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7 07:00:00  2131681
【弃老“荒唐”剧之一】树欲静而风不止,亲仍在而子不养
焦点

“孝道”是中华文化最为看重的价值观之一,目连救母、彩衣娱亲、卧冰求鲤等与“孝”有关的故事流传至今,仍有人称颂。

可你是否能想像,平均每月有2至3名老人被子女遗弃在政府医院,从此再也回不了家?

●报道:本刊 叶洢颖
●摄影:本报 黄玲玲、其志勇 本报档案照片

“养儿防老”是华人的传统观念,“老无所依”亦是许多父母用来“恐吓”单身主义或未婚未育子女的言论,以让孩子们早日结束单身,组织家庭。

可是,养儿真的能防老吗?生育子女之后就能保证老有所依吗?

在数个月前,在一次专访某政府医院的急诊室医生,提及急诊室的床位总是人满为患,最让她感到无奈的是那些被子女以疑似“生病”为由送入院,然后就撒手离开,拒绝再接回的老人。

“每个月大概会有2至3宗,这种时候我只能找关志庭来帮忙安置这些老人。”

医生提到的关志庭,是人民社警协会主席,曾在士毛月州议席补选中以独立人士身分上阵,在竞选期间被指“提名后不见人影”,又曾说过“用电话上阵”并选择用电话作为竞选的标志,表示民众可以随时打电话找到他。

跟他约访的这一天,我想我大概明白他“提名后不见人影”的原因。他比原先约定的时间大概晚了半小时,给他拨电时他正坐着自备的救护车从鹅唛往回赶的路上,原来他才刚安抚一名企图自杀的年轻人。

回到蒲种的办公室,他将5个陈旧程度不一的手机全摊放在桌上,囫囵地吃了片Roti Canai当午饭,稍微喘了口气,才有余暇跟我谈谈。在专访期间,他还接了好几个来自各个医院医生的电话,请他帮忙安排各种贫困病患的事宜,当中也包括安置被子女遗弃在医院的老人。

“那些子女把老人送到医院后,留下的信息都是假的,让医院没法联络上。”

即使留下的地址是真的,关志庭将老人送到家门口,子女也会矢口否认那是自家父母,哪怕左邻右舍已经证实老人的身分,确认老人的家就在此处,但是家门依旧紧锁不愿敞开。

还有一些人,需要将母亲名下的房子过户给自己时,忽然凭空出现,等母亲签好字又或者摁下指纹,他们又迅速消失,这出神入化的移形换影之术比世界知名魔术师大卫·考柏菲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提及这一个个有家归不得的老人触及他的泪点,看着高大威武的关志庭不禁红了眼眶,频频尴尬地道歉拭泪。

安置被弃养的老人也讲究方法

每当关志庭从医院接回老人后,会先将老人的信息上传到脸书或召开记者会,一段时间后确定没有亲人来寻回,才会着手安置老人。

“安置这些老人要面对法律的问题,若你接受他们之后,他们生病或死亡,他们(亲人)就能把责任推到你身上。”

至于没有身分证明的老人,国家登记局亦找不到相关的资料,关志庭会先报警说明情况,以便合法处理后事。

这些程序看起来琐碎又麻烦,但是很大程度上保障双方的利益。

他曾经遭遇过老人在老人院病故后,“蒸发”已久的亲人仿佛掐准了时间回到人间找关志庭算账,谴责关志庭在没有得到家属同意下就处理老人的遗体。

“他们这种人是要‘找吃’而已。”

这等厚颜无耻的程度,也着实让人叹为观止。



关志庭提到,很多子女将老人送到医院后,留下假地址、假电话就一走了之,即便找到家门口,他们也不愿承认父母的身分。





照顾不来还是不愿照顾?

究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让子女能狠下心肠将生育他们的父母弃之不管呢?

