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8 18:02:00  2127880
沙鲁尔:刘推荐任TIA CEO·“或因我没金融经验”
全国综合
5504CCY20191081227295714685.JPG
沙鲁尔阿兹拉(右)准备上庭供证。


第9证人:一马发展公司前首席执行员

(吉隆坡8日讯)一马公司(1MDB)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不排除仍在潜逃的富商刘特佐是因为他没有金融方面的经验,而向时任国家元首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推荐他为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的前身)的首席执行员,这样才能使他听命于刘特佐。

“当时我不会这样觉得,但是看回后来的事态发展,我现在觉得是有这个可能的。”

曾告知刘没金融经验

他说,他没有主动争取这份工作,而且他在受委前曾把自己不具金融方面的经验,包括没有筹集资金的经验如实相告刘特佐,他在前东家Accenture公司任职时亦不曾参与任何筹资活动。

他指受委为首席执行员是由上层所决定,包括董事会和利益相关者,即联邦政府和登州政府,若他不符合资格,上层的人应该都知道的。

他解释,他将此告诉刘特佐而非TIA的董事丹斯里阿兹兰再诺,因为当时刘特佐是他与TIA的唯一接口。

他今日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1MDB洗钱案第18天审讯,接受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的盘问。49岁的他是第9名控方证人。

他说,他在签署接受有关职位的委任信时知道TIA是主权财富基金,惟不清楚它如何筹资。

他上任不久后得知TIA需要处理巨额的资金,他记得当时刘特佐和执行董事唐敬志(Casey Tang)和银行的人讨论政府担保债券的事宜。

受委前曾觐见时任元首

沙鲁尔指出,在他受委之前,刘特佐带他前往位于吉隆坡的登嘉楼行宫觐见时任国家元首,他完全没有机会告诉元首他不具备金融方面的经验。

他说,那是他第一次被传召入宫,也是第一次觐见元首,还没有做好准备讲话。丹斯里阿兹兰再诺发表一些谈话,他没机会和元首提他关注的事。

他也没有告诉阿兹兰他缺乏金融方面的经验,他不认为有此必要,因为他们早有交情,而且阿兹兰知道他是好人、背景和强处。

沙菲宜就“野心”一词与沙鲁尔争执

沙菲宜和沙鲁尔就“ambitious”(野心)一词争执一番。

沙菲宜问沙鲁尔是否野心要踏足企业界,沙鲁尔回应说,根据牛津字典“ambitious”一词的定义是要渴望成功。

“如果你(沙菲宜)说我试图掩盖募集资金的能力,这是不对的。”

沙菲宜继续问沙鲁尔是不是对有兴趣的领域雄心勃勃,沙鲁尔“反驳”说,这问题应该去问认识他的人。

不过沙鲁尔认同沙菲宜的说法,他并不是一名想要过朝九晚五日子的人。

沙菲宜问:“你(沙鲁尔)是否认为刘特佐是因为你没有金融方面的经验才相中你?”

沙鲁尔说,他当时并不这么认为,但是根据后来的事态发展,他现在觉得是有这个可能的。

指刘当TIA顾问不曾获报酬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刘特佐作为TIA的顾问,不曾获得报酬。

沙菲宜说,刘特佐既然是个精明商人,花了这么多时间为TIA服务却没有得到任何报酬,却取走数十亿令吉的资金,问沙鲁尔难道不感到奇怪吗?

沙鲁尔说,并非刘特佐不收报酬,而是因为刘特佐说他代表TIA(初期),之后则是代表联邦政府(TIA转为1MDB之后)。

沙鲁尔也指出,是刘特佐提议委任大马投资(AmInvestment)银行为TIA发行伊斯兰中期票据的牵头安排人,惟他没有问后者选择该银行的理由,也不知道后者跟该银行的银行家关系密切。

ITA成立始于阿都拉任相时期
“发行中期票 纳吉没获利”

沙鲁尔今日承认,TIA的成立始于阿都拉巴达威担任首相的时期,纳吉在发行中期票也没有获得利益。

沙菲宜向沙鲁尔展示一封志期2008年12月12日,纳吉出任首相数个月前的一封信函;时任首相是敦阿都拉巴达威。信函部分内容讲述TIA的成立,将通过发行债券筹集100亿令吉资金,政府则提供50亿令吉担保。

他也同意沙菲宜所说,根据2009年财政部建议为TIA发行该50亿令吉中期票提供政府担保的备忘录,时任财长纳吉并没有从中获得私人利益。该备忘录提呈给内阁,由以阿都拉巴达威为首的内阁批准提供政府担保。

与刘特佐有关2公司
折扣价购债劵再原价卖 

沙鲁尔表示,他不知道银行以折扣价出售债劵给与刘特佐有关的两个单位,即Country Gorup公司及Aktis Capital Singapore Limited,再以原价转卖给大马机构,让涉及单位从中赚取利润,但他认同沙菲宜所言,刘特佐的确能从中秘密赚取利润。

他说,警方曾询问他是否知道Country Gorup这家公司,他当时并不知道,反问沙菲宜该公司的幕后受益者是否是Casey Tang。

沙菲宜说,该公司的持有人其实是刘特佐父亲丹斯里刘福平。

沙鲁尔也指出,2018年警方向他录取口供时首次知道Aktis Capital Singapore Limited,警方当时告诉他该公司的受益人是刘特佐。

登与联邦关系恶化
刘指政治斗争

沙鲁尔阿兹拉指出,登嘉楼州与联邦政府的关系在2009年5月开始恶化,刘特佐告诉他,这是两者之间的政治斗争。

他说,当时出现很多有关由谁出任登州州务大臣的“噪音”,导致登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存在矛盾。

“在2009年6月30日举行TIA会议后,我了解到‘最高层’确实出现了矛盾,因此,对于国家皇宫的代表在会议上质疑刘特佐在TIA扮演的角色,我并不感到惊讶。”

沙菲宜问,刘特佐曾带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到阿布扎比(了解阿布扎比的主权财富基金Mubadala),是什么原因导致6月30日会议的事件发生?

沙鲁尔指“人与人的关系总是会变的”,登州与中央在2008年时关系还是好的,后来恶化了,惟他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询及他是否有问刘特佐什么原因令国家皇宫的代表在会议上质疑他(刘特佐),他说,刘特佐向他解释,这是因为登州与联邦政府的政治博奕所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