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9 18:00:48  2128485
沙菲宜:转售TIA债券‧刘氏父子赚近5亿利润
全国综合
5586FYS20191091329365733079.JPG
沙鲁尔作为本案第9名证人准备上庭,继续接受辩方律师的盘问。

(吉隆坡9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1MDB洗钱案的首席律师丹斯里沙菲宜今日向法庭指出,潜逃中的富商刘特佐与其父亲在登嘉楼投资机构(TIA)发行债券中,转售债券赚取近5亿令吉的“秘密利润”。

称大马人被骗了两次

沙菲宜也主张,在TIA 50亿令吉的债券发行中,大马人被骗了两次。

纳吉被控1MDB洗钱案今日进入第19天的审讯,沙鲁尔今天继续接受沙菲宜的盘问。

沙菲宜今日向沙鲁尔展示一份志期2009年5月29日的文件,有关Country Group要求大马投资银行从账户汇出1亿1300万美元给ACME公司,这家公司由刘特佐所持有。

他指刘特佐与其父亲以折扣价购买债券,并依据面值出售,经转售赚了将近5亿令吉。

沙菲宜向沙鲁尔展示一封志期2009年5月27日,由大马银行发给Aktis的信函,有关TIA价值达50亿令吉的债券发行。

大马银行是50亿令吉债券的主要购买者;Aktis则是次级购买者。

沙鲁尔同意沙菲宜的说法,即Aktis以次级购买者的身分,以约6亿1700万令吉,从大马银行购买有关的债券,之后委任大马银行为配售代理,帮助该公司依据面值7亿令吉,在市场脱售债券。

沙菲宜接着问沙鲁尔,这是否意味着大马银行出售了这些债券,然后又再次购买。

沙鲁尔回答不是。

“大马银行是作为这些债券的配售代理。”

沙菲宜接着主张,大马银行不可能用折扣价出售价值7亿令吉的一马公司债券给Aktis,这有可能是银行内有人共谋。

受益者只有Aktis

“在整个过程中,受益者只有Aktis;至于输家就是1MDB和马来西亚人。”

他也说,在上述的交易中,大马银行仅收取7万令吉的费用。

沙菲宜也说,这些债券的最后购买者是大马机构,包括了雇员公积金局、社会保险机构及本地的保险公司,大马人被骗了两次。

沙鲁尔认同

“大马银行有意隐瞒TIA”

沙鲁尔也同意辩方律师的说法,即大马银行有意向登嘉楼投资机构(TIA)董事会隐瞒刘特佐有关的两个单位,即Country Group公司及Aktis Capital Singapore Limited(简称Aktis)是TIA债券的次级购买者。

没告知2单位是次级购买者

沙菲宜向沙鲁尔展示一份志期2009年5月27日,有关Aktis与大马银行的协议,内容涉及TIA(1MDB前身)50亿令吉的伊斯兰中期票据(IMTN),有关债券折扣7亿令吉后,以43亿令吉出售。

他同意沙菲宜所说,他没有被告知大马银行是否没有告诉他Aktis和Country Group以次级购买者的身分涉及其中,同意大马银行集团有意隐瞒这一点。

不清楚债券折扣理由

沙菲宜问沙鲁尔,为什么这债券会获得折扣。

“你(沙鲁尔)是(银行)客户,理应有权知道原因。”

“我不知道,你(沙菲宜)以辩方律师的身分告诉我,我需要向控方谘询。”

沙菲宜指沙鲁尔当时作为首席执行员,为什么需要谘询控方。经过一番争辩后,沙鲁尔重申,当时他并没有就债券折扣一事问大马银行。

他不知道身为公司首席执行员有这个权力。

沙鲁尔指出,在2009年10月的时候,董事会要求大马银行派人来说明,当时他以首席执行员的身分出席会议,大马银行代表向董事会成员汇报。

“当时大马银行的代表并没有告知董事会,Aktis和Country Group是1MDB债券的次级购买者。”

