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6 11:21:00  2131529
彭欣怡·我是拉曼学院大学校友2.0
观点

记得在去年的同样时期,即财案后就写下《我是拉曼大学校友》的文章,因为当时新政府首次宣布财政预算案,就把拉曼大学学院(后称拉大)拨款,从2018年的3000万令吉行政拨款,减至2019年550万令吉发展拨款。而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拉大的拨款只被削减至只有100万令吉发展拨款。

财案提到,政府将拨款65亿令吉为失业的大学生提供每月薪金补贴、发放1亿令吉拨款作为华社小型商业贷款、独中拨款增至1500万令吉、拨款34亿9200万令吉协助土著学生等,都是派糖的预算。然而,拉大的100万拨款,比去年削减450万令吉的拨款,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想不透。

从拥有千万拨款,减至百万拨款,持续下去,是否只有区区几万令吉拨款呢?还真不敢想象。

当年国阵政府给予拉大拨款从6000万令吉削减至3000万令吉,我记得,当时自称是校友的一名反对党议员,为此还召开新闻发布会作出抨击。可惜,如今位置一个翻转,这位议员连立场也迅速翻转,没有对政府削减拉大拨款出过反驳的声音,以前口口声声的“母校”也抛诸脑后了。

身为这位议员学妹的我,如何相信改变旧思维的政治环境,就能改善不公平待遇?当土著那无处安放的“尊严”需要一直被安抚、被照顾,非土著或甚至低收入群体的教育体系没有一点迈进,却依然纠缠在政治利益上。试问政教如何分开?如何定义“公平”与“共享”?

财政部长答应要马华放手拉大才会拨款6000万令吉,话说得毫无余地,下面还有一堆网民声声附和,说马华有的是钱。如果身为校友的,不声援也就算了,还要落井下石,至于非校友,至少也得了解这所教育机构的背景再批判,别人云亦云。

自古以来,从政者的言论和立场都是反复不定的,没有一方值得花心思去怪责。但身为一名校友,因为自己的母校因为政治因素而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感到不忿和心寒。

我不是优异生,家境不富有,但中五毕业后我还是想要升学,而拉大让我再次有这个机会。

我不懂政治,也不懂财政分配出自怎样的因素,但我至少还懂得饮水思源。

作者 : 彭欣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