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6 17:26:14  2132025
【真情告白】范纯玮:意难平
古城

本报记者/范纯玮

甲州元首册封大典首度规定受封及观礼的所有男士必须戴宋谷,同时首度只限定官方媒体进入采访,中文报完全不被列入在内。

身为采访一员,我至今还是意难平。相较于被禁止采访,我比较不忿的是大会首度执行的服饰规定,更对希盟领导感到彻底失望。

在戴宋谷这事上有两种不同的声音,一方坚持非穆斯林不需戴,这是宪法赋予的权利,一方则认为戴了不会成为穆斯林,何必大惊小怪?我想告诉后者,有州元首的4个州属,是不需要按照有苏丹州属的条例来举行册封仪式,好吗?

受封人士基于对州元首的尊重戴宋谷去接受封赐,我尊重他们的选择,但我的重点是大会何以硬性规定非穆斯林也要跟从穆斯林的习俗,以“统一化”官方册封大典的服饰?

更离谱的是,华裔男记者拿不到官方媒体证被请出场外,若要进入也得戴宋谷,然而就算戴宋谷,当局也基于不是官方媒体而禁止他进入,结果是一样的。

去年,中文媒体在仪式前几天被要求当天戴宋谷入场,行动党议员谢守钦获悉后马上告知首长,首长当场说不需要,最终礼仪小组领导亲自来跟我们说非穆斯林不需要,那时我们还在心里对两位的表现喊赞。

今年,让我们还原第一天的采访过程。

中文媒体记者们追着首席部长阿德里回应此课题,他说这是官方场面的服饰,我问他,不是穆斯林怎么也要戴?他说看起来统一及“Ceriah”。我再问他,为何媒体也要戴?他露出惊讶的表情,遂说,且让他们不时做出改善。

第二天新闻发布会上,友族记者再追问此课题,他依然说这是官方规矩,会再改善不足之处,并检讨日后让更多媒体加入采访阵容。

阿德里,你变了。即使知道非穆斯林的心声,你却没有介入去纠正不对的事情,两次都给予官方的说法,没有答案。

至今,除了谢守钦一人发表立场,未有其他行动党华裔议员们公开发表言论,也未给中文媒体一个说法,以前那种喊着捍卫各族权益的脸孔,不见了。

中文媒体一向不分朝野政党来采访新闻,希盟还没执政时都赞扬中文报客观及给予反对党空间,执政了却只顾讨好那些未苟同自己的。

说穿了,那区区几个华裔反对声音,根本不需要在意。

别安慰我,我不难过,只是意难平。尤其明知道不应为之,而为之,最可耻。

作者 : 范纯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