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4 07:00:00  2129333
梁靖芬/屁股的记忆
编采手记

“肌肉是有记忆的”——我常会在电光石火的什么动作间,为这个体验而惊叹。例如,屁股会记得椅子的高度。平日若坐惯了某类椅子,自然会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椅垫的高度,要是忽然换了一张比较矮的椅子,若无心理准备又无目视,往后猛然坠下时总会大吃一惊,以为椅子被抽走或是坐空了,差点摔倒。

当然,屁股会记得椅子的高度这句话只是一个比喻,或是一句形容。真要按科学原理来说,留存记忆的恐怕还是大脑。但你不觉得肌肉记忆这个体验,很能激励人心吗?好像知道体内另有一张SD卡或是外接硬盘,可以替你分担记忆容量似的,整个人无端端升级起来。平日练鼓,更觉得肌肉有记忆是个大安慰。打鼓时很多时候是等不及你去细想步骤与动作的,行云流水必须仿如是天生,这恐怕也是种肌肉自发的记忆。

要让肌肉有记忆、让肌肉记住某个动作,就要不断地练习;只要不断地练习,就能迫使肌肉帮你记(脑就不会太累了吧)。所谓熟能生巧,所谓不假思索,莫非说的也是肌肉记忆、是屁股记得椅子的高度这回事?运动员的体会应该会更深。

但近日在脸书偶然读到朋友翠梅的一句话,又让我对这自发的屁股记忆有了些警惕。翠梅写说,她的朋友告诉她:“大多数人是用屁股说话的。”初看这句话,我也禁不住发笑,以为他们在骂人。骂人笨蛋时,不也常说他屁股长在脑壳上吗?(“眼睛贴stamp”是我觉得很传神的另一句骂词。)后来越想,却越觉得这句话深刻,它是巨大的真相啊——它指的不是屁股代替嘴巴说屁话,而是揭示“大多数人都是坐在什么位子,就说什么样的话”的这个事实。

写到这里自然又一惊,但也有点暗喜。

惊的是反省:啊,自己是否也常常在用屁股说话呢?在工作上,在生活里。

喜的是解套:哦~原来某日某人说了句什么、制止什么,是因为他坐在某个位子上啊。这样一想,居然就豁达起来。跟着豁达而来的,有时是情绪的雨过天青,有时是嗤之以鼻;有时是怅然与理解,有时是暗下决心的保持距离……无论哪一种,都因为大致厘清选择而能跨过去。是有点阿Q我知道,所以只能是暗喜。

“大多数人都在用屁股说话”,消极的时候,我会把这句话看成争议必然会存在,无法调解就是无法调解;积极的时候我会想,正因为大家都有不同的屁股,而我的屁股刚好在这里,所以我更要在其坐位谋其事。

那有没有不同屁股也该说出的同一些话呢?我觉得有的。例如面对欺压和霸权,若立场不同,那至少可以不落井下石。又例如需要你开枪你不能不开时,至少去试试失准。这真是快退退退到椅子边缘的努力了,但至少可以去努力。如果努力可以深化肌肉的记忆,那我希望我的屁股记得这努力。


作者 : 梁靖芬(副刊副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