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2 15:57:48  2133289
黄爱玲/《金宵大厦》今宵的香港多珍重
煲剧联合国

2845CFL2019-10-1815713878509875923050.jpg

2845CFL2019-10-1815713878506745923049.jpg

《金宵大厦》用了〈今宵多珍重〉作片头曲。〈今宵多珍重〉的原唱是1961年的崔萍。那时香港的本土意识尚未建立起来,还是每年有很多大陆难民流亡到香港的年代。香港人口200万,大半以上都是难民。大家忙着在艰辛的新环境安顿自己的同时,还要惦念接济在中国大陆的亲友爱人。


身处纷扰喧嚣的香港,窝在房里煲剧是一件奢侈又惭愧的事。看着故事里的角色们恍如孤魂,迷失游走在那栋风光不再的金宵大厦。或出于眷恋,或没能力离开,或命中注定,那栋旧唐楼里留下的一个个传说故事,都是香港人的血泪。《金宵大厦》外,每晚都有很多香港人在这片他们土生土长的地方游走,留下自己的故事。他们同样出于没有办法,或不想离开,因为守护和不舍而自愿困在里面。今天的香港,只是另一栋金宵大厦。

金宵大厦里的“废青”

近日马来西亚各大脸书网页都充斥着把香港年轻人称为“废青”的言论。阿萧(陈山聪饰演)作为“废青”的代表,告诉了我们何谓“港式”人生胜利法:“必须幸运的轮上了公屋,哪怕只有一百多呎。做一份薪水不能太高的保安工作(一万多),因为过了某个上限就不能再住公屋。”在今天随便租间一百多呎的㓥房都要港币七八千(马币三四千)的香港,就算月入三四万都未必有办法买房,何况大学生的平均薪资只有一万五左右?每年都不乏这类报导,“成功人士”代表告诉你他们如何省吃俭用存到钱买房,但通常新闻里的不起眼的某行文字里都会有“再跟家里借一点钱”这一句。

这时,又会有很多人发表“努力吃苦就会加薪有明天”的伟论。这套在资本主义发展尚未饱和的马来西亚还勉强有空间,在香港是否行得通?“鸦乌”单元里的㓥房一家三口也曾经这么天真的相信着。妈妈(高海宁饰演)是个业绩不俗的销售人员,爸爸(陈嘉辉饰演)是每天工时超过10小时的中港司机。他们的儿子东东聪明伶俐,打电玩非常有天分,为了符合母亲的期待每天必须花很多时间学习。终于有了去名校面试插班的机会,儿子背得一首流利的英语诗,父母衣冠楚楚的陪同面试,殊不知学位早已内定给另一位父亲捐了100万给学校的学生。妈妈哭着说“我一直以为要赢在起跑线,其实还没开跑就已经输了”。东东如果没有被鸦乌带走,长大了也会成为“废青”。我在香港有一位家境不俗的朋友,她正为了儿子明年上小学到处张罗,她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但很多幸福又无知的马来西亚人没有经历过,却自以为懂得而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去发表看不起香港“废青”的言论,对此我深感可悲。

〈洞〉里的年轻设计师李家俊(马贯东饰演)得过很多设计奖项,却屡屡在工作上遭受剥削和欺压。在市场倾向不雇用长工的发展趋势,越晚进入人力市场的人都在面对“被短期合约”或甚至“被自由工作者”的问题。我身处的大学研究中心,研究助理们都是一年甚至短至几个月的合约制,他们都不知道几个月后还有没有工作,但校长月薪港币几十万。在这种因为有权力就可以不断瘦下肥上的机制里,“努力就有收获”的说法已经不合时宜。而且当所有大学甚至整个市场都是同一个机制的时候,说出“这里不好就去其他地方做啦”的人显得对大局的不了解。

金宵大厦里的资产阶级

金宵大厦里日子过得宽裕的有哪些人?当大家沉醉在“金宵书店”和林老师(刘江饰演)的怀旧文艺气息里,可能很多观众都没有想过,如果他不是金宵大厦的业主(而且是家里留给他的),他再把房间改建成㓥房出租,如何可以几十年如一日悠闲且浪漫地写小说、拉二胡、思念故人?经营小食店的佳爷(黄子雄饰演)和宾馆老板娘Yuki(康华饰演)都是上一辈的江湖人,当上老板的成本来源都不见得是正经营生。

〈今宵多珍重〉的前世今生

《金宵大厦》用了〈今宵多珍重〉作片头曲。〈今宵多珍重〉的原唱是1961年的崔萍。那时香港的本土意识尚未建立起来,还是每年有很多大陆难民流亡到香港的年代。香港人口200万,大半以上都是难民(注)。大家忙着在艰辛的新环境安顿自己的同时,还要惦念接济在中国大陆的亲友爱人。逃难到香港,不是所有人都能平安到达,他们可能会遇到海难、坏蛇头,跟大陆亲人的道别可能是永恒。“不管明天,到明天要相送。恋着今宵,把今宵多珍重。”这种生离可能就等于死别,“要再见在梦中”的悲痛,不是今天的我们凭着对“怀旧”的浪漫消费和想像可以感同身受的。

1982年陈百强翻唱了粤语版的〈今宵多珍重〉,那是香港乐坛和香港人身分认同的鼎盛期。“愁看残红乱舞,忆花底初度逢……怀里情人在哭,相爱偏不能容”,那时的香港人与中国大陆的人已是相爱却不能相容的旧情人。

2019年,就在10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引用紧急法颁布《禁蒙面法》的时候,香港电台《头条新闻》主持罗启新改编并发表了〈今宵多亲共〉,穿上《金宵大厦》里Coco的打扮唱着“放下仇绪,今宵请你多亲共。态度唔转,妈妈惊你被失踪……城市前途未卜,心怎不隐隐痛”。歌词搞笑抵死,却无尽悲凉。仅以此文,寄望香港人,今宵多珍重。

注:周永新《香港人的身分认同和价值观》(香港:中华书局,2015),页8。

2845CFL2019-10-1815713878506435923048.jpg

2845CFL2019-10-1815713878505965923047.jpg

作者 : 黄爱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