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2 07:00:00  2133661
光头佬/穿梭东西的大画家
物外游

留法大画家陈东先生(1942~2013)与光头佬老友鬼鬼,属感情甚笃的忘年之交。回头想想,陈东乃皮黄肉白的“香蕉人”、“红毛直”,而光头佬恰好是思想近乎迂腐,一肚子不合时宜的nobody,二人却能相遇相知,话甚投机,情同知己,这一切的一切岂止是五百年前共渡一舟之善缘乎?好多事情,仿佛冥冥之中老早注定似的,是夙缘?信也。

4377TLK20191051143595643253.jpg
虎虎生威


4377TLK20191051143585643250.jpg
陈东的一笔画“蛇”。



4377TLK20191051143595643251.jpg
陈东画蛇




之前提起过,此生曾经历一段快乐无忧的“万能”岁月,而即将离开“万能”时,某天下午忽然接获陈东的来电,不知他从何处听来“万能”予员工自愿裁退赔偿献议的“路边社”消息,他大概觉得光头佬会心里难受,寒暄一番后,竟然大方邀请我陪他去一趟“花都”巴黎散散心,吃住机票全包,吓得光头佬“花容失色”,不知所措,三下五除二,毫无犹豫地立即就推辞了他的好意。一是这个人情未免欠得太大了,以后恐怕无法偿还;二是他误以为这次的公司“自愿裁员计划”会对光头佬带来身心上的不少打击,哪知道,我们这批既有钱赔,又不怕找不到新工作机会的员工不知几高兴,都说是自愿的嘛,到底谁怕谁呀?呵呵。不过,陈东这一通电话的确温暖人心(让人深切的感受到一个好友对你的真心关怀),让光头佬惦记到如今。

学西画出身的陈东,放洋法兰西国那几年,讲得一口口沫横飞的法语,品香槟,叹咖啡,交鬼妹女友,那简直是他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也难怪平常和他哈啦聊天吹水,他老爱缅怀过去留学巴黎的美好旧回忆,那一种心情,光头佬事隔多年才逐渐明白过来,追忆似水留不住的年华。


左手油画,右手水墨画

陈东虽然擅长油画,然而他也孜孜不倦的投入于现代水墨画的探索和创作,他最让人刮目相看的“阴阳动”系列作品,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他在偌大的宣纸上,巧妙的运用现代构图形式,安置了几团浓淡、深浅有致的墨团,画面上留下一大片的空白,乍看之下平平无奇,走近作品仔细一瞧,方知原来墨团的里头用铅笔细细、准确的描绘了男女交媾的春宫,一阴一阳,阴阳互补,这是“道”的境界了。

4377TLK2019105114405643255.jpg
后来的“阴阳动”



光头佬是在1999年下半年离开报界后,于某艺术学院谋职时,得与陈东再续前缘。那一段日子,几乎天天和陈东、许吟笙“阿叔”相聚在一起。陈东喜欢把吟笙“阿叔”唤做“大肥Khor”,光头佬那时还保持着苗条的身材,自然而然就被他唤为“散波khor”啰。我们仨聊天的话题不外是关于艺术的种种,譬如他喜欢马谛斯,他就会唠唠叨叨,不厌其烦的和你分享、分析马谛斯某某作品的构图布局,妙处何在……他当然也喜欢米罗、亨利摩尔、夏卡尔、米开朗基罗等等,毕卡索是他偶像,这可是路人皆晓的事啊!更甚的是,他因崇拜毕卡索而进一步的深入研究毕卡索,钜细靡遗地从各种角度去探讨他,进而重新创作出向毕卡索致敬的后毕卡索作品。光头佬有幸目睹过他的资料研究、草稿,真是非一般人能为之,他是属于那种学院式的画家,不是那种凭空想像,自由发挥的即兴创作型画家可以相比的。陈东说过,他是更进一步的去发展、开拓毕卡索的艺术创意与思想。

其实,陈东也喜爱简约主义的画风,他因喜欢丁衍庸而研究丁公独创的一笔画,平常自己的笔墨游戏中也大量的画出一笔完成的作品,尤其是以生肖为题材的水墨小品,并且像圣诞老人那样大方的分送给同事朋友或学生留念。

陈东是个广泛的受人爱戴的艺术家、师长、朋友,作为他的朋友,我们经常怀念他。


4377TLK20191051143585643249.jpg
陈东在千禧年绘赠光头仔的“水龙”油画。


4377TLK20191051143595643252.jpg
日日是好日



4377TLK2019105114405643254.jpg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