我曾到某政府的老人院探访,其中一名护士提到,尽管老人院只收容60岁以上,以及无亲无故的老人,但仍然有很多子女将自己的父母扔在老人院门口就绝尘而去。

她叹息说,有部分老人在年轻时处处留情,并未尽到当父母的责任,和孩子之间感情并不深厚,等到日渐老迈无法自理,子女都不愿意照护,就直接把他们送到老人院,从此不再往来。

关志庭也遭遇过子女因父母年轻的荒唐记恨在心的例子。

“这种例子很多,离婚、酗酒、没有照顾家庭等等种种原因(导致孩子怨恨)。有时我们找到事主的孩子,他们会直接怒骂‘叫他去死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作为局外人的他,只能选择不问。

当然,除了父母子女之间的爱恨情仇,更多弃养父母的原因是“照顾不来”。

早前,香港一名苏姓老妇被儿子拒于家门外,即便她睡在门外哭声连连,仍不得其门而入。儿子以老妇无法自理,他家中又有两个小孩,照顾不来为由,拒绝将老妇从老人院接回看顾,当中他与两个姐妹各种纠纷就不详加细说。

“照顾不来”往往是老人们被弃养的最主要原因,是子女合理化自己甩掉“包袱”,并且看起来不那么冷血的“苦衷”。

关志庭接获的案子,事主大多数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有些懵懵懂懂,神智不太清醒。

“很多被弃养的老人都是躺在床上的,已经痴痴呆呆。那些子女就是嫌麻烦,不想照顾。”

然而,“经济问题”真的是抛弃父母的万能“苦衷”吗?

“有一个怡保的安娣找上我,请我送她到她儿子家门口。她那时候罹患癌症,第四期了,可是她儿子还是不要认她。她儿子的家大大间,有豪车,就是不要见她。”

也因此,每当关志庭去陪伴这些老人时,从不与他们深入谈及子女相关的问题,总是一笔带过,怕触及他们的伤心事。

他叹道,就算父母有什么错,最后一面还是要去见一见的吧?但仍然有很多临终的老人等不来子女告别。

生前无人养,死后无人葬,关志庭唯有取代子女的角色陪着这些孤苦的老人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这是我的福气。”他说。

10%老人院院民被子女弃养

妇女及家庭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通过WhatsApp提供的资料显示,政府旗下老人院分为Rumah Seri Kenangan和Rumah Ehsan两种,前者入住的条件是60岁以上无亲无故,生活可以自理,让居无定所的孤独老人安稳度过最后时光;后者则是给予卧床不起,生活无法自理、没有收入或亲属的老人庇护和治疗,确保老有所依。



杨巧双呼吁年轻一代给予老人更多的陪伴和爱护。





2016年至2018年长者被送入老人院的最主要原因是亲属没有能力照顾,截至2019年1月,在我国福利部旗下老人院居住的1657人中,因此原因进入老人院的院民约占39%,多达644人,当中有364名男性,280名女性。

而有10.05%即166人是被家人弃养(dipinggir),以男性居多(112人)。

然而,这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在民间老人院或安老院还有更多被弃养的老人,等待着回家。

杨巧双表示,长者为马来西亚贡献良多,总有一日我们也终将老去,我们要加强亲人之间的纽带,父母必须以身作则,向孩子展示如何尊重和照顾祖父、祖母。

“我们想要看到更多代际之间的互动。年轻一代需趁着祖父母仍在身边时,尽可能拨出时间陪伴。我希望看到长者能生活在充满爱的家中。只有那些无儿无女的长者才需要政府的老人院照顾。”

关志庭则呼吁政府出台有关的法律以保障老人的利益,比如每个月从子女的薪水扣除部分数额予双亲作为日常生活费用等等。

“政府可以为他们提供医疗,但是生活费怎么办呢?看多了真的觉得很悲凉。”


延伸阅读:
【弃老“荒唐”剧之二】谁还记得老吾老?每个人都有变老的时候……

作者 : 叶洢颖(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