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5 10:48:00  2131366
陈劭扬·财长肚量·未必可撑得起船
观点

财政预算案的推出,各种派糖福利不谈,华裔的观点自然落在教育拨款去向,华小、华文独中、国民型中学拨款,明年尽管没太大惊喜,但还是个个有份。

至于另一个拉曼学院的拨款,却因550万令吉再度剧减至100万令吉,再度引起话题,近期更成为大家争论的论点。

对比去年与今年的大部分人民的反应而言,或许因为明年独中拨款增加300万令吉,让一些人民开始觉得独中受到重视,对拉曼学院拨款减少的看法也有所改变,甚至也接受拨款减少的观点。

笔者并非拉曼生,对拉曼学院没有任何情感,但身边或家人都是从这所学院毕业,要说这所学院也带来什么政府目的,还真是没有,甚至从这所学院出来的毕业生,更加不清楚为何政治。

还记得今年的“爪夷文书法”的风波,当时此课题被挑起后,引起华社关注,但《星洲日报》却因此此事成为众之矢的,变成希盟及行动党抨击的对象,更发布一篇文告来诠释《星洲日报》对行动党做过的“坏事”。

以当时教育部及政府的观点而言,“爪夷文”只是处于学习,为何要牵涉政治因素,确实,这个观点没错,“爪夷文书法”只是在学习,应该是无伤大雅。

但怎么过了几个月,拉曼学院却可以转变成以“政治角度”的看待问题,就因为是马华所创办的学院,所以才要赶尽杀绝,这莫非才是政治生存之道?

小时候,教师都会经常引用中国历史典故,而引用典故人物的故事,教会做人道理,中国历史学之所以能够吸引人研究,是因为在每一个发生过历史事迹中,皆事都必有因,而每一个事件所要带出的讯息,也是值得人们探讨。

当中的“管鲍之交”,尽管当时管仲及鲍叔牙所拥立的王储不同,但在结果尘埃落定后,鲍叔牙已经不计前嫌,推荐管仲作为辅助人选,最终创造出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

此外,还有廉颇及蔺相如所带出的“负荆请罪”的典故,也是出于政见的理念不合,但无阻2人共同为赵国创造一个时代。

前几天,因龙城州议员古拿涉及与恐怖分子接触,而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强调,行动党,并非以暴力取得政治利益,但讽刺的是,如今对待拉曼学院拨款,财长何尝不是以另一行为暴力来打击政敌。

人说宰相肚量可撑船,作为国家3大重要官,原本相信也会有如此肚量,但可悲的是,选前声称能够对拉曼学院一视同仁的人,如今却容不下一个垂死挣扎的政敌。

作者 : 陈劭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