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4 07:00:00  2129337
抽屉/分神
抽一只象


最近看人不断拱手作揖,不知为何,觉得疗愈。剧情究竟说了什么,怎么转折总是突然弄不明白,以为或是因为正在折衣,拔虾壳,收拾玩具,画画,分了神,错失细节和伏笔,故事便弃我而去,走上另一条我没想过的路。某人死了,某人变了,某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了,但都无妨。因为弄丢故事回过神时,故事便递来了一人,并让此人拱手,仿佛如此便已足矣。让我分神的还有长衣底下偶尔出镜一两秒的黑白直条纹裤。等等,这难道不是现代宽裤吗?停格,有破绽。搜寻了唐代服饰图鉴,啊我败。唐代的人们原来也喜欢班马。


作者 : 抽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