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4 17:02:24  2131077
潘美珍·交笔友
城人小说

那些年,很流行一种朋友叫笔友。笔友,顾名思义就是以笔会友。一种不见面,只是靠笔墨及书信联系的陌生朋友。

尽管,以写信交友的方式建立友谊,有点虚幻,可当信件确确实实地握在手中时,却感觉特别真实。

那时,我和一班好姐妹都十分爱看杂志。尤其是交友栏这个单元,更深深地吸引着我们这些情窦初开的无知少女。于是,我们便一起填写个人资料参与交笔友这个栏目。

“小银,你的笔名是什么?”姐妹薇薇问道。

“小燕子咯!”

“哈哈,你以为自己是还珠格格咩?”当时《还珠格格》这部连续剧红透半边天,所以我也被小燕子这个角色给吸引。

“好期待,不懂会不会有人寄信来?”尽管,笔友不应该以性别为界,可是我却希望他是一个男的。

一星期后,我终于等到第一位笔友的来信。

“风中雪……好像金庸小说里,那些武林高手的名字。”

虽然咱们素不相识,可却十分投缘,有谈不完的话题。尤其是回信时,几页信纸也总觉得写不够,总有很多话想说。

“看来你和那个风中雪很投契哦!”

“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咱们趣味相投。”

“还有呢?”

“他的人很风趣,也很幽默。有时候,也很感性。开心时,他会和我分享,伤心时,他也愿意和我分担。”

“哇,真令人羡慕哦!那你们已经发展到什么阶段了?”

“就互相倾诉、聊心事,以及交换照片。”其实,那些年的友情很单纯,没有像现在那么复杂,我们能像真正的朋友般互相了解、支持和鼓励对方。

每当收到风中雪的来信,我都会偷偷躲起来慢慢细读,享受读信的乐趣。

XXXXXX

由于我的父母是一个特别容易感到大惊小怪的家长,所以我不想让家里的人知道我交笔友。

没想到我交笔友的事,却被妹妹知道。她居然威胁我……

“姐姐学坏了,跑去交笔友,认识男生了。我要去告诉妈妈……”

“不要……坏妹妹,居然威胁我。说,你到底想怎样?”

“如果有人请我吃冰淇淋就好了。”

最后,我交笔友的代价就是要请妹妹吃冰淇淋作为掩口费。

XXXXXX

在人际关系中,异性接触会产生一种特殊的相互吸引力和激发力。渐渐地,信中的小燕子对笔友风中雪产生好感。

当我写信给风中雪的时候,就像表达着一种心中的爱意。当我将信投进邮筒那一刻,我就像是期待着爱情的到来。

等待“情信”是一种煎熬。所以我习惯性地把之前的信件拿出来重温,就能“望梅止渴”般地解决我的思念之苦。

信纸中的情感真的很奥妙,犹如“见纸如面”,看到信就像看到写信的人。原来用文字来传情达意,是可以拉近人与人的距离。所以,我超爱写信,收到信就回复,来来往往从不间断,而我也乐在其中。

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交笔友的事最终还是被爸妈知道了。

“你有书不读,居然偷偷跑去交笔友。”

“只是普通写信交个朋友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看你已经中毒。迟早被姑爷仔给骗去了!”

“你讲一讲道理,好吗?我已经15岁了,不再是小朋友。我懂得分辨是非好坏。”

“不管你是15岁,还是80岁,你都是我的女儿。你的事,我一定要管!”

之后,爸妈便开始实行隔离政策,拦阻我和风中雪所有的联系,更封锁我的经济,不给我任何的零用钱。我再也没钱买邮票和信封,无法给风中雪回信。

而风中雪仿佛感受到我的“疏远”,从此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XXXXXX

前几天,我整理房间时,翻到一个小木箱,里面有我珍藏多年的信件和回忆。

泛黄的信纸,似乎还带有一丝的温度。这是我们在手机和电脑这两种冷冰冰的物体中无法体会得到的。

当年,写信和读信,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如今却只能变成一种怀念。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