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9 08:00:00  2133411
何俐萍.有福不同享?
绵里藏心

预料之中,2020财政预算案对东马的拨款,又引起一番的口水战。

政客唇枪舌剑,大众是冷眼旁观。我相信很多人如我,对这种互相数落对方的不是,已经是乏力和烦躁。也其实在这种无谓和并非以民为本的争论点上,大众看清的并不是谁是谁非,而是认清政客的嘴脸,更没有谁占谁的上风,相反是各自该狠打50大板!

就说砂沙的特别拨款数额吧!尽管两地的拨款数额都比去年有所增加。但两地所获数额仍有所差距,即砂拉越获45亿令吉,而沙巴获得51亿令吉。砂盟(GPS)领袖执着并紧咬在希盟没有兑现竞选宣言,而希盟则反呛前朝政府执政超过半世纪都未曾检讨拨款数额,砂盟的领袖不也沉默了50多年?

在互呛和互挑毛病的争论声中,同为普罗大众的一分子,我要质问的是,这样的争论对百姓有何好处?在人民寄望反对党发挥监督的角色,而执政党做好利民的工作,我不明白一直在纠缠在与前朝作比较,凡有争论必是搬出前朝论,对于国家的进步,执政素质的提升,究竟是利多于弊,还是弊多于利?越是起劲与和过去做对比,是要凸显自己是何等优越,还是让人有乍看怎有相互比烂的迷思?

马来西亚经历首度的政党轮替是唾弃前朝的腐败滥权,也是寄望在新政府的引领下摆脱政治恶斗的桎梏,但眼前我们所感受到的是,政治还困在恶斗的泥沼中。

对东马,希盟的关注和在乎程度显然远远不及于西马。承诺拉进东西马之间的发展鸿沟,以及恢复东马的伙伴参组地位是希盟的承诺。但从东马所获的拨款总额未能彰显伙伴地位所应得的情况以及砂拉越大学的拨款也大幅度被砍的遭遇来看,希盟政府有必要端出要如何实际发展东马的概念蓝图,让东马人民了解其阶段性目标为何、如何实践及何时达成,而不是停留在口头。

别忘了,促成大马史上首次的换政府,东马人民也是重要的推手。希盟不能一再把自己与国阵执政时的表现作比较而忘了本身已是执政党的身分,一方面要求人民给于时间和空间重整国家体系的当儿,另一方面却又对东马人的诉求摆出要求以大格局为出发点的冷对待态度。

值得关注的是,砂首长在财政预算案公布的数天后就带领官访团到沙巴,而砂沙首长更罕有的联合促请联邦公布拨给东马的特别拨款的计算法。沙巴首长沙菲益更抬出联邦宪法的条文,提醒联邦政府是需要把从沙巴征得税收的五分之二净税收退还给沙巴。

不同于砂拉越,沙巴属于希盟执政的州属,表面上来看,沙巴比起砂拉越有更多对内的管道向联邦反映沙巴人的心声,但为何沙菲益却选择与阿邦佐哈里发表联合呼吁?个人认为两种的可能性在于,沙菲益需要向沙巴子民展现他敢于表态的一面,另一种可能性则在于,砂沙领导人已有共识,两地的合作不仅在于经济领域,在争取复权及恢复伙伴地位的努力上,砂沙必须同声同气,毕竟联手出击更胜于各自散打。

来临的11月,砂政府将召开州议会会议,重头戏将在于提呈明年财政预算案的内容。今年的砂财政预算案被视为砂有史以来数额最庞大的财政预算案,并把75%拨款用在发展的用途上。来年,在州内阁成员的相继提前预告下,砂人已预先了解,扩大对砂人的照顾福利将是砂政府视为迎战来届州政府的秘密武器。这当中包括继新生儿奖励金之外,将给于产妇适当的辅助及推出乐龄人金卡等,意味主打的皇牌在福利。这是迟来的“醒悟”,但迟到总好过继续对人民的需要后知后觉,甚至不知不觉。

写这篇稿时,恰好人在中国参加考察活动。此行,让我感受深刻的除了是所到之处发展脚步的快速之外,即是从上至中央,下至地方政府重视和强调的皆是改善民生。我不认为今天的中国在各个方面已经完美无瑕,包括在人文素质上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在规划发展、重视民生和绿色环保的态度上是受到认可的。和当地人闲聊,一句“其实人民只要生活好了,管你是姓资还是姓社呀!”,让我联想到新马来西亚梦要落实,首要的不是先把民生搞好吗?

而如何善待东马,更该是希盟聚焦重中之重的任务。既要东马在有难同担的当儿,有福不是也该同享吗?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