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7 08:10:00  2126915
张晋玮.GST风云再起
微观时事

大马取消了消费税(GST),以SST取而代之一年后,经济学家建议让它卷土重来,敦马说如果人民认为GST比SST好,内阁可以研究此事。从经济学家、政党到商界,都提出了不少支持GST卷土重来的论点。

据报道,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 )认为GST是一个公平的税务。这一个论点具争议性,关键是对谁比较公平。对某些商家来说,GST可能比SST来得更透明、更公平,但对消费者而言,情况却并非如此。

如果你的月收入比我高很多,你缴付的所得税自然也比我高,这一种税务属于累进税(progressive)的一种。但GST反其道而行,无论你我挣多少,我俩消费时都会交同样的税率,对很多人而言,这并不是一个最公平的安排。当然,经济学家也提出把税率设定在较低的水平,并且给某些基本必需品免税,这不能确保GST绝对公平,只能说是减低它不公平的程度。

与其说GST公平,不如说它效率高,它让人们消费时不知不觉地缴税,收税无间断,要逃税也逃不了。在大马第一次推出GST时,当时的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冲击政府收入,专家认同GST是及时雨,它帮助大马政府度过难关。如今全球经济低迷,各国不是降息刺激经济,就是政府掏腰包推动发展。在这时候,若GST能提高政府的收入,也是一个受欢迎之举。

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GST在2015年推出初期,为经济带来了不少阵痛,这一些都有数据可以证明。根据MIER,消费者信息指数在当年全年走低,过了3年后才回到了2014年的高点。消费欲望减少,零售商的生意难免一落千丈,GST的阵痛不容忽视。在环球经济如履薄冰的情况下,大马能否承受另一次的GST阵痛,这是一个风险。

我曾在〈废除消费税的挑战〉一文里提出过一个观点,废除GST未必能减低物价,因为它要靠诚实的商家把利益还之于民,这不是必然的事。但如果GST卷土重来,物价上涨却是必然之事,因为无论商家诚实与否,GST都会给它们加价的理由或借口。

如此一来,GST卷土重来将会再次激怒人民,让刚从遭受第一次GST打击后逐渐恢复的消费者信心再次跌落谷底。此外,在电台也听过商人受访时埋怨GST退税缓慢的问题,看来,商界反对GST的声音也不小。

许多人认为GST是政治的毒药,从澳洲到纽西兰,不同政党都因为推出GST而失民心,最后失去政权。在大马执政了60年的国阵也在推出GST后第一次丢失政权。废除GST是希盟的竞选宣言,重启它就等于背叛选民,它对希盟的支持率会带来负面影响。因此,除非选民突然对GST改观,否则希盟应该不会贸然重启此税。

有人说,世上没有一个推出GST的政府能继续执政,其实不然,印度的莫迪推出了GST后,在今年的大选中仍然保住了政权。GST不是一无是处,全球有160个国家施行它,它是世上最高效率的税务之一。在大马政府提出废除GST时,国内也有许多支持保留GST的声音,笔者是其中一个。

GST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时间点上。若在短期内重启GST,这等于要大马人5年内承受两次的冲击。再看一看全球经济,贸易战在迅速地蔓延全球,美国距离下一个经济灾难进入了倒计时,中国经济也在持续放缓。这一些不确定性在打击每一个人的信心,要提升国人对国家经济的信心,重启GST对事情毫无帮助。

大马自2011年提出GST,直到2015年才正式落实,但在短短3年内就被废除了。多年来,大马人与GST擦身而过,最终与它的相处也是短暂的。有时遇到对的人与事,却未必在对的时间。GST适合很多国家,也可能适合大马,但因为时机不对,所以成为了大马的过去,有时候,过去的最好就让它过去。

作者 : 张晋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