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9 16:23:41  2128327
陈明敏.一通读者询问电话(上)
观点


脸书上有追踪“活力副刊吹水站”的专页,可能是同在编采圈的原因,最喜欢的要属副刊同事写的《编采手记》专栏,以借此窥看在总社4楼的副刊组,与1楼编辑部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工作日常。

我对其中一篇〈读者询问〉尤其印象深刻,是关于副刊同事接获读者询问电话的一二事,而基于“能帮则帮”的心态,不管来电所问的是多么繁琐或令人浮现“黑人问号”的事情,同事都会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尽量为读者解惑。

就像文中提到,为了解答一名老先生对于人体肌肉组织部位的疑问,副刊同事特地上网搜寻整理出7页的示意图,再打印出来邮寄给住在柔佛州的老先生。同事的举手之劳,对于不擅电脑、上网的读者来说却是帮了个大忙。

话说回来,编辑部偶尔也会接到类似的电话,前几天就接到一通在编辑之间掀起一阵小骚动的“读者询问”。

这位读者指名要一名全国组同事接听,然后向她索取“查卡利亚警官”的手机号码。原来读者看了全国版封底“警方急晤21名前律师助查失信案”的头条新闻后,想要联络文中的“全国商业罪案调查总监查卡利亚”,因此我们猜测读者拥有想要提供给警方的案件情报,于是按照新闻版上的编辑名字找到了同事作出询问。

只不过,手机号码是属于极为隐私、不能随便向其他人透露的个人资料,何况我们怎么可能会有警方高层人员的手机号码呢?

一般上,遇到这种询问时,我们都会要求对方联络更了解情况的采访部,可是这位读者坚持要同事为他解答,而且听得出对方是上了年纪的长辈,也不忍他经历“转来转去”的电话转接困扰,所以在场的同事几乎都动员起来,或帮忙出谋献策或上谷歌搜寻或翻阅报纸,以期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一开始,我们提供了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联络号码,但读者很坚持地要查卡利亚的手机号码,我们只好上网找全国商业罪案调查部门的电话号码给他。在同事费尽唇舌解释,并且再三表示联络商业罪案调查部门一样行得通后,好不容易让读者接受我们不可能有警方私人联络号码的事实,这才挂断了电话。

就在大家怀疑警方接线员是否真的会帮他转接给部门总监时,编辑部的电话果然又响起,读者表示无法联络查卡利亚,我们只好给他社会新闻组的分线号码,让他直接联络负责报道的记者。

(待续)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