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1 07:02:00  2129078
郑丁贤.马哈迪的一石三鸟
非常常识

马来人尊严大会之后,出现了一段插曲。

尊严大会隔天,正是希盟主席理事会开会。会议之后的记者会,马哈迪和安华同席而坐,马老爷子耍酷,双手握拳,摆出和安华打擂台的手势。

现场哄堂大笑时,安华回应老马说:“…arua…大会之后,精神也不一样了。”

如果安华说的是Maruah,当然没有问题。

但是,很多人听到的却是Barua,代志就大条了。

Barua是马来语中,很污辱的一个字眼。很难用中文准确翻译,大致上等同是“王八”、“走狗”这类骂人的话。

视频疯传,特别是在马来社会引起强烈反应。一些人痛批安华背叛马来民族,把尊严大会看作王八走狗大会;也有人怒骂安华目无尊长,在马老爷面前污辱他。

当然,也有人指安华是口误,在发音时,M和B没拼清楚。

安华隔天回应说,他的确是说Maruah,而不是Barua。

个人而言,我相信安华的原意不会是Barua。否则如果他在公开场合用Barua要形容尊严大会,那将伤害很多马来人的感受,也会成为他们的敌人。

即使安华多么不满尊严大会,作为一个老练的政治人物,他也不会公开污辱这个大会和老马。

但是,Maruah和Barua的插曲沸沸扬扬,反映马哈廸和安华之间的嫌隙,因为尊严大会而更加扩大。

没有人会怀疑,尊严大会是土团策划,以推动马哈廸的议程。

这是马哈迪的一石三鸟之计。

第一只鸟,是要用尊严大会来对抗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马来人大团结运动。

他把土团拉上舞台,要和巫伊一起在种族主义的擂台上竞争。老马是此道高手,他自信他的马来人主义可以压过巫伊的马来人主义。

第二只鸟,是马哈迪要巩固他的马来人救主的地位。

马哈迪的一生,从少年到老年,从反对者到掌权者,他走的都是一条坚定的民族主义路线,他的一生是为马来人而战。

然而,自从他出任希盟首相之后,这个位置让他无所适从;他无法融入多元政治的环境,也压抑了他的马来人英雄抱负。因此,要藉马来人尊严大会,重新肯定他作为马来人救主的地位。

第三只鸟,是边缘化安华,化解安华接相的压力。

他了解,安华最脆弱的一环,就是缺乏马来社会的稳定支持。安华作为公正党主席,代表的多元化政治,群众基础来自多元族群。

一旦成功炒起马来族群情绪,制造族群之间的敌意,间接的,安华的群众基础就会被削弱,安华也会失去马来人的信任。

所以,尊严大会以安华不是马来政党领袖,而没有邀请他(安华自称在最后一刻接到邀请,但身在外坡无法出席),弦外之音,就是排除安华是马来人的领袖。

好笑的是,同样不是马来政党领袖的阿兹敏,却光鲜的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而且全程和马哈迪,以及巫统、伊党领袖互动密切,表现得很马来人。

当然,在马哈迪眼中,如果安华不是马来人领袖,那还有什么资格出任首相?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