不知道2公司受益人

沙鲁尔在昨日供证时曾指出,警方曾询问他是否知道Country Group公司,他当时并不知道该公司,反问沙菲宜该公司的幕后受益者是否是Casey Tang。

沙菲宜答说,该公司的持有人其实是刘特佐父亲丹斯里刘福平。

沙鲁尔也指出,他在2018年警方向他录取口供时首次知道Aktis Capital Singapore Limited,警方当时告诉他该公司的受益人是刘特佐。

知晓比东岛计划

不确定纳吉是否知情

针对登州比东岛计划是否属实一事,沙鲁尔指他知晓项目的早期计划,其内容有岛屿图表、酒店建设位置等,但不知纳吉是否知情。

他忆述,当时与Mubadala房产首席执行员约翰汤姆斯讨论相关项目,当时他认为有关项目会落实。

“我并没有证据证明拿督斯里纳吉是知情的,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确定。”

刘不曾签任何1MDB相关文件

另外,沙鲁尔说,刘特佐有可能为避免被调查,而没有签署与1MDB有关的文件。

沙菲宜表示,刘特佐的签名不曾出现在与1MDB有关的文件上,他倾向于委托代理人,可避免被调查;对此,沙鲁尔认为有可能。

当沙菲宜出示有关开设银行户头的文件,显示刘特佐在新加坡开设RBS Coutts银行户头,相关文件有他的签名,惟沙鲁尔无法确认那是刘特佐的签名。

他也不知道东姑拉希玛辞去TIA董事一职的原因,后者没有在辞职信内提及原因,但他认为后者或因债劵取消不成而辞职。

联邦登州冲突非因纳吉

另外,沙菲宜提起高级公务员出席的会议,有关会议讨论的事宜包括IMTN及登州的石油税。

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米占再纳比丁当时提出批准发行IMTN的3项条件,即调整TIA的管理方式、登州州务大臣机构接管TIA,并将其股份脱售给联邦政府。

沙鲁尔同意,有关登州与联邦政府的冲突并非因纳吉而起。

一马公司前执行董事唐敬志(Casey Tang)是反贪会欲寻找助查一马公司案件的关键人物。

沙鲁尔:时任元首曾提及

“不道德角色”或指刘

沙鲁尔表示,他不排除时任国家元首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曾提及的“不道德角色”一词,指的可能就是刘特佐。

此前,沙鲁尔宣读证词时指出,在2009年5月22日,登嘉楼王宫突然 召见他和指导委员会成员丹斯里依斯密。

他首次听到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说,登嘉楼方面对伊斯兰中期票据的发行制定条件,但刘特佐不曾告知。他也听见苏丹米占说一句“不道德角色”。

沙菲宜询问沙鲁尔,时任国家元首这句“不道德角色”,是否生气他和依斯密。沙鲁尔不认为如此。

沙菲宜接著问沙鲁尔,“不道德角色”是否指刘特佐,沙鲁尔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但他说只是揣测,因为他并不能代表(时任)国家元首发言。

沙鲁尔:虽无官职

刘是三方唯一桥梁

沙鲁尔说,刘特佐是他、1MDB及唯一持股者纳吉之间的桥梁。

他回答沙菲宜提问刘特佐在1MDB会议扮演的角色时说,刘特佐并没有官方职位,至于非正式职位,刘特佐是他、1MDB及纳吉之间的桥梁。

他说,在2009年,财长机构是1MDB唯一股东,但在发行债劵时,财长机构尚未成为唯一持股者。

沙鲁尔说,他没有告诉董事部,刘特佐与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余静萍与国行职员曾非正式会面,因他当时认为并不重要。

传召9证人供沙鲁尔辨认

控方今日传召9名与案件有关的证人出庭供沙鲁尔辨认,他们分别是1MDB前董事主席丹斯里峇基、丹斯里洛丁奥卡玛鲁丁、前首席执行员兼执行董事莫哈末哈欣、前首席财务员阿兹米、前非执行董事兼SRC国际公司前任主席丹斯里依斯密、前公司秘书Lim Poh Seng、SRC前公司秘书Goh Gailk Kim、纳吉前特别助理拿督万希哈及1MDB查案官拉惹哥巴助理总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