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19-10-07 19:24:01  2127545
黄淑微教材设计超可爱!家庭性教育不尴尬
教育专题

我们都知道性教育很重要,可这却是个难以启齿的话题,很多家长都不懂性教育该如何教。

黄淑微致力推广家庭性教育,目前正在设计一套教材,希望能辅助家长推行性教育,开启那些无比重要,却又有口难言的话题。



黄淑微设计的性教育教材,她手上拿着连接婴儿肚脐的脐带和胎盘。



采访当天,黄淑微(34岁)带来一个毛线玩偶,以及一个像毛球和一个像手套的针织物。这些东西乍看下无甚特别,但原来那个毛球代表胎盘,可以连接玩偶的肚脐,而那个像手套的针织物其实象征女性的子宫。这3样东西加起来,便可以用来讲解婴儿到底是从哪里来。

这些玩偶由黄淑微设计,目的是帮助年轻家长以简单明了的方式,向孩子讲解婴儿的诞生过程,还有认识自己身体等知识。父母以后一旦被孩子问起婴儿从哪里来,就不必感到不知所措。

黄淑微毕业自博特拉大学营养与社区健康系,从大学时期就开始接触弱势群体,并且在马来西亚生殖健康协会联盟担任志工。她目前是一位社会企业家,致力推广计划生育和性教育,最近甫获得默迪卡奖信托会的资助,将前往香港和瑞士实习3个月,研究外国如何普及性教育。



黄淑微利用玩偶讲解婴儿从妈妈子宫诞生的过程。



前往香港和瑞士取经

说到性教育,很多人往往误以为性教育即是提倡性开放,以致于“性教育”在保守社会依然是个禁忌话题。

黄淑微长久以来所面对的一大挑战,就是该如何让民众坦然谈论这话题。她说:“很多人有错误的观念,以为只要我们跟年轻人谈论这话题,就等于我们鼓励他们发生性行为。但其实有很多研究显示,如果我们跟孩子谈论生殖健康的课题,这能帮助推迟孩子发生性行为的年龄,他们就不会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就发生无防备的性爱。”然而遗憾的是,很多人无视事实;在马来西亚,有小至9岁的儿童就开始了性行为。

关于性教育的责任,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学校的责任,应该由老师来普及这方面的知识。然而,本地学校在这方面向来保守,单靠学校努力并不足够。而黄淑微所提倡的家庭性教育,主要对象是年轻家长,希望透过家长向孩子灌输正确观念,教会孩子保护自己,免于性骚扰、意外怀孕、性传播疾病、弃婴等问题。

目前,她正在着手设计一套教材或工具包,希望能帮助家长向孩子开启性教育话题。采访时她带来的玩偶和针织物仅属雏形,仍然需要改良。

为了向国外取经,她选择到香港的家庭计划指导会实习。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是一个负责推广计划生育和性教育的志愿机构,多年来制作了一系列教材,方便大家推行性教育。其中有一对叫德德与家家的布公仔,功能跟黄淑微设计的玩偶一样,但在设计上更加坦荡,因为德德拥有阴茎、阴毛和腋下毛;家家则有发育的乳房、阴道、阴毛和腋下毛。

除了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黄淑微也计划到瑞士实习,因为瑞士是全球其中一个拥有最低青少年怀孕率的国家,她希望到那里研究当地的政策和社会,究竟是如何教育青少年关于身体的自主权。

无论如何,基于香港和瑞士的民情跟马来西亚不一样,她明白香港和瑞士的做法未必适合套用在马来西亚,只能当作参考或借鉴,以补足我国在家庭性教育这方面的不足。



黄淑微尚在构思设计的卵子与精子。



推广性教育不带道德判断

黄淑微曾荣获2016年“120 under 40”国际奖项,此奖项由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颁发,旨在表扬新世代杰出的家庭计划领袖。

当时候,黄淑微的主要研究对象是居住在马来西亚的罗兴亚难民。她研究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罗兴亚难民抗拒计划生育,希望能找出原因并摒除这些障碍。当时她走入罗兴亚难民社区,其中一个最大挑战是要克服语言和文化上的隔阂。

一直以来,她都很关心弱势群体,不管是难民、性工作者或跨性别人士。打从大学时期,她就深受讲师Mary Huang影响,开始走入街头,去关注爱滋病患者等被社会遗弃的群体。从Mary Huang身上,她得到的最大启发,“就是不要对别人妄下判断。”

她说,我国是个多元族群国家,因为多元信仰和多元文化的关系,族群之间存有文化观念上的差异,难有一套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价值观。对她而言,她想推广的性教育并不是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告诉民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是要教育民众学会保护自己,以及知道自己有什么选择。至于该如何选择,这取决于个人;她只希望每个人所做的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

举例来说,关于家长该不该主动给孩子安全套这个问题,她不会直接告诉家长应该给或不应该给,因为不同家庭有不同的文化价值观,每种价值观都应该予以尊重。她强调,家庭性教育并不是要作出道德判断,而是希望家长与孩子之间有充分的沟通、信任和了解,以免发生后知后觉的事。

以往她在向儿童推广性教育时,那些小孩往往有很多疑问,而且都不害怕开口询问。可是当她问那些小孩是否曾经向自己的父母请教时,他们却说没有。这是为什么她觉得家庭性教育很重要,毕竟家长才是一路陪伴子女成长的核心人物。

我国在性教育的推广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至今每当她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工作时,都会犹豫该如何介绍自己,因为这社会毕竟还是有很多人对“性”这个字感到敏感。她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我们的社会有朝一日不再视性教育为禁忌话题。


作者 : 梁慧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