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5 09:39:00  2131167
沙鲁尔:免1MDB资料被利用对付纳吉·“刘要我极小心处理”
全国综合

第9证人:1MDB前首席执行员

5504CCY201910141629165840461.JPG
沙鲁尔准备上庭供证。

(吉隆坡14日讯)1MDB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说,被通缉的大马富商刘特佐告诉他必须极度小心(super careful)处理1MDB决策过程中的资料,以避免被利用对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我不记得有任何紧张感,我被刘特佐告知,我们必须极度小心(刘特佐原话),在这些过程中收集的信息会被用来对付纳吉。”

他今日在纳吉被控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中,针对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交叉盘问时,询问总稽查署于2010年认为有必要稽查1MDB,与该公司意见相反时,是否引起紧张作出上述回应。

沙菲宜较早前向沙鲁尔出示志期2009年12月,沙鲁尔以1MDB信笺致给时任首相兼财长纳吉的信件,标题是“更新和批准”,内容是要求确认内阁批准TIA联邦化进程的方向,也提到总稽查司没有要求进行稽查,而是安永会计事务所受聘审计1MDB账目。

信件发出时,1MDB的股份转让已完成。

刘“谈话要点”拟信件内容

询及他在信中表示“这是顾问委员会同意的”是什么意思,沙鲁尔说,信的内容是根据刘特佐给他的“谈话要点”拟定,后者告诉他讨论已经进行了,该封信只是要将纳吉、时任财部秘书长丹斯里旺阿都阿兹同意的决定正式化。

他说,这是刘特佐一惯做事方式,即提供有关事情和决定的谈话要点,由他写信或出席会议来完成,简而言之,当他出席会议时,似乎一切已经安排好了。

询及他是否保留刘特佐的谈话要点时,沙鲁尔说,他已按照刘特佐的指示删除了。

依刘指示写含糊信件

至于为什么信写得这么含糊,他说:“这是按照刘特佐的指示写的,目的是保护拿督斯里纳吉免受这些决定的影响。”

他补充,他现在认为,刘特佐是故意这样做的,刘特佐告诉他,审计和尽职调查对纳吉有政治风险。

听从刘指示妨碍稽查工作

沙菲宜出示志期2010年7月7日的信函,内容显示1MDB的所有机密文件必须获得董事会顾问及纳吉的批准,方可提供给第三方。

沙鲁尔说,信函内容源自于刘特佐,并由他签署。

沙菲宜问沙鲁尔,当刘特佐指示他这么做时,他是否认为刘特佐妨碍总稽查署的工作。

沙鲁尔说,他当时认为他需要遵从总稽查署的要求,但刘特佐告诉他让该署进行精密审查对纳吉而言有政治风险。

他最终认同沙菲宜主张,即上述行为是妨碍总稽查署工作,并表示他最终听从刘特佐指示,因他认为那是纳吉的指令。

指传给纳吉信息内容清白

沙鲁尔说,他和前首相纳吉的传讯息模式(messaging mode)的频率是每年一度,他会在后者生日时传短讯祝他生日快乐,也曾在大选前传短讯给纳吉,指信息内容是清白的。

沙菲宜主张,沙鲁尔与纳吉当时是可传讯息模式,并表示其当事人仍有短讯内容。

“欢迎出示,它们(信息内容)是完全清白的。”

沙菲宜询问为何没有向纳吉确认指示,沙鲁尔回应说,他当时没有理由怀疑刘特佐。因为刘特佐的谈话重点与纳吉的行动一致,事发后也一样,纳吉也曾告诉他不需要做任何事。

沙菲宜追问,刘特佐要求不需要总稽查署审查是否引起他的怀疑。

相信阻审查是为保护纳吉利益

沙鲁尔说,当时是因公司发行50亿令吉的IMTN债券中,最终只收获43亿令吉,该课题当时遭反对党炒作,因此他当时相信刘特佐所言,即阻止审查是为了保护纳吉的政治利益。

沙鲁尔阿兹拉不同意沙菲宜的主张,即1MDB拖延向总稽查署提呈相关文件,以让后者对1MDB进行审计和尽职调查与纳吉无关。

他说,因为这是根据较早前的讨论,即精明审查应限于2009年7月31日的期间,在这过程中,刘特佐告诉他,要对1MDB提供的资料格外小心,不能拷贝该公司的文件。

“刘传达股东指示我照办”

沙菲宜问沙鲁尔:“所以,刘特佐对1MDB就像是他祖父的公司,文件都要保密,他指示你,你就盲目跟从?”

沙鲁尔回应说,刘特佐是向他传达股东的指示,他照办而已,但他并没去见股东以进行求证。

询及他是否宁愿相信刘特佐,更甚于时任总稽查司安比林时,他回答:“是的。”

他表示刘特佐是代表股东,但后者并没有在董事部和顾问委员会里面。

承认拖延给总稽署1MDB文件

此前,沙菲宜出示总稽查司致给1MDB的信,总稽查司提出了1MDB对审查和精明审查开出一些限制,包括只能进行精明审查,而且应限于2009年7月31日的期间。

沙菲宜也出示总稽查署于2010年10月5日致给沙鲁尔,内容是针对1MDB此前曾发出的一封信,指若总稽查署对1MDB展开审查,它不能拷贝1MDB出示的所有文件,同时指机密文件需先获公司董事局的同意才能公开。

沙鲁尔同意,他意识到1MDB的上述信件内容,反映1MDB在提供文件予总稽查署时有所拖延。

对沙菲宜论点拒置评

沙菲宜表示,他通过所出示的许多文件得出一些结论,他要沙鲁尔表明是否同意他提出的主张,包括纳吉从来不是阻碍对1MDB进行审查和精明审查的那个人,沙鲁尔表示不欲置评。

沙菲宜也主张,阻碍对1MDB进行审查和精明审查是对纳吉没有利益的,沙鲁尔表示他不欲置评。

沙菲宜进一步主张,唯一可见得益者是刘特佐,他与1MDB的一些人串联,一旦审查不超过7月31日,他是唯一得利的,沙鲁尔一样表示不欲置评。

沙菲宜主张1MDB之所以如此迫切地不允许审查,是因为发行IMTN的资金被挪用和欺诈行为不会被揭发,沙鲁尔表示他不欲置评。

沙菲宜主张不会被揭发的还包括支付给刘特佐的公司Good Good的7亿美元,沙鲁尔又是不欲置评。

沙菲宜主张,如果沙鲁尔看到明确的证据,那就表明他当时不会那么幼稚,一直都相信刘特佐,肯定会有一些时候他觉察事件已经进入了危险的地步,沙鲁尔表示他不欲置评。

不同意被指与刘共谋

沙菲宜问:“在这事件中,你一早就与刘特佐共谋,你不是盲的,但你的眼睛是雪亮的。”沙鲁尔表示他不同意此说法。

由于联邦法院明早将审理撤销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的高级副检察司资格的司法审核,加上也是北根国会议员的纳吉需出席国会,法官科林劳伦斯批准明天的审讯在下午2点30分才开始。

3869KLM20191014140465838099.JPG
一名妇女在纳吉抵达法庭时向纳吉握手问好。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