于6%。无论如何,只要政府懂得善用资金来发展经济,其经济回酬将远大于百姓所缴付的成本。

如果说经济环境没有大幅度恶化,相信希盟不会想要急着恢复GST,毕竟这将是大马有史以来的天大笑话。假若国家经济面临挑战,政府唯有调高现有的税率,又或是转向发放国债来筹资。真的不得已的话,希盟就会有如敦马的发言般,以“顺从民意”之理由来恢复GST。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笔者希望当初政府是调低GST,而不是把它直接废除。如今搞到进退两难的地步,是国家未来领导们必须引以为鉴的一堂教训。

作者 : 温思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