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9 07:03:00  2128006
达祖丁.敦马,马来人尊严的救赎者
横眉冷眼

上周日,敦马哈迪挽救了大马的灵魂和概念,并赎回了几乎灭绝的马来人尊严。马来人尊严大会是由4所公立大学举办的,马来教授和大学生在会上进行了一系列冒犯和侮辱大马人的言论,并以各种诽谤和毫无根据的怀疑论来指责非马来人。我从未见过和听过有像当天在沙亚南那样如此没有尊严的学者。我是第一次亲眼见证这群极端主义学者。这些人希望敦马成为他们的“英雄”以促进他们廉价的种族主义议程,但我们的首相却站在那里长达51分钟,批评这些马来人懒惰,没有利用机会,只知道花钱而不是将钱当成资本。如果这是一场拳击比赛,该大会的领袖已经被人“打趴”倒地了。

在本文中,我想评论敦马的言论,我还想回应希望联盟政治领袖批评敦马说的话,“外人”和“应该接受他们也是人民”很不中听。最后我想提醒学者和本地大学,不要为了个人利益而玩弄学术和人民。

无耻的教授和校长发表如同土权或大马穆斯林阵线(ISMA)的极端分子和捍卫穆斯林社群运动组织(UNMAH)的短视者一样的言论。如果是大学生这么说,我可以原谅他们。他们的思想不成熟。看着这群为师者是如何丢脸。人民如何能够原谅这群资深教授和大学管理人员无耻地站在那里侮辱和批评我们的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其他族群同胞呢?这些学者怎么会不忍心责怪马来人本身的贪污和滥权,却把马来人的命运怪罪在其他人身上?这4所公立大学应该为在上周日丢掉了学术界的尊严而负责。学者没有尊严。大马公民就会失去尊严。而马来人的尊严肯定被他们搞到陷入困境。

敦马反复质疑为什么马来人不愿意从事“肮脏”和“危险”的工作。其他人可以,为什么马来人不要做?他去餐厅,其他人可以几个小时在那里工作但马来人不能。其他人可以在建筑工地工作但没有一个马来人愿意做。在日本,日本人也会从事这些工作。为什么马来人不能?然后,敦马提起政府已经给了很多机会给马来人。提供资金,资金却用来购买豪华房车和豪宅。提供合约,合约却转手卖给其他人以赚快钱。快钱来得快也去得快。政府提供培训和课程,马来人不愿参与。要合约却转卖合约……这是赚快钱的工作文化。难怪很多马来人被快速致富这样的计划所骗。

有一次我看到敦马几乎含泪诉说马来人的命运。他看起来为本身族群的命运感到难过。所有这些言论都在直接批评马来人,同时又提出劝告和建议。我笑着看着这群极端学者在听取他们“英雄”演讲时惊慌失措的面孔。我不在乎政治人物说出极端的言论,因为这是他们的工作和资本。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4所公共教育学府,马大、玛拉工艺大学、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和博特拉大学如此典当了学术界的尊严。我从未想象过的是,我会在上周日这场历史性大会上看到如此恶心的大学学者文化。

现在,我想回应来自公民社会和希望联盟政治领袖的批评。我不同意他们批评敦马使用“外人”的字眼。我也不同意他们批评敦马侮辱大马人,因为他说了“喜欢或不喜欢,我们必须接受外人成为我们的公民”。对我来说,敦马使用这个词汇和句子,是因为他在所使用的历史背景下,其他种族确实是从外地来的“外人”,而马来人确实“被迫“接受他们成为公民。其次,我认为敦马使用这个极端学者也使用的词汇是用来诠释历史的,而不是像早前其他演讲者使用来诠释民族主义的。

最后,说白了,我想说我其实非常失望和害怕听到敦马在那天的演讲。让我失望的是,我已经认识了32年的学者为了狭隘的政治和个人利益而如此堕落。我害怕的是,如果敦马的演讲回应了这群极端学者,当天就是“大马”来到终结的一天。我很惊讶及佩服敦马选择真心诚意地说出真话,而不是趁着上周日的机会,来争取来自所有马来人政党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所有人都知道,土团党需要得到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马来人的支持。但是敦马是大马人,不是狭隘的种族主义者。敦马的马来人,是大胆和开放的马来人。极度马来学者是狭隘和没有“大马人”尊严的马来人。

上周日,马来人尊严大会,通过敦马的演讲,取回了大马马来人的尊严,并阻止了马来种族主义的滋生。愿上苍让敦马长命一点,让他能够继续管理大马,并成为马来人进步和开明的榜样。

英文原文請點擊 http://mysinchew.sinchew.com.my/node/122400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