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9 07:00:00  2127457
脚车失窃/紫石(斯里肯邦安)
星云

前些日子,缅甸善心企业家迈克购下新国一万部废弃的oBike共享脚车,赠给该国贫困家庭的孩童,尤其协助乡区学生,让他们无需每日长途跋涉走路到学堂。这份善意确实振奋人心,在公共交通不便的乡区,脚车无非是理想的代步工具。

脚车是工业时代来临,人与机器互动的微妙隐喻。在70和80年代,脚车以其机动轻便,一时成为新村的代步工具。我的孩童上学时代皆以脚车代步,那是一段追风的少年时光。我常自二楼的课室看出窗外,同学们的脚车于围篱旁的油棕树下排成一部备战的铁马队伍。阳光从油棕树叶隙缝筛下,脚车金属轮框折射出一圈一圈金光闪闪的光晕,正气凛然。偶尔天色骤变,铁马队全军覆没在滂沱大雨中,尴尬、狼狈。最叫人震撼的是放学时通往村里的校门,蜂拥而出的脚车仿佛临演一场逃离剧。

某日放学找不到脚车回家,我紧张兮兮的找遍校园各个角落,则枉然。最终学生走光了,只剩下几辆脚车在绿茵上默默无语,我的脚车则依然没出现。经验告诉我这脚车准是被偷了。真是沮丧,上回弄丢了一辆,足足耗尽家里整个月的生活费才足够置过新的一部。这回历史重演,受母亲责备在所难免。最无奈的是母亲的血汗又将付诸于水。恐怕这个月份家里的干粮杂货又得赊账了。我困扰着,就在彷徨无助的当儿,一辆如姐弟共骑的黑色女装脚车让我突发奇想。我揣测自己忘了把脚车上锁,结果让人给骑错了。理由是这辆脚车与我的脚车太相似了。于是我不疑有他,迅速找来一块石头落力的把那脚车锁敲开。

得逞的我骑着一颗很不踏实的心回家。

隔日我骑着那辆用石头“敲”来的脚车上学去,期许能够与错骑脚车的“那个人”换回自己的脚车。上午,不想的事却还是发生了。课室里广播器传来校长沉着的嗓子:“学校的某个同学不见了脚车,知情的同学请到校长室。

我心虚得很,揣测对方找不到脚车慌张的模样。沮丧?无助?我想了想心里越发别扭,最终拗不过自己的良心,向校长自首去。

我不知道,脚车失而复得的那位同学,当时是不是很开心。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某个地方,神要谁快乐,先使他失去他的驴子,再使他找到他的驴子。想像那人在找到驴子之时,抱着驴子亲吻,围着驴子跳舞,大叫着,我的驴子!这是我的驴子!神对那人毕竟仁慈。在现实社会里,神要谁快乐,先使他失去的驴子,却难保能寻回他的驴子,哪怕只是一条驴腿。

回想当时憨憨自首的样子,甚是尴尬、狼狈。有时确实觉得自己憨。假设当时我稍微把脚车改装,胆粗粗的把那辆脚车占为己有,任谁也辨别不出。只是不知接下来的日子我能否骑着一颗踏实的心?

所谓三岁定八十。某次在车子里,朋友揶揄:“你开车的坐姿看起来有点憨。”他大概没敢直说我憨。那瞬间我突然发现,憨了一辈子则安然无恙,乃是我佛慈悲。也许这就是所谓,憨人有憨福了。

诚然缅甸企业家迈克怀着憨厚的心而买下他人认为毫无商业价值的废弃脚车协助该国贫困的孩童。他小时候每日徒步上学,汗水淋漓。他是多么渴望有辆脚车代步。就因为他心里明了对于贫困孩童,脚车就像是寒冬里的一股温泉。如今他有能力让这群孩童每日开心的骑着脚车去上学,不愧是件美好的事。想像孩童双脚使力踩在脚车踏上,脚车齿轮一圈一圈转动着,仿佛小朋友的命运齿轮一圈一圈转向美好的未来。

作者 : 紫石(斯里肯邦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