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6 08:20:00  2131761
达祖丁.让拉大成为真正的人民大学
横眉冷眼

在本文中,我再一次,认为希望联盟政府应该为拉曼大学学院提供适当的拨款。在最新的预算案中,魏家祥感叹希盟政府仍然对华社及投票支持希盟当政府的人极度不友善。林冠英反而指说,如果马华放弃对该教育机构的所有权,政府就会帮助拉大。

去年,许多人会赞扬林冠英有关政党不应插手大学的原则。现在,恐怕,这个笑话指的是希盟和林冠英本身。在4所公立大学举办灾难性的马来人尊严大会显示出大马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种族主义和偏执之后,人民不仅抓头问,林冠英在说的是谁?那个政治实体“不插手”的崇高原则在哪里?来自夜市的娘惹都知道大会得到了希盟某一政党的热心支持。她可以通过使用智能手机上Youtube看到诚信党、土团党和一小撮公正党的领袖出席该大会。我没有看到任何行动党的马来党员。很明显,行动党被排除在这场种族主义和偏执的“罪行”之外。但是,希盟现在要承担责任。非常幸运的是,敦马哈迪以其政治智慧扭转局面,谴责种族主义的学者和大学领导层,并认为是马来人造成了本身的不幸。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将看到人民迫切想要看到新政府建立的新大马,就此结束。因此,对我而言,马华这次赢了希盟一分。马华和拉大没有,我认为,永远也不会仿效马大、玛拉工艺大学、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博特拉大学这4所失职的机构般,召开华人尊严大会。

我希望这4所大学的领导层可能收到教育部、国家元首或苏丹的谴责信,但似乎没有发生。我希望可能会有关于撤换领导层的传闻,但还是没有动静。我最后希望这4所大学可能会遭到削减拨款但是教育部的预算大大高于其他部门。我希望这笔钱用于沙巴和砂拉越的贫困学校,而不是公立大学,尤其是这4所种族主义的大学。我希望将这4所大学的预算削减1500万令吉然后拨给拉大,但这可能只是个幻想。

这里有个问题抛给大马人,如果拉大放弃所有权,它的所有权归谁?大马人会接受马华将所有权转给教育部吗?假设联邦政府通过支付所有过往40多年投资在这间大学身上的金额来购买拉大,教育部会接管它吗?大马人应该允许此事发生吗?大马人是否想要另一所拥有全马来领导层以及马来固打增加至60%的公立大学?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之后,没有一个爱国的大马人会考虑将拉大赠送给希盟政府。希盟政府如今的信用是负资产,尤其是在教育领域。经过爪夷书法、大学先修班和马来人尊严大会后,我们怎么能责怪选民觉得被背叛?

对我来说,读到我国历史关于玛拉工艺大学如何成为马来人教育的壁垒,然后这些资金全由纳税者买单之后,我会认为,让拉大留在马华手上,才是提供卓越和公平教育的安全之地。马华可以通过委任值得信任并来自各个种族和宗教背景的公民社会成员来指导该大学,并表明让大学成为人民“拥有”的大学的意愿,以增加人民的信任。我曾对公立大学提出类似的建议,以让公民社会成员进入大学董事会,但我似乎可以肯定我的建议,与我之前提出的许多其他建议一样,会被忽视。我希望马华不会轻易忽视这项建议,因为它很容易实现。

如果马华可以让公民社会成员进入董事会,那么公民社会组织就应该展开筹募运动以资助这间大学,让它成为真正可负担的“人民大学”并培养出有素质的大学生,这些大学生是“有尊严的大马人”,而不是成为我国种族主义和偏执的教育机构。如果马华可以“交出”这种由人民部分拥有的感觉,那么在今年和明年,希盟就应该发放至少50%的拨款总额。这一举措可能会向其他公立大学发出强烈讯号,这些公立大学的声誉已经被举办马来尊严大会的4所大学侵蚀。在20年内,大马人必须考虑为人民的大学建立信托基金,就像是一种捐款制度,让大学100%摆脱资本主义和教育部的政治干预。这样,无论哪个政党执政大马,至少有一个机构可以拯救大马免于种族主义和偏执,因为这两者在我们的治理体系中一直无止境地再循环。


英文版请浏览 Make TARUC a true people’s university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