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9 09:22:00  2127823
电脑字呆板不具艺术性‧马发强坚持手写神主牌
独具匠心


0089LMH2019107190315702767.JPG
马发强展示其制作品──两个不同样式的神主牌。


在电脑还没有面市之前,有意为祖先或先贤供奉神主牌者,都是由擅长书法者代劳书写神主牌中的字体。

不过,近年来电脑大行其道,电脑中更拥有许多不同的书法字体,一些制作神主牌者为了方便起见,加上写得一手好书法者愈来愈少,因此手写神主牌这个行业已几乎被电脑取而代之。

马发强:手写书法具艺术性

虽然电脑打印各种字体简便快速,不过,书法家马发强仍坚持以手写神主牌取代电脑,认为手写的书法生动及具艺术性,也具有中华文化的气息,反之,电脑字却呆板及未具有艺术观赏价值。

家居十八丁的马发强(54岁)中学毕业后,便在一家玻璃铝业商店当学徒,学习如何切割百叶窗玻璃、制作玻璃与铝框门窗、广告牌、牌匾,以及在镜子上写字等手艺。

他说,当学徒必须要眼明,师傅或头手在切割玻璃时,便在一旁观察偷师,然后自行研究及拟模,一步一脚印慢慢学习。

苦功研习书法达到夙愿

他表示,本身自小便对华文书法极有兴趣,在发现牌匾、神主牌及广告牌都需要用到书法后,便不断下苦功研习书法,除了是兴趣使然外,也为将来自行开设玻璃铝业店铺路。

经过多年的努力后,他终于达到了夙愿,在新板金城园开创了南合玻璃美术镜庄,为顾客提供切割百叶窗、制作与书写神主牌、牌匾、维修玻璃门框、写堂号、广告牌及刻字等服务。

钻石刀切割玻璃须百发百中

马发强说,当学徒时学习切割玻璃对他日后的制作及书写神主牌有极大的帮助,因为以钻石刀切割玻璃时,刀法要快且准,一刀便要把玻璃割开,不能再添一刀。

“这是因为如果一刀无法把玻璃切断,再加一刀便会把玻璃割出玻璃花,那么玻璃便无法使用,因此在切割时刀法一定要百发百中,不可以失手。”

他指出,在60至70年代,师傅都是使用钻石刀切割玻璃,但过后当采用合金材料制成的玻璃刀面市后,钻石刀便被淘汰,鲜少人使用了。

以毛笔手写神主牌

他说,华裔相当重视慎终追远,当长辈及父母亲逝世时,一般上都会在家中供奉神主牌祭拜,以彰显孝亲感恩的传统美德。

“在早期,华裔家庭一般上只是在红纸上以墨笔写上先贤的姓名、生辰及忌日等而已,牌位的造型也简单,过后由于人们的要求提高,玻璃牌位及美观的神主牌才出现,并催生了制作神主牌这个行业。

他指出,十余年前当电脑还未普及时,神主牌制造业者一般上都是以毛笔手写神主牌的字体,因此可以说是一种艺术。

毛笔字写神主牌者罕见

不过,当电脑盛行后,业者为方便起见,即纷纷改用电脑打印字体,然后贴在神主牌上,十余年过后,以毛笔字写神主牌者已非常罕见了。

马发强说,只要懂得操作电脑,便可以通过电脑打印各种的字体,不过,电脑字虽然工整,但却是千篇一律,而且是复制字体,欠乏变化及艺术创造元素。

“至于书法则变化无穷,不同的写法有不同的风格及韵味,即使是书写同样一个字,字形或字体都不同,若从美术的角度观赏,会比电脑要来得生动及具有创意。”

他说,中华书法是华族的文化瑰宝,承传数千年仍然受到重视,其价值也愈来愈高,张挂书法墨宝也可以增加家居的书香气,因此以书法手写神主牌,也可以散发浓浓的文化气息,且具有意义。

他表示,制作神主牌除了要写得一手好字外,也要懂得切割玻璃框及锯切框条,甚至是设计各种款式的神主牌,以迎合各界的不同需求。

写神主牌书法比做框架难

马发强示范书写神主牌时,先将一片透明的玻璃喷上红漆,等漆完全干后,便以金粉及光面漆调均成金漆,然后以沾上金漆的毛笔在红色玻璃上书写。

他下笔流畅,不论是大小字体都掌握准确,不必事先画好格子,而且一气呵成,这是多年来苦练书法的功力。

“写神主牌的书法要比做框来得难,因为有一些顾客会要求写上历代祖先的名字等,而要在约半尺的玻璃上写上密密麻麻的字体,是非常不容易的。”

他说,神主牌的大小一般上是由顾客决定,在决定尺寸后,才切割适合的玻璃,然后写字,并镶在玻璃框架中。

他表示,其顾客除了是本地人外,也有来自柔佛、吉打、吉隆坡及槟城的顾客专程前来要他写神主牌。

他认为,以书法写神主牌是一项悠久的传统,也是一种艺术,这个行业应该要继续承传及发扬,以免被新的科技所淘汰。

掌握多种书法还会写“反字”

马发强懂得书写多种书法,包括楷、行、棣、长宋及扁宋。此外,他还会写“反字”,因为一些字体要写在玻璃的反面,所以必须要用反字。

他表示,学习多种书法主要是兴趣,平时每天会抽出一些时间练习,当中都是自行研究,没有拜师,惟在参加书法比赛时会与参赛者交流,并观摩书法家如何书写,久而久之便熟能生巧。

由于马发强写得一手好书法,因此在参加国内外书法及核字比赛中获奖无数,惟他仍在不断努力,因为认为艺术是学无止境,唯勤是岸。


0089LMH2019107190285702758.JPG
马发强(右)曾与前中国驻我国大使黄惠康喜相逢,并赠送后者墨宝。



0089LMH2019107190305702764.JPG
切割各种框条,必须动用电锯。



0089LMH2019107190305702763.JPG
用来挥毫及书写神主牌的各种毛笔。



0089LMH2019107190295702762.JPG
用来切割玻璃的钻石刀及玻璃刀。


0089LMH2019107190295702761.JPG
由马发强经营的南合玻璃美术镜庄,至今仍提供各种制造玻璃门框及书写神主牌服务。



0089LMH2019107190295702760.JPG
书法拥有许多变化,可以把德教的十章八则写成一艘船的模型。



0089LMH2019107190285702759.JPG
马发强埋头为神主牌挥毫,一气呵成。


0089LMH2019107190335702770.JPG
制作神主牌必须动用到的部分工具。



0089LMH2019107190325702769.JPG
马发强示范切割玻璃,必须一刀完成。


0089LMH2019107190325702768.JPG
这些木框条及铝框条,都可以用来制作神主牌。


0089LMH2019107190315702766.JPG
马发强所书写及刻的“禅”字,夺得韩国国际刻字比赛的入选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