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1 07:00:00  2132502
许书简/每天早上的那杯咖啡
简而不单

3620SWY201910171128415895478.JPG

每天早上,羊男负责煮咖啡。他虽然时常嘴里说希望我煮给他喝,实际上我知道,他自己是非常享受每个清晨滴咖啡的过程,所以我不跟他抢。我会说很多理由,我要煎蛋、要烤面包、要切水果,忙得很,咖啡就由他来煮。这些理由让他很满意,给他足够的责任煮咖啡。

煮咖啡前,先煮水。我们家的水,是用那种会呜呜叫的水壶煮的。填满水,放在热板上,开电,就开始挑选咖啡豆。家里的咖啡豆,通常是由我们成立的烘豆室里自家烘焙的,不过偶尔也会有别人烘焙的豆子。种类包含很热情的曼特宁、可爱的巴西、巧克力的瓜地马拉、有点小脾气的哥伦比亚和花花依索比亚。每天早上,羊男就用这几支豆子配搭出自己想要的味道。有时候胡乱混豆,无意中也能找出美好的配搭。

如果你说我是处女座很龟毛,那你还没有看过真正龟毛的处女座,羊男。羊男煮咖啡比我麻烦许多,他还要挑滴咖啡的方式。我一般用来用去都是那几种滴壶。主要看什么样的豆子,就用什么样的滴壶。比如,豆子如果含有大量曼特宁,我会用比较快速的滴法,以去除尾端的苦,所以会选择流畅速度较快的滤壶。羊男比较复杂,他心情好的时候,会选择布袋。心情不好的时候,会选择快速滴法。选择布袋的时候,他要先烫过布袋,整理好布袋的形状,好像在跟布袋说要好好照看咖啡哦的样子。

那个时候,大概水也开始呜呜叫了。把水都倒进细嘴型的壶里,然后开始温杯和布袋。磨豆之后,把粉状的咖啡平均的散布在布袋里。羊男就开始和咖啡豆聊起天来。这个时候,我应该是在他对面煎蛋,像个不相干的人那样,被蛋吞掉他都不会知道。咖啡与他一起停顿在另一个时空似的,世界只有他和咖啡。我煎蛋的慌乱,他完全看不进眼里。有时候他和咖啡回到世间,才看见我煎了一颗丑陋的蛋,脸上出现一种恍惚的神情。

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度过这样的煮早餐时光。专心煮咖啡,看起来很难,其实很容易。虽然我写得看起来很慢的样子,然而这一点都不能算是慢生活,不要误会。因为早上肚子都在饿,所以一切速度请加快两倍来想像。

早安,晨之啡。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