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0 08:00:00  2128585
黄子豪.预算案前瞻–如何取消燃油津贴
花旗物语

希盟第一份完整的预算案即将在星期五出台。从政府一连串的铺陈来预测:提出新执政概念 “共享财富”(Shared Prosperity),预告可能取消的燃油津贴,以及可能更多新税务的征收,这都显示这份财政预算案正式进入“痛苦”预算案的周期。

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在进行财政管理和经济发展的改革过程,类似的阵痛是不可避免的。一份能在实际管理和政治风险中取得长期平衡的预算案,通常会经历稳定、改革、混乱、上轨、收成这五个阶段。进入“改革”这个阶段的希盟政府,确实无法避免新政策会带来的混乱,但必须切记,盲目的进入深水区不但无法带来实际经济效果,反而会引起民愤。前首相阿都拉在2008年大选过后一度取消燃油津贴,结果造成汽油价格从RM1.90上升到RM2.70。最后在社会怨声载道下取消,算是尝到了改革的阵痛和苦果。

如果希盟政府希望通过改革燃油津贴制度来取消马来西亚统制品,甚至公共服务的补贴,以进一步达到收支平衡,那么就有以下几点必须仔细考量。第一,重中之重的就是要精准确定可以接受补贴的收入人群。首先,我们必须明白,燃油价格可怕的地方,就是它牵一发动全身的属性。燃油一旦起价,那么相关的运输业、百货、饮食都随即飙涨。无论你是否拥有交通工具,你都躲不开涌来的通货膨胀。因此,规划中的直接现金辅助,不仅需要给予驾驶人士,更需要通盘考虑全民通膨的因素,进行弹性处理。

说到通膨因素,那么最受影响的人群肯定是低收入(B40)群体。他们可能没有交通工具,但是他们是通膨影响最深刻的一群人。因此,让B40的群体接受津贴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这是否表示M40的群体不应该被考虑在津贴范围内呢?初略估计,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在吉隆坡就职的年轻人,由于高昂的租金、必要的(公共)交通工具费用、高消费等,可支配的收入随时和小城市、乡区的B40不相上下。但由于薪水单上数字的假象,他们通常都是被忽略的一群。

这就伸延到取消燃油津贴第二个考量点–慢步实施、弹性处理。由于牵涉的范围过于广泛,一旦政府直接完全取消津贴,这种“震荡疗法”将让社会急剧动荡。因此,“慢步实施”,也就是分阶段、小幅度取消津贴,以3个月作为一个阶段,持续收集经济数据、社会反馈,然后进一步完善下一步的直接辅助计划。“弹性处理”指必要时政府也必须针对M40伸出援手,比如豁免所得税收以增强他们的消费能力。这将有助社会经济持续稳定。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政府机器的效率。通货膨胀的效应来得很快。一旦政府发放补贴的速度慢了,那么社会将产生巨大的不信任。一个要改革津贴制度的政府,其实无异剥夺社会人士财富的强盗。如果再摊上低效率、乱作为,甚至过程中产生贪污腐败,那么整个计划肯定夭折。你不可能把钱汇入乡区B40群体的户口,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根本没有,距离最近的银行可能是一天的脚程。同理,M40需要的是有效率的公共交通、完善的医疗保险、亲商的政策。这说明,无论是现金还是政策辅助,都必须来得及时,解决方案必须实际不离地,这才能让希盟政府安全渡过改革的深水区。

作者 : 黄